这番话说得牛大平心里暖暖的,其他人也都暗暗点头,对牛小强公正无私的态度感到佩服。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牛小强这种地步,王德水是他大姐夫,并且他的大姐今天也在场。牛小强不顾情面的说出这种话,是需要一定的魄力的。

    他说到这里皱着眉头看向王德水:“王副厂长,那些供货商为什么要抬价?是因为他们的进货价格上涨了,还是因为运费上涨了?”

    王德水虽然被牛小强毫不留情的剥了面皮,但心里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都不是,而是因为我们的进货量迅速增长,他们对于我们挣了这么多的钱有点眼红,这才想抬价的,这家供货商联合起来延期交货,由于我们厂一时间找不到替代者,只能去跟他们说好话,最终还是我亲自出面,这才把他们给说服的。”

    王德水没有说半句假话,全都是真实的情况。

    牛小强听完之后脸色有点阴沉:“后来呢?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

    王德水赶忙回答:“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后来我重新寻找可靠的供货商,目前已经跟另外几家企业洽谈好了,他们承诺开年之后就给我们供货,也就是说开年之后,我们就可以终止跟以前的那些供货商的合作了。”

    牛小强对此基本表示满意,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目前国内的家化品市场处于高速发展期,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原材料都将属于紧俏资源,按照我的估计,用不了多久这些原料供应商就会集体涨价,与其今后在价格上被他们宰割,咱们不如自己投资化工厂,自行生产原材料。”

    众人闻听此言纷纷点头,都觉得牛小强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目前国内的家化品市场确实正在高速发展期,那些有条件的国有企业都看到了这块市场的巨大潜力,纷纷插了进来,许多地方品牌犹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原材料必将会供不应求。

    无论是四季花露水厂还是香榭丽舍家化品厂,现在都在加足马力生产,尽最大可能的去抢占市场份额。按照现有的发展速度来看,这两家工厂在未来数年之内就可以膨胀到一个让人吃惊的地步。

    到了那个时候,原材料的供需矛盾肯定会变得更加突出。牛小强的方法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嘛。

    再者说了,自行创建化工厂还可以赚走原材料这一块的利润,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王德水忍不住问道:“不知牛秘书想让谁负责化工厂的筹建工作?”

    牛小强略作沉吟就给出了回答:“由你跟我爸负责管控全局,此外你们再去找几个靠谱的人一同参与这个项目,你们要尽量压缩成本,不要浪费资金。”

    牛小强说到这里扭头看向王小霜:“王委员,你亲自负责监管这个项目的账目开支。”

    王小霜点头答应,牛小强又对牛秋香吩咐道:“牛委员,麻烦你把牛主任的等级提到四级。”

    牛秋香立马在笔记本上进行修改,牛小强最后看向牛大平:“牛主任,我本来是想把你提到五级的,之所以没有这样做,那是因为你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没有及时向上级汇报情况,如果你早点把这件事报告给最高委员会或者方厂长,他们一定会重视起来,然后优先予以解决,如此一来就可以尽量减少厂里的损失了,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至于你为什么没有向上级汇报情况,原因我大概能够猜到,你多半是担心因此得罪人对吧?”

    他说到这里扫视了众人一圈,语气严肃道:“各位都是厂里的管理人员,我希望你们在工作中能够就事论事,不要去考虑其他的因素,不管是谁,只要他给厂里造成了损失,大家都应该勇敢地指出来,否则要是因为你的瞻前顾后给厂里造成了更大的损失,我可是不会对你客气的。”

    牛小强很少说出这种严厉的话,他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因为他的很多亲人都在厂里任职。

    虽然这些人都很自律,但也不能确保每个人都不会犯错,如果其他人因为自己的原因对于他们的错误视若无睹,损失的可是牛小强自己的利益。

    他现在正在重新调整战略布局,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要强化原则性问题,否则一个看似很小的因素,就有可能对他后续的计划造成很恶劣的负面影响。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牛小强接着问道:“还有谁对自己的等级评定结果有看法?”

    众人左顾右盼,没发现谁要发言,就当大家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牛小东站了起来。

    牛小东现在已经是家化品销售部的三把手了,这家伙虽然干活的时候比较喜欢偷奸耍滑,但搞销售却是一把好手。

    由于业绩突出,牛小东得到了李宇的认可,在李宇的极力推荐下,前两个月刚刚被提拔了起来,因此他才有资格参加此次会议。

    牛小强微微一笑:“小东,你有啥意见啊?”

    牛小东挠了挠头:“牛秘书,我觉得凭借自己的表现,最起码也能被评定为四级,可最终居然得了个一级,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牛小强闻言对最高委员会的三人投去了询问的眼神,一旁的王小霜面无表情的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牛小东的业务能力确实很突出,但他本身也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毛病,比如说他用厂里的钱私自去歌舞厅消费,事后却以招待客户的名义进行报销,再比如说他以方便出门谈业务为由要求厂里给他配备一辆摩托车,等到摩托车配备好,他却经常骑车带着女人出去游玩,加油的钱全都是在厂里报销的,还比如说——”

    王小霜刚说到这里,牛小东就赶忙开口:“不用说了,那啥,我知道错了,今后一定会改正错误,对于此次评级的结果,我没有任何意见,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