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好友08a打赏鼓励,感谢好友爱看书的肥哥、谁明浪子心0722、漫步月票鼓励)

    刘富贵这一觉,睡得很美、很深沉。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屋里已经坐了好些人,都在这边聊天呢。

    “哎,这一觉睡得可舒坦。”老刘伸了个懒腰,嘟囔了一句。

    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又凑了一堆,不仅仅有小动物,还有自己的宝贝闺女。

    “可快点起来吧,都下午了。”陈意涵笑着说道。

    “都下午了啊?”老刘有些小惊奇。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岂止是下午了啊,都下午三点多,快四点了。这一觉睡的时间可够长,再努力一下,都能睡一圈儿。

    “爸爸,乐乐肚子饿了。”

    这时候小乐乐也坐了起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还打了一个可爱的小哈欠。

    “中午还试着叫你们来着,谁都叫不醒。这个雨刚停,你们就起来了。跟乐乐随便吃一口吧,小家伙肯定饿坏了。”陈意涵说道。

    刘富贵点了点头,暂时也没啥弄得了,先煎几个鸡蛋吃。

    心中也有些小问号,自己今天咋就这么贪睡了呢?这个也是好久都没有的状况。尤其是家里边来了这么多人,自己竟然也是无知无觉。

    这个状况,好像还是有些不正常的样子啊。

    煎好的荷包蛋,乐乐吃得很香,一口气吃了三个。对于小家伙来讲,这个也是可以给出表扬的。

    “魏大师,咱们现在就过去山上么?没耽误事儿吧?”老刘问道。

    魏大师笑着点了点头,“耽误啥,刚停的雨。我都以为这个雨得下到半夜呢,原本还有些愁。”

    这就让老刘放心了,虽然也有些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咋回事。可是这个搞泉眼的事情,绝对是目前来讲,最为重要的任务。

    看到自己的宝贝闺女也吃饱了,他们这一帮就直接动身。跟着看热闹的可不少,哗啦啦的一大片呢。

    李家沟这里原本的空气就很好,现在又是雨后初晴,不仅仅空气好,入眼处皆是一片亮色。偶尔从叶子上滴落下来的水珠,看得人都心旷神怡。

    “这个景色,可是真不错啊。”老刘感慨了一句。

    “确实很不错,这场雨,估摸着也让山里的水多了一些。今天晚上就把泉给凿出来?”魏大师笑着问道。

    “都凿出来?好整么?”刘富贵问道。

    “应该没啥事,反正我已经拜托工人把发电机推过来了。贪点晚呗,就剩下两个泉眼的位置。确定后吃了晚饭,咱们就能开工。”魏大师说道。

    “一切顺利的话,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差不多。耗费的时间,大多也都是在发电机的转移上。”

    刘富贵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个都没事,反正咱们人多,今天咱们就试一试。”

    对于这些泉,他也是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而且也得看看,到底自己凿的话,能不能顺利凿出来。

    乐乐选泉眼位置的小活动,在大家伙看来好像也有些小糊弄的感觉。可是在魏大师的指导下,就是这么选的。

    最后一个位置确定好,老刘就带着大家往山下边走。如果说这是一场战役的话,首先要做到,就是饱餐战饭啊。

    就吃了几个煎鸡蛋,对于老刘来讲,这个就是塞牙缝呢。吃饱了才有力气,才好干活。

    家里的菜和肉都是现成的,无非就是煮饭耗费的时间多一些。等饭熟了,老刘也弄出来几个炒菜和小凉菜。

    “富贵啊,我听说今儿就要开干了?”

    饭菜还没吃几口,蒋志贵推门走了进来。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跟着一起喝点。”刘富贵笑着说道。

    “确实今天想试试,就是不知道成不成呢。到时候看看吧,万一成了,我这能省下不少钱呢。”

    蒋志贵也不客气,直接拽了个凳子坐到了饭桌旁,“我估摸着也差不多,你现在是鸿运当头,干啥都成。”

    “哈哈,借志贵大叔的吉言了。咱们村别的人,也都没啥事吧?”刘富贵问道。

    蒋志贵点了点头,“啥事都没有,就老王家的孩子出来的时候拌门槛子上来,摔了一跤。这也算是咱们这里的优点吧,地啊,结实着呢。”

    大家伙也跟着笑了起来,可不结实着呢,下边都是大石头,要不然李家沟这边的地,也不会这么薄。

    “这要是真的把泉都给凿出来可好了,虽然是咱们自己凿出来的泉,也很应景儿。”朱师傅喝了口酒说道。

    “朱师傅,咱们这些工程,在年前都能搞利索吧?”刘富贵问道。

    “没问题,在咱们这边干活的人多。好吃好喝的,也没有人藏奸。差不多十一月就能完工,将装修啥的都能弄利索了。”

    “反正你这边装修上来讲,也没有啥别的活,不像城里房子那样,还得刷大白啥的。咱们这个是木屋,刷好油就行。”

    “就是你大房子里的家具啊,那个耗费的功夫得长一些。就算是我加班加点的做,春节前都够呛,你就多等等吧,反正也不是很着急住。好歹是新房啊,必须得弄立正儿的。”

    “嗯呐,不着急,我和大丫商量了,等将来生完了娃,带着孩子一起办婚礼。”刘富贵喜滋滋的说道。

    在这个事情上,他确实跟陈大丫已经达成了共识。确切的说,这个是陈大丫亲自拍板的。

    想要穿好看的婚纱拍婚纱照,还不想折腾到肚子里的娃,这个事情就只能往后推。推啊推的,老刘当初的建议,就成了最佳选择。

    虽然说这个婚礼办得算是超级晚了,不过这也没啥,到时候一家四口同框拍婚纱照,貌似也是很不错的。而且也没晚多久,无非就是往后推了几个月而已。

    其实现在的陈意涵,每天就都在看婚纱款式呢。打算先选一套中意的拍几张,等生完了娃再换一套拍几张。

    生完了娃肯定会圆润一些啊,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不上相。不过这也都是好久以后的事情了,为了肚子里的娃着想,这么点儿小事,那是完全可以舍弃的。

    “对了,富贵啊,还有一个事儿。前些日子到镇里开会的时候,别的村有人问我,来年你还租地不。”闲扯了一会儿后蒋志贵问道。

    “租地肯定是想租,就是咱们这边的地价太高了。”刘富贵笑着说道。

    “前些日子我们租地种白菜和萝卜的时候,那个二茬地都租那么贵呢,谁承受得起?所以现在我对咱们这边的地,兴趣儿并不是很大。”

    “在旁的地方现在已经租了一千亩地,土壤肥沃,地块儿成片。已经跟他们谈了,看看能不能来个长租,要是可以的话,也就不用再踅摸其余的地方了。”

    “那个事情我知道,现在他们可是后老悔了。今年的菜价啥样还不知道呢,就前些日子天天浇水的辛苦,他们都觉得不值当的。”蒋志贵说道。

    “都是跟风的人,我估摸着你再租地的话,谁也不敢死劲儿的往上绷价。就咱们李家沟现在的方式,我就觉得挺好的,他们也都很羡慕。”

    “你要是有兴趣儿,等再开会的,我就跟他们扫听扫听。成不成的,都可以先了解一下。张家不行不是还有李家呢么?这个事我觉得问题不大。在家跟前儿弄,咋也比跑远地方强一些吧。”

    “志贵大叔,不厚道了,这是有人让你帮忙递话了?”刘富贵笑着问道。

    蒋志贵的脸微微有些红,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确实大家伙的心思,都是想看看能不能成。”

    “这些年种地是越来越累。就算是有些人肯付出辛苦,也赔不起。一年下来,不仅仅赚不到钱,还得赔进去好多。”

    “除了一些种经济田种出了门道的,现在人们对于种地的兴趣儿都不是很大了。现在的情况,基本上都是能租就租出去,租不出去再看情况,到底种不种。”

    “要不然辛辛苦苦盼这一年,累没少挨,钱没少花,到了秋收的时候,还没啥产量。可不就是干赔么?到外边打工去,这几个月也能弄个两三万块钱啊。”

    “志贵大叔,事儿是这么个事儿,可是对于我这边来讲,这个事要是办起来,难度系数有些高。”刘富贵想了一下很委婉的说道。

    “我现在的规模比较大,就算是租地,也会成片的去租,这样的话比较方便管理。要是零散的地块儿,我这个种植护理的,就得来回窜。”

    “不管是哪个村儿,好地肯定都是被人给惦记上了,人家宁可收一年一年的短租,也不可能便宜给我这个长租。啥好地我都弄不到,我折腾这个干啥?”

    “有那个操心的时间和经历,我在别的地方折腾,不是更省心么?就我刚刚说的那片地,那是两块地,距离也不是很远,走路也就是二十分钟的时间,咋操持都方便。”

    不管是谁让蒋志贵来帮忙探风,都不能让他夹里边不好做。但是自己也不是那冤大头,不仅仅是租地价格的问题,也得考虑到将来经营的问题。

    这个事也得跟蒋志贵说清楚,以免到时候这个不是再落到自己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