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柏寒并不知道眼前这人的具体水平,也不知道自己对于局势的把控能力有多么惊人,不过神迹之城里面怪物的智能设定可不如一般ai那样弱智,大概是看出了这青年骑士的不好惹,转而过去欺负随便的名字这个软柿子了,轻松两发冰霜冲击又准确命中叶柏寒,还好青年骑士不是易于之辈,在哥布林用冰霜冲击欺负随便的名字之时,cd完毕的战意冲锋准确命中哥布林,一个眩晕的状态笼罩了哥布林,随便的名字再次逃过一劫。

    连续两次被别人搭救,叶柏寒的面子上挂不住了,他从来都是带领别人的人,不论是学习、课外活动还是打发时间用的游戏,初入神迹之城,竟然是自己坑了,这让叶柏寒很是不满,脑海里扫过人族技能的介绍,灵机一动,在脚下的冰冻效果结束之际,随便的名字身形渐渐隐去,细细看去,徒留地上一滩阴影。

    盗贼——隐匿,效果在静止不动的状况下,进入隐身状态,遇到攻击或者进行攻击之时显形。

    丢失了攻击目标的视野,哥布林只能将怒火倾泻到青年骑士的头上,不过青年骑士的装备实在太差,攻击力也不够看,一连串的攻击下来,只能看到哥布林满条红血最边上隐约的黑条,实在让人无奈,就是这样,他也没法收手,怪物的仇恨已经建立,除非自己愿意死一次,彻底清空哥布林的仇恨值,才能解决当前的危机,不过以他的身份,如果死在这种简单的野外boss手下,那会是他一生的耻辱,电脑前的男子甩了甩有些僵硬的手,再次操作了起来。

    突然,一道寒冰冲击从阴影处射来,哥布林躲避不及,腿部被命中,攻击和移动速度明显降低了下来,青年骑士见机信步上前,拿手中那破碎的短剑刺了哥布林好几次,没见怪物掉多少血,也不知是泄愤多一些还是机会太好了,不占点便宜对不起自己一样。

    虽然被连续的几次寒冰冲击命中,却仿佛是触怒了这野外的老大一样,boss哥布林挥舞着狼牙棒怒吼一声,再次瞬移到青年骑士的身后,那狰狞的利爪高高挥起,冲着青年骑士的脖子挥去,因为刚刚动用过招架技能,现在cd还未冷却结束,无奈之下,虽然反应了过来,挥出武器做出了格挡的动作,却因为不是技能判定,这次哥布林的攻击必然能够成功,青年骑士已经做好了掉血的准备,这也是他的失误,按理来说,圣骑士的招架和盗贼的背刺技能cd一样,可boss毕竟是boss,对于技能有着强化效果,之前元素法师的冰霜冲击是将减速强化为冰冻,那么对于盗贼的背刺,就是强化cd了,哥布林的背刺,至少要领先青年骑士的招架快一半的时间,也就是达到了冷却缩减的40%的上限。

    “怎么可能!”控制圣骑士的男子差点坐到了地上,眼前的情况匪夷所思,这种程度的操作和细腻的观察能力,就如同那一声“转身,格挡”一样,刷新了他对菜鸟的认知,如果这种玩家都能被称为菜鸟的话,那世界上真没多少大神 。

    哥布林的利爪被从天而降的石块挡住,虽然石块立刻在哥布林的利爪下粉碎,却替青年骑士争取了时间,让他有机会退后,他顾不得背后蠢蠢欲动的哥布林,目光紧盯着名叫随便的名字的一级玩家,原本白色的名字后面,多出了四色花纹,那是属于元素法师的印记,随便的名字跟自己一样,在一级就已经选定了职业,一个一级的圣骑士,一个一级的元素法师。

    青年骑士的背后好像长了眼睛,在哥布林下一发冰霜冲击的到来之前,一个翻滚躲了过去,他忍不住出声询问了出来。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电脑前的叶柏寒很不绅士地翻了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白眼,亏他还以为这人是什么厉害的大神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哎,果然自己还是很厉害的,莫名又充满了自信的叶柏寒解释地说了出来。

    “多简单的一件事啊,在我隐匿的时候,我上网查了这个怪物的资料,已经说了它会的三个技能是什么,那么就必须防备一切的可能啊,总比你被怪物干掉的好,你被干掉了,那下一个不就轮到我了么。”

    看着随便的名字理直气壮的样子,青年骑士有苦说不出,那种精准的预判,就算是在职业赛场上也是极为少见的,不光是对大局的掌控,更为重要的是沉着冷静,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战场上的指挥官,必须是最冷静的那一个,而眼前的这随便的名字,正是有着成为指挥官潜质的人。

    “人族有五个职业,为什么你会选择元素法师?”

    “这更简单了,为了杀掉这个boss啊,圣骑士就两个技能,而且我不觉得我能比你玩的更好,加上圣骑士没有太多的攻击力,首选排除。驯兽师是纯后期的职业,前期没有丝毫的攻击能够,排除。炼金术士的炼金傀儡路线我没研究过,化学狂暴路线是奶妈,我们已经有天族的奶妈了,我就没必要选这个。盗贼的攻击力很强,却只能暗杀,正面对抗能力极弱,要打这个boss肯定不能选盗贼,那就只剩下元素法师了,更何况元素法师是唯一一个能在入职之时学习三十级大招的职业,不然还无法救你一命,你帮我两次,我还你一次,还剩一次就扯平了,我这人最讨厌欠人情。”

    随便的名字说的青年骑士哑口无言,没错,元素法师是唯一能够在入职就学习三十级大招的职业,元素法师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能够掌控地火风水四种元素力量,虽然在战斗当中只能选取其中一系技能,却因为三十级大招元素转换的作用下,能够瞬间调整自己的技能,打别的职业,如果在一套技能结束等待cd的时候,自然是反抗的最好时机,对于元素法师来说并非如此,一套地系技能下来,瞬间可能用元素转换变成火系技能,更为变态的是两套技能cd是各算各的,这可是让所有玩家为之垂涎的能力,神迹之城开服之时,一大批的玩家投入元素法师的怀抱,却最终发现,这个职业就是个鸡肋,输出能力、辅助能力、保命能力,都有比他强n倍的职业,而那看似无比犀利的大招元素转换,纯粹就是个花瓶,很少有玩家能真正掌握技能切换的时机不说,对于一些强迫症玩家来说,一定要技能全部用完再换下一套,有那时间,别人早把你杀了,因为元素法师的技能点实在是不够用,别人要点一套技能,你要算着四套技能怎么点,而且前中后期元素法师都不强,这么尴尬的存在,不少玩家都投诉说直接删了得了,青年骑士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一位新手,还是如此犀利的元素法师,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觉得我们俩要吃下这boss还是比较难的,所以,我把我朋友叫来了,到时候,你听我指挥就好了,boss死了奖励你先选,也算是你救我的报酬了。”

    随便的名字说的如此自然,让人无法反驳,青年骑士默默地又捅了哥布林几刀,不言不语。

    就这么跟哥布林耗了快十分钟,随便的名字口中的朋友终于来了,青年骑士也是暗暗深吸一口气,准备看看究竟是何方妖魔鬼怪,新手能有这种水平,难道是别的游戏职业选手准备转职神迹之城,来开荒的么?

    “叶大少爷,你竟然踩了狗屎运,能够遇到野外boss,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活的野外boss呢,在哪呢,哪呢,让我瞧瞧长啥样。”一名13级的精灵族神射手蹦蹦哒哒地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过来,一边跑口中一边碎碎叨叨,加上那闪亮的id——会飞翔的龙大爷,让人过目难忘。

    “闭嘴。”

    “哎,我们大少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你把我拉黑了我都不说你了,玩个游戏还让我闭嘴,那不说话游戏玩着还有什么乐趣,哦,你说对不对,小枫枫,咦,小枫枫,你怎么跑这么慢。”会飞翔的龙大爷并不在意随便的名字说的话,开玩笑,早都了解发小是什么人,要是他说闭嘴就闭嘴,那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傻逼,周枫是天族,你是精灵族,你天生敏捷优势,精灵族的特点是敏捷强化,你这都不知道就闭嘴。”随便的名字打断了会飞翔的龙大爷的絮絮叨叨。

    “哎呀,叶子你这个纯情小处男,还敢骂我。”

    “他不光骂你,还拉黑你,你少说两句,叶子不烦我都烦了。”一名长着翅膀的天族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另外的一名天族和一名女性精灵族,明显是现实中认识。

    “老王,你就会说我,你有本事说叶子去,他那少爷脾气,就是你们惯出来的。”

    懒得继续搭理会飞翔的龙大爷,被称为老王的天族看了下场上的局势,带着几分睥睨的姿态,朗声道:“我是星耀之光,职业神眷者;这是看我一米八的大长腿,职业神谕者;这位妹子是精灵族的吟游者,叫伊丽莎白二世,那个话痨是神射手,叫会飞翔的龙大爷。”

    说罢,星耀之光顿了顿,继续道:“每次说你们名字,我都有种莫名的羞耻感,起的什么破名字。”

    “总比你那什么星耀的浓浓中二感好,星耀之光,我还祖国之花呢。”会飞翔的龙大爷立刻出声反驳,“啥玩意,叶子你怎么玩人族了,说了别玩人族,我去,你玩游戏,外貌都不修改一下的,真是服了你了,我去,随便的名字,你就叫这玩意,你是懒到家了吧,哎呀我去,说了让你玩肉,你怎么还来了个元素法师,人族最鸡肋的三个职业之一的废物,你还一级就转职,我真是服了,以前那些认为你是大神的,估计都是傻逼,赶紧删号重弄一个,一级也花不了多少功夫。”

    随着会飞翔的龙大爷我去三连,随便的名字也忍不住了,一个落石术直接砸到会飞翔的龙大爷头上,两人身上直接见红,名字从白色变为红色,意味着敌对关系正式建立。

    “我靠靠靠靠靠,叶子你敢打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别说哥哥欺负你,这可是你先挑衅的。”会飞翔的龙大爷二话不说,提弓便射,几道箭矢歪歪扭扭地向着随便的名字飞去,同时嘴里哇哇地喊着,人也向前冲去。

    不过随便的名字左走两步右走两步,直接躲避了会飞翔的龙大爷射出的箭矢,再举着破碎的短剑向后一档,圣骑士技能招架,挡住了后面哥布林冰霜冲击的偷袭,接着一个翻滚,让哥布林和会飞翔的龙大爷处在一条直线上,一记冰霜冲击正中会飞翔的龙大爷面颊,倒霉的会飞翔的龙大爷脸直接被冻住。

    “我靠靠靠,叶子,你小子阴我。啊啊啊啊,怪物打我了,加血,老王赶紧给我加血,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

    青年骑士一脸懵逼地看着场上的局势发展,心底又有种阴暗的快感,原来不是自己落伍,这才是新手应该有的样子,不过以他老辣的眼光来看,随便的名字那几次走位,明显是有预谋的,就是为了拉近哥布林和会飞翔的龙大爷之间的距离,等到会飞翔的龙大爷进入哥布林的射程范围内,连续使用招架和走位,一套操作下来行云流水,别说是会飞翔的龙大爷这样的新手,就算是一些老鸟,也会吃大亏,这随便的名字,究竟是何方神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