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当妈妈,按理来说周蕊也很兴奋,但是三点五倍的兴奋,到她这儿汇聚成了一大盆冷水,这哪里是孩子啊,就是恶魔现世啊。

    屁大点儿的孩子,居然就学会争宠了,你说她找谁说理去?

    司元辰耐心好,可是宝宝们都认妈妈,对爸爸的怀抱不屑一顾,毕竟就那么点儿,哭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手段。

    短短几天,司元辰已经能够哪种哭声是饿了,哪种哭声是要换尿不湿了,哪种哭声只是单纯争宠……

    “哇,好可爱啊!比你们小舅舅小时候可爱多了!”陆小花看见小外甥的时候,两眼冒星星啊。

    “啊噗!”来了一个新玩具耶!

    “噗噗!”傻呼呼的玩具。

    “阿咘?”我只要妈妈!

    三只吃饱喝足并排躺在婴儿床上的小恶魔以特有的方式交流着,别看他们老是争宠,不过那是对内,对外还是表现一致的。

    比如把那些不安分的保姆们赶走!

    俗话说,娘胎里多呆一天相当于外头一个月,这几只在他们妈妈肚子里待了三年多,比哪吒还哪吒,能是正经小孩儿?

    说谁不正经呢?别以为他们小就好欺负,他们有三个人呢!

    三只幼崽吧,长牙了吗?

    咿咿呀呀,陆小花觉得三小只很有趣,转头却不知咋想的红了眼眶,看着他姐期期艾艾期期艾艾地道:“姐姐,你一定受老多罪了,我一定帮你好好带外甥。”

    啊嘞嘞?画风咋突然变了呢!

    “你好好读书,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帮我带什么带,再说妈妈今天就到了。”周蕊觉得好笑,不过弟弟的话还是挺暖心的就是了。

    “我是认真的,我的学分已经修得差不多,只要完成论文就行,而我的专业在哪儿研究不是研究啊,放心吧,我跟导师请了长假,以后喂奶换尿布,都有我!”陆小花拍着胸脯保证道。

    可周蕊是什么人呢,她总觉得弟弟似乎遇上什么事儿了,瞒着她呢。

    “你给我过来,说实话。”周蕊也不说啥事,就很直接的朝她弟弟勾勾手指。

    “嗯,就是研究遇上瓶颈了,我想歇歇脑子。”陆小花无力的笑笑,他本来很喜欢数学,可他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这段时间研究方向的停滞,让他不禁对未来产生了怀疑。

    “行吧,你说的,换尿不湿的工作交给你,至于喂奶……你没那个功能!”周蕊说着瞄了眼她弟弟平坦的胸脯。

    一下子喂三只幼崽,她觉得她就是个产奶的机器,呜呜呜……

    三只同时喂养,如果亲喂的话,势必有一个落空,所以周蕊都是挤出来喂的。

    目前来看,她这个奶妈当的还挺称职,挤出来的奶不但供应得上,还有富余的可以存冰箱冷冻。

    三只啊!所以她是奶牛,确认无遗。

    李玲丽是下午到的,也没要人接,风风火火带着连夜挑选的几名金牌月嫂就来了。

    也是月嫂这个行业薪水高,找的这几个都是有护照的,甚至有两个之前就有出国照顾产妇婴儿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