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上台的人不是一位见习骑士,而是正式骑士。

    陈枫对这人有点印象,是他隔壁班的。

    裁判长:“决斗!开始!”

    比赛开始跳过所有试探的步骤,一字斩直击向布鲁特左手的木盾。

    骑士晋升规则,要用右手的剑保护左手的木盾,一旦木遁被击碎就代表失败。

    布鲁特挥剑相迎,“叮!”

    剑音和鸣,但上台的人是双手持剑,布鲁特虽然挡住但也被掀了个跟头。

    不等布鲁特起来又是一击一字斩直接斩向布鲁特的手臂。

    长剑刺入血肉,白骨断肢。

    布鲁特的手臂竟被这一剑斩了下来!

    观战席哗然,裁判长叫停:“比赛终止!”

    台上。

    “卡特学长让我转告你,他已经没有耐心处理你的事,你最好现在就带着你的残肢离开骑士学院,那样他不会再难为你。”

    “但你若再次提交申请,那下次,他会亲自来收了你的命。”

    收剑,转身下台。

    布鲁特双目赤红死死握着流血的肩膀,伤口的痛没有残废这件事本身来的绝望。

    只有一条手臂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骑士的。

    除非……能找圣教的祭祀为他治疗。

    去求罗兰大人,对!去求罗兰大人!

    现在能救他的只有那位大人了!

    布鲁特推开上台要给他包扎的医师,喊道:“罗兰大人!罗兰大人!”

    陈枫早以到台上,回道:“我在,你先把伤口包扎了再说话。”

    布鲁特哭道:“不能包扎,罗兰大人求求你找圣教祭祀帮我治疗!求求你!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无论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行!求求你罗兰大人!我求求你!”

    布鲁特的情绪无比的激动,伤口跟着飙血,陈枫抬手握住肩膀止血,“我已经让爱丽丝去请祭祀了,你先配合止血,控制情绪。”

    听到这句话布鲁特终于冷静了下来,配合医疗人员救治。

    断口被扎住后五分钟,爱丽丝带祭祀来了,这次不是莉莉安而是莉莉安的师傅。

    医疗室内,当圣光照耀在布鲁特的身上,筋骨、肌腱重新连在一起。

    皮肉愈合就连血迹也肉眼可见的在圣光中瓦解消散。

    当真是神迹。

    “罗兰大人,谢谢您!以后我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陈枫也没矫情,“先好好养伤吧,流了那么多血要调养一阵子才能恢复。”

    “至于报答,以后再说。”

    出了病房,陈枫又遇到了贝塔。

    “你小子腰包很充实啊,又找祭祀了啊。”

    陈枫行礼。

    贝塔透过窗户看了看病房里的布鲁特,“断手对于他来说没准是不错的结局。”

    “卡特在12月份会转到皇家骑士学院,再此之前,他不会让布鲁特继续在这上学。”

    陈枫:“你的意思是卡特会来杀人?”

    贝塔笑了,“杀人?杀人这种没品的事卡特不会做的,卡特想要杀他早就动手了,为何要等到今日?”

    “这世界上最残忍的惩罚不是死亡。”

    “而是……生不如死。”

    陈枫重新打量了一下贝塔,有些意外的道:“看不出贝塔老师挺欣赏这位叫卡特的学生的。”

    贝塔点头应道:“的确欣赏,胜而不骄,败而不馁,五年磨一剑,除了修行就是修行,这种苦修令人叹服。”

    陈枫点了点头,“听起来挺厉害的。”

    贝塔问道:“所以我说,断手对他来说没准是最好的结局,你帮他其实是害了他。”

    “下次,他受的伤可能会更重,重到就算请来祭祀也治不好的成度,还不会死。”

    陈枫:“连祭祀都治不好,那还真严重。”

    贝塔叹了口气:“过去我承蒙紫罗兰公爵大人的照顾,如果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陈枫:“谢谢。”

    贝塔:“最后,我想问一句,你为何要帮这个人。”

    陈枫:“一个人能在逆境中坚持五年,这种人不值得帮么?”

    贝塔笑了:“你果然不愧是紫罗兰公爵大人的孙子,你和他当年的选择一样,当年他帮助了没有人愿意帮助的我,才有了今日的我。”

    贝塔也经历过这种事?

    陈枫奇了:“那你为何不帮助布鲁特?按道理来说你们如果有相似的经历,那更应该引起共鸣才对。”

    贝塔:“算是对他的磨砺吧,我也想看他能坚持多久。”

    “还有,我也想等一位,能够救助他的人。”

    “我感觉那个人不应该是我。”

    “毕竟我没有什么野心,我帮他只会毁了上天赐予他的天命。”

    话说完,贝塔转身离去。

    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陈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见死不救原来也有这么道貌岸然的理有,受教了啊。”

    一周后,布鲁特苍白的脸恢复了些血色。

    然后继续每天练剑。

    陈枫则是思考如何接近女王。

    任务要求是得到在女王手中的藏宝图,那么想要完成任务,第一步自然要接近女王。

    所以陈枫决定去皇家骑士学院。

    然后再以皇家骑士学院为跳板接近女王。

    到时候他放弃继承爵位这个由头将会成为他接近女王最好的契机。

    然后……然后就等见到女王再说吧。

    最好能成为女王身边的骑士,或者王宫中的守卫,这样找起东西来也方便。

    骑士学院中能搜集到的消息实在是太少了,至今陈枫都没了解到女王和圣教究竟有多大的实力。

    而完成这一步的跳板,陈枫也刚好找到。

    就是布鲁特。

    或者说是那位卡特学长。

    如果他能击败这个卡特,那名声绝对大噪。

    然后再申请到皇家骑士学院上学。

    “塔妮娅见过罗兰少爷。”

    去女巫学院上学的塔妮娅出现在陈枫的面前。

    陈枫有些意外:“你们学校放假了?”

    塔妮娅应道:“是的,我正式成为一星女巫了,所以就有假期了。”

    见习女巫和见习骑士一样要给正式女巫打杂,或者打扫学校。

    这个陈枫也了解一些。

    “这么快?”

    “那你都学什么巫术了,给少爷看看。”

    塔妮娅拿出一副卡牌来,“我学了占卜,罗兰少爷让我给你占卜吧。”

    占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