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岳的包裹里满满都是果子和干果,看样子都是准备给宁舒。

    宁舒将包裹塞到了伐天的耳朵里,这样就不容易掉。

    “山岳,我们去什么地方啊?”宁舒问道,山岳的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看样子目标非常明确。

    山岳瓮声瓮气地说道:“我要去冥河。”

    宁舒:“你要去找冥河之石吗,我帮你。”

    总会找到办法的,冥河即便是有腐蚀性难道有虚无法则厉害?

    虚无法则是能够同化任何东西,冥河只是具有腐蚀性,一定能替山岳弄到冥河之石。

    山岳笑呵呵地说道:“好,我听你的,你肯定有办法的。”

    宁舒:……

    你这么说让压力山大呀。

    一路上,宁舒跟山岳跋山涉水的,渴了就从小溪里面打水,偶尔途径其他的种族的领地,山岳都是蹑手蹑脚的,尽量不引起注意。

    但以山岳的体形,怎么可能不引起注意呢,偶尔会被当成贼一样追赶。

    还有认识山岳的,一看到山岳就要拿着武器追他。

    宁舒在耳洞里颠簸无比,一路的鸡飞狗跳让宁舒满脸麻木:“他们为什么追你。”你又不是美女。

    也不是急支糖浆。

    山岳一边跑一边说道:“以前刚出族地的时候,看什么都好奇,看什么都觉得好吃,所以……”

    宁舒:……

    山岳能活到现在完全是防御能力强,不然早被人给打死了。

    这样鸡飞狗跳的,距离冥河的位置也越来越近了。

    反正宁舒感觉他们已经走了很远,至少她的头发变得非常脏了,洗了又脏了,脏了又洗。

    在小河里洗澡的时候,身上搓出来的灰厚厚的。

    宁舒很忧郁,自己明明是个小仙女来着的,怎么会变成一个小叫花子呢。

    山岳说道:“最近的地方有幼崽诞生,要不要去看看?”

    宁舒问道:“真的是幼崽么?”真的有心里阴影了。

    鬼的幼崽,幽冥一族完全颠覆她对幼崽的印象。

    山岳也非常不确定,“应该是幼崽吧。”

    宁舒抱着侥幸的心理,“要不,咱们去看看吧。”

    山岳:“……那去了?”

    “去吧。”山岳带着宁舒来到一处水边,溪水潺潺,周围是大片的草地,真是一个非常适合郊游觥筹交错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已经有人了,看似真的是来郊游的,实际上就是来等着幼崽诞生的。

    恐怕这些都还不知道诞生了一个种族,一个杀戮种族叫幽冥一族。

    虚空太大了,又没有网络和电话,消息传递并不快。

    这些人都还在等幼崽诞生呢,就像等着食物上桌一样。

    宁舒和山岳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心有戚戚焉。

    山岳和宁舒同时开口:“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但貌似这样有点太怂了,宁舒为自己挽尊说道:“要不隔远点,就远远看着,如果没什么危险再说吧。”

    有了前车之鉴,宁舒觉得不得不小心一些,山岳非常赞同:“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看你这么有警惕心我也就放心了,虚空之中很危险,你要一直保持这样的警惕心。”

    宁舒煞有其事地点头,“对,你说得对。”

    然后两人飞快跑了,跑得比较远,远远能看见这个地方就行了。

    山岳说道:“还是在这里比较有安全感。”

    尤其是看到毫无知觉等着开餐的种族,忍不住叹气,这次不知道会诞生什么样的种族。

    是幼崽还是成熟种族。

    可别再来一个幽冥一族那样的种族,这谁顶得住啊,没人顶得住。

    宁舒站在山岳的肩膀上,抬手放在眉眼上远眺,“是的,这里有安全感。”

    坚决不承认被打怕了,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但诞生以来,宁舒还是第一次受这样的伤。

    皮肉伤也是非常疼的,幽冥一族真变态,居然没有痛觉。

    恐怖如斯。

    在如此鸟语花香地方诞生的种族恐怕实力也不咋的,幽冥一族诞生的地方就是阴森森的。

    宁舒和伐天百无聊赖地等待幼崽诞生,聚集在草地上的种族越来越多。

    宁舒似乎又看到了血洒峡谷的场景了,这么鸟语花香的地方,会不会也要被鲜血给破坏了。

    宁舒拍了拍自己的嘴,可拉到吧,自己这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如果真的有这个技能,她是不是要走巫婆的路线,没事扎个小人诅咒诅咒人。

    渐渐的,草地上的草开始疯长,渐渐长出了花苞花蕾,很快这些花朵就要开放了。

    空气中充满了草木的清香和花朵的香味,山岳叹气:“看来是比较干净的种族,像这种种族,其他种族可喜欢吃了。”

    果不其然,在场的生灵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比较期待这次幼崽的诞生。

    越来越多的种族聚集起来,一群黑雾在这些种族之间就显得非常突兀。

    看到幽冥一族,宁舒和山岳同时吓得打了一个嗝。

    隔了这么远,幽冥一族居然都来了。

    到了峡谷的种族,几乎全军覆没,算起大概只有山岳,尖耳,宁舒他们活了下来,估计峡谷的事情都还没有传开。

    看到陌生的种族,其他的种族都在暗自打量幽冥一族,或评估,或警惕,总之就是没有人逃跑。

    和平太久了,甚至不会觉得有种族会莫名其妙攻击其他种族。

    即便是抢幼崽也不会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战斗,这是大家默认的规则。

    所以对即将到来的危险甚是平淡,即便是忌惮幽冥一族,也不会过多放在心上,到时候大家一起排斥这一族就好了。

    山岳又往后面退了一些距离说道:“我这个人比较爱干净,有点怕血腥味,我们隔远点。”

    宁舒点头,颇为赞同:“我也是耶。”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季,花朵绽放,里面有透明的气泡缓缓飘起来,里面是很小的人形模样的精灵。

    有着小翅膀,穿着金色或者绿色的裙子,有着花花绿绿的头发,看起来精致美好,跟花仙子似的。

    就是刚诞生的花仙子特别小,只有男人中指大小。

    这么小,一个都不够一口的,但是在场的种族都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