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王爷对视一眼,快速移开目光,陷入沉思。

    一千亿灵石两大皇朝终究是可以拿出来,而一半的土地无法接受。一半土地不单单是土地,还有上面居住的人口和修炼者,乃至这片土地上所包含的炼器材料,灵药宝贝乃至无数的妖兽。

    有秦山帝国在,一半的土地割让给云龙皇朝再无法指望着子民回归,割让出去就彻底成了云龙皇朝土地,此消彼长就在一念之间。

    “洛晨,你是云龙皇朝子民,云龙皇朝和我们两大皇朝一衣带水,只有相互竞争才能越发强大,一家独大对云龙皇朝并没有好处。我可以做主向云龙皇朝赔偿一千亿灵石,但割让土地是万万不可以的。”落水皇朝王爷说道。

    “没错,我们两大皇朝折损太多强者,就算合力也不是云龙皇朝对手,你何必要赶尽杀绝呢。我也可以做主赔偿一千亿灵石。”大夏皇朝王爷说道。

    “不割土地也好。”洛晨摸着下巴说道。

    两位王爷一听顿时狂喜,忍不住对视一眼,眼中得逞之色显而易见。不割让土地的话一切好说,一千亿灵石是个天文数字可毕竟是死物,皇朝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既然如此我便先后去两大皇朝一趟,今后秦山帝国恐怕只剩云龙皇朝了。”

    两位王爷脸上笑容凝固,惊的下吧差点掉下。

    “洛晨你什么意思!”

    “太子,我要去皇家一趟,暂且别过。”洛晨说道。

    “哼,黄家如此不识抬举理应严惩,我会让侍卫统领跟你同去。”叶风说道。

    “洛晨且慢,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大夏皇朝王爷颤声道。

    “王爷不懂吗。”

    大夏皇朝王爷见洛晨口气生硬心中狂骂不已,眼中满是怨毒之色。“洛晨,此事事关重大,待我同陛下禀报。”

    “当初尔等入侵云龙皇朝可曾请示过秦皇?今日我代表秦皇做出决定又何须在意你们的意见!你们有一个时辰的考虑时间,一个时辰之后没有答复那云龙皇朝便要你们五分之三的土地,两个时辰没有答复就要五分之四!”

    两大皇朝王爷浑身颤抖,满脸绝望,他们乞求的看向太子叶风,可叶风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可以说现在洛晨话语的分量比叶风还要大,就算云龙皇朝真的吞并两大皇朝,皇室也不会反对。

    一两个时辰的时间绝对不够将消息送回帝国,洛晨这样说了说不定真会去做,两大皇朝王爷灵魂抖动思绪混乱,一生都没有遇到过如此艰难的抉择。

    洛晨离开了,离开皇宫前往黄家。他这一走两位王爷就跟没了筋骨一样瘫倒在地上,事实上他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将土地割让给云龙皇朝,如此一来两人必定成为两大皇朝千古罪人。

    黄家,乃是秦山帝国帝都之中排名前五的大家族,家族之中灵天境强者众多,先天境修炼者更是数不胜数。曾经,黄家乃是帝都无数修炼者羡慕敬仰的家族,黄家族人遍布帝都各个地方,所到之处无不前拥后簇。而今日,黄家府邸大门紧闭,大门两侧无人把守,凡是路过的修炼者都能从中感受到一股死气沉沉的压抑。

    诸多帝都修炼者不明白黄家为何这般,只有少数知情者明白其中原委,暗道咎由自取。

    黄家人截杀洛晨落的这般罪有应得,勾结外面实力残杀自己帝国的修炼者,吃里扒外畜生不如。

    洛晨顺着笔直的大道一路前行,来到黄家大门之外。南少和侍卫统领位居洛晨两侧,小凤在空中盘旋,一路上尽数吸引修炼者的目光,不知不觉间洛晨身后排成一条长龙,无数帝都修炼者都来看热闹。

    站在黄家大门之外,侍卫统领看着紧闭的大门冷哼一声,大声喊道:“黄家人何在,洛王爷前来还不开门!”

    黄家家族之中,黄家族长和一干长老正在议事大厅商谈要事。

    “都是你们做的好事,现在去给洛晨赔礼道歉都做不到,难道我们黄家真的要遭遇此劫吗。”黄家族长大声长叹。

    “族长,洛晨说我黄家族人杀他可有证据,单凭他一句话就搞得家族人心惶惶,岂不是天大的笑话。我们拒不承认,我不相信他还真敢杀人不成!”一位黄家长老大声说道。

    “没错,这里怎么说也是帝都,就算太子也不敢来我黄家随便杀人更何况一个异姓亲王,只要我们待在族中他决然不敢来犯。现在洛晨的敌人众多,我们耗得起他耗不起!”

    黄家族长闻言脸色好看不少,长老说的的确不假,洛晨的确没有时间消耗下去,只要不出门说不定就可躲过一劫。

    然而就在这时候,侍卫统领的话语传来。

    黄家族长和诸位长老脸色一变,面露惊慌之色,之前的镇定荡然无存。“族长,洛晨前来断然不敢动手,就算国君也没有理由任意进入家族杀人。”

    黄家族长点点头,最终还是率领数位长老前去开门。洛晨是异姓亲王,他来造访不得不开门。

    大门打开,黄家族长一脸不自然的笑意,他冲洛晨拱手笑道:“不知洛王爷到来,还请恕罪。”

    “无妨,我今日来只有一件事办完就走,不需太隆重。”

    “敢问洛王爷所为何事?”

    “我身为天选弟子,任何灵天境强者可对我动手,相反我也可以向任何灵天境强者挑战。今日我便挑战你黄家灵天境强者,直到有人打败我为止。”洛晨轻声说道。

    黄家族长双目一瞪,眉宇间充满戾气和怒意。他身后众位长老脸色难看,目光中充满绝望和悔恨。

    洛晨是异姓亲王不假,他同时也是天选弟子,只要在苍山帝国之内,天选弟子可对任何灵天境强者出手,这也是默许的规则。

    “洛王爷,我黄家没有几个灵天境修炼者。不如我们出一千亿灵石交你买些武器宝贝可好?”

    “这样说来也是有灵天境强者了,我不想耽搁时间,快让灵天境修炼者出战吧。我奉劝你们不要想些歪心思,只要有一位灵天境修炼者逃离,我便屠你一族!”

    “洛王爷,您未免有些欺人太甚。我黄家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赶尽杀绝。”黄家长老愁容满面,做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

    “无冤无仇?好一个无冤无仇。今天我就以天选弟子的身份来挑战你们,纵然无仇又如何,更何况你们做的那些事真当帝国修炼者傻吗。”

    帝都修炼者窃窃私语,用怪异的眼神看向黄家众人。有一位修炼者大声问道:“黄族长,黄山黄石两位强者怎么不见,前几日还见他们了。”

    “黄树和黄驰他们也不在,怎么这几日同时消失了。”

    “黄族长,不久前我曾见他们前往苍山帝国方向,不知是不是去拜艺求学。”

    听着修炼者的提问,黄家族长脸色微红,就算他见过大世面见惯生死,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问题也有些接受不了。

    黄家族长眼睑微微低垂,他深知家族长老前去截杀洛晨的消息肯定败露了,再解释也是枉然。

    “洛王爷,我们黄家愿意出两千亿灵石!”黄家族长咬牙说道。

    两千亿灵石,近乎比得上半个黄家的家产。

    就在此时,有两人从人群中拥挤过来,慌慌张张神色匆忙。

    “洛晨,我洛水皇朝愿意割让一般土地给云龙皇朝!”

    “我大夏皇朝也愿意!”

    修炼者闻言尽皆石化,两大皇朝割让一半土地来保住皇朝不灭,这种代价高的无法超越。

    洛晨冲两人挥挥手,看向黄家族长。

    “你认为是一千亿灵石贵重,还是半个皇朝贵重?莫说是一千亿灵石,就是一万亿也比不上这两块土地其中之一!”

    黄家族长哑口无言,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冲洛晨抱了抱拳让开大门口的位置。

    “恳请洛王爷手下留情点到为止,族中修炼者无人是你对手。”

    “好说好说。”洛晨背负双手,同南少和侍卫统领一同进入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