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的火车站没有康西的那么大,装修和设施自然也差距甚远,但对于从外面回家的人来说,这样的小车站却别有一番滋味,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看到它就知道,到家了。

    相信每个外出求学的学子,或是在外工作过年回家的人,当他看到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车站时,总会感觉到一丝安全感,似乎漂泊这一年的时间,脚终于落在了实处。

    王唯坐在回家的车上,车窗降下了一半让空气涌进来,他深吸了一口不带雾霾的家乡空气,看着外面的街道,他已经一年没有回家了,寒假因为要准备下学期的学费,他在康西打了两个月的寒假工。

    熟悉的街道依旧,只是略微有些变化,王唯碎碎念般的数落着。

    “我记得那家理发店以前是面馆来着,没想到也关了。”

    王唯此时心里有些忐忑,也有些不安,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父母自己现在的情况,如果告诉该用什么样的借口?要不要说之前给自己加个buff?

    至于buff是什么,这是王唯在高铁上升级系统后得到的新能力“能量祈福”。

    王唯当时解决完游戏机的事后,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系统,发现系统冻结的警告已经消失,而且那位高铁上的男同学则给自己提供了最后一部分能量。

    朱坚持对宿主产生怨念,能量值+20,当前能量值1000/1000。

    发现能量已经满了,王唯当即选择升级,毕竟升级后不仅收获的能量会变多,就连提现的金额也会变多,何乐而不为。

    半个小时后,系统升级完成,王唯发现自己的之前的能力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似乎都升级了,而且还多了一个新能力,能量祈福。

    能量吸取(旧)--能量吸收(新):能量吸收的数量获得提升,现在可以吸收更多种类的能量了。

    能力反转(旧)--能量选择(新):能量不再自动吸收,是否吸收能量由宿主自行选择,根据宿主选择的情况将决定下次升级的方向和新的能力,并且一定程度决定宿主的个性化人设。

    能量祈福(新):消耗一定能量进行祈福,祈福目标限制为一个单位,消耗能量越多,祈福效果越好,最低消耗能量:100点。

    好消息是系统现在提示的更明确了一些,而且自己似乎不用再担心人设的问题了。

    至于能量祈福,虽然系统也介绍了一下,但王唯还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功能,看来要等过段时间自己试一下了。

    宜州市,西厢街。

    王唯的家就在西厢街的巷子里,和现在的小区不同,是类似城中村一样的地方。虽然街道有些乱,房子也都是五六层的老旧房子,但因为在老城区里,交通、吃饭和日常生活之类的都很方便。

    这套房子是王唯父母曾经在烟厂打工的时候,通过关系买到的一套房子,这一住就是三十多年。

    现在王唯的父亲在旁边的工厂里做保安,母亲则是在街道办做社工。俩人虽然收入不高,但日子也还算能过的下去,自从供王唯上了大学后,家里的花钱的地方又少了一些。

    王唯拖着行李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周围各式各样的商铺中不时有出来和他打招呼的大叔大婶,让王唯感觉到了久违的亲切。

    走到楼下的时候,一旁小卖部里的大婶看见了王唯,放下手中的瓜子就热情招呼道:“王唯回来啦?快进来坐会,你爸妈还没回来呢。”

    王唯笑着点了点,把行李放进店里后,便坐在了小卖部门口的凳子上。

    大婶叫刘桂香,住在五楼的右手边,也就是王唯家的楼上。因为在楼下开小卖部的缘故,跟一栋楼的人都混得很熟。

    刘桂香的老公据说之前也在宜州市的某家工厂里上班,但不幸的是在王唯才两岁多的时候,因为工厂里的器械出了故障,他去检修的时候被卷进了机器里,去世了。

    那时才不到三十岁的刘桂香便拿着工厂赔的钱开了这家小卖部,还在楼上买了两套房子,就这样一个人生活到了现在。

    可能是因为没有孩子的缘故,小的时候就对王唯喜欢的不行,平时没少在大婶家蹭零食。

    王唯坐下后,就看见刘桂香抱着一堆零食走过来,塞在了他的怀里。

    “香婶,我吃不了这么多。”王唯看着怀里的一堆零食苦笑道。

    刘桂香摆了摆手,说道:“吃不了就拿回去,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还学着客气了。”

    王唯只好拆开零食,一边吃着一边和香婶唠起了家常。

    时间渐渐地过去,眼瞅着就到了中午,但王唯的父母依旧没有回来,连一旁的刘桂香都有些纳闷了。

    平常王唯的爸妈中午都要回来做饭的,一般十二点准准的能到家,但现在都快十二点半了,却还没回来。

    “诶,这俩应该回来了呀,今天怎么都这个点了还没见人?”刘桂香说。

    “没事香婶,我给爸妈打个电话问问吧。”说完,王唯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

    就在这时,王唯的父母终于回来了,见俩人走到了店门口,王唯赶忙放下手机喊道:“爸,妈,这里。”

    一脸愁容的王红文和妻子李若芳听到熟悉的声音,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小儿子回来了,有些惊喜的上去抱了抱王唯。

    “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跟爸妈说一声,放假了吗?”李若芳拍了拍儿子衣服上的灰尘,责怪道。

    “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个惊喜嘛,呵呵。”

    王红文看着儿子更加成熟自信的面庞,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走,先回家,让你妈给你做点饭吃,饿坏了吧?”

    王唯摇了摇头,“没有,在香婶这吃了点零食。”

    香婶提着个塑料袋走了过来,把袋子放在王唯的手上,笑呵呵的说:“拿回去吃。”

    王唯一家跟香婶到过谢后,就上了楼梯。

    王唯家不大,两室一厅的房子只有七十来平,四个人住有些略显拥挤。

    此时王唯的母亲正在厨房做饭,王唯则和父亲坐在沙发上听他说着大学里的生活,当然,其中自然隐瞒了许多例如系统,或者被人羞辱的事。

    知道王唯学习成绩一如既往地好,王红文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学习,知识改变命运。身为父母的我们没能给你好的条件,所以你只能靠自己啊,王唯。”

    如果换做以前,王唯肯定会认同父亲的这句话,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王唯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不是被知识,而是一个奇怪的系统。

    犹豫了一下,王唯没有告诉父亲自己有钱的事情,而是随口问道:“爸,你和妈今天中午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发生什么事了吗?”

    王红文闻言顿了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和你妈回来路上遇到了个老朋友,聊了一会,耽误了。”

    “爸,你真不会撒谎你知道吗?”王唯冷静的看着父亲,说道。

    王红文嘴角动了动,终于还是放弃了再找理由的念头,苦笑道:“你大哥失踪了。”

    王唯皱了皱眉,“又失踪了?王浩这次又从你们这拿了多少钱?”

    “要是这次和以前一样,我和你妈也不会这么愁了,这次他没拿钱啊。”王红文叹了口气。

    “真的?”王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大哥他还是了解的,每次都是问父母要一笔钱,然后就玩失踪,其实是出去玩去了,等钱花完了就又找回来。有时候还会找他这个弟弟要钱,也怪不得王唯怀疑了。

    “真的,我和你妈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今天中午才去他朋友那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好像......”王红文犹豫了一下,继续说:“躲债去了。”

    “躲债?”王唯不由得有些头大,自己这个大哥现在居然玩的这么大?还敢借高利贷了?

    王红文也有些头疼,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本来不想告诉王唯的,就是害怕王唯又去帮他大哥,最后兄弟俩都栽进去。

    王唯想了想,果断的说道:“爸,你把大哥他朋友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去找他。”

    王红文急了,连忙按住王唯的肩膀,严肃的说:“王唯,你可不要冲动啊,你大哥他在社会上混久了一般不会有什么事的,但你要去了万一把你也搭进去了,我和你妈可是要了命了。”

    “不会的,我不会那么冲动的,我只是去问一下,看看有没有朋友能帮忙,我在大学里也认识了几个家是宜州的朋友。”王唯安慰道。

    王红文还是有些不放心,但大儿子又不能不管,让王唯试试应该也没事,便说道:“那也得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王唯无奈点了点头,心想自己现在也没能量,要不还能先给大哥祈福一个,看来还是得先弄点能量保险。

    炒青菜,回锅肉,小炒土豆,这就是王唯一家今天中午的饭菜。

    李若芳的手艺自然赶不上王唯吃过的各种酒店大厨,但家里的饭菜图的本来就不是一个手艺,而是那个家里的味道。

    吃饭的时候,王红文跟妻子说了王唯的打算,害得王唯又是一番保证,才让母亲也放下了心来。

    饭后,王唯刚出门便给猴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王唯,又有什么事找我?”猴子说。

    “有点事需要你帮忙,你现在人在宜州吗?”王唯冷静的问道。

    猴子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还在康西,你要着急的话四点前我能赶回来,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吧。”

    “我大哥失踪了,但和以前不一样,他应该是借了高利贷后去躲债了。”

    “你大哥可真是个不省心的,所以当初我才,咳咳,扯远了。这样,我给你个地址你过去找一个叫麻子的人,他应该知道点线索,不行你再打我电话,我马上赶回来。”

    “好,麻烦你了。”王唯谢道。

    猴子笑了一声,说:“咱哥俩客气啥。”

    挂了电话,很快王唯就收到了猴子发过来的短信:

    东郊红星路三段七号,轮回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