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说来,这群黑影也只是黑影,是用来吓唬人用的,寻常人腰间上有两盏灯,这黑影就是用来熄灭人家的肩膀上的灯,继而脱入到黑影当中,成为他们的人员。

    有些时候不知道的事情往往是让人心生惧意的,不管是谁,突然在黑夜里面听到没有来演的意动,亦或者是其他的不清不白的东西,心中难免会有一些摇晃。

    倒不是凌雪儿有多么的无敌,有多么的厉害,说起来也只是吓唬人用的东西而已,仅仅只是下等鬼魂而已,自然灭的轻松。

    只不过!

    在凌雪儿在上一层时,走廊的上灯光便黯淡了下来,没有了灯光,整个走廊中漆黑一片,凌雪儿不敢怠慢,跑到了角落里面藏了起来。

    “几年前就已经消失的旅馆,难道就只有那么几只虾兵蟹将?而且到现在杜兰都还没有出现,如果灯亮时是黑魂的世界,那灯黑时……又是谁在背后主持这一切?”

    凌雪儿根本不知道这样有用没用,小猫小狗凌雪儿还不怕,可若是出现什么恶鬼,猛鬼,只怕凌雪儿这小身子板根本不不足以消灭一整个旅馆里面的怪物。

    想到什么就来什么,在凌雪儿的眼中,一个长发披肩,明明是黑夜却让人感觉眉清目秀的女人悠悠的在街道上漫步走着。

    一步一个脚印,步步升起白色的烟气,她从走廊上一头走在另外一头,中间消失了几回,每一回皆有一些东西隐藏在黑暗中,到最后仅剩下来一双眼睛,一个鼻头,一张嘴飘在走廊上,看起来慎是惊悚。

    “果然这地方不是那么简单,以我现在的准备想要直接把整个旅馆夷为平地还有所考虑,我只是想要见到杜兰一面。”

    凌雪儿也知趣,若是现在凌雪儿跑出去的话,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

    好在女鬼也没有发现凌雪儿,让凌雪儿得以一直都待在角落里。

    紧接着又有一些陆陆续续的说不清楚,令人头皮发麻的鬼魂一一从凌雪儿身边走过,毫无例外的一个鬼魂都没有发现凌雪儿的存在,到最后林雪儿见到了杜兰,一个毫无血色,双眼空洞,身上披着血红色的衣服,缓缓的飘荡在走廊上。

    凌雪儿眼睛一睁,她也看到了杜兰的存在。

    “想不到杜兰果然在这里,这样说来外面的杜兰本身就是鬼魂,而她的存在也被张山和他哥了解到,为了报复杜兰在设下来那么多的计。”

    事情明了,医院下来的简单任务调查走廊上的血迹也应该算完成了,这不是在警告凌雪儿必须离开精神病院的,而是在劝导凌雪儿离开医院那是非之地。

    精神病院不是人应该去的地方。

    在这些天当中,凌雪儿基本上都待在医院里面,先后遇到的几人有想要帮助凌雪儿的,能够作案的也就只有张山他哥了,就是死在走廊的男人。

    只是凌雪儿想的更多。

    “简单任务其实来龙去脉都已经明确了,需要我调查的就只是跑一个圈……把之后遇到的任务都串联在一起……让我早早的适应这些怪物……”

    “精神病院这是在培养我?”

    凌雪儿知道自身的处境,她知道她再也无法离开精神病院了,而如果这一切都有人知道,或者早先安排的话,那么精神病院后是不是有一个人知道目前为止的一切?

    ……

    凌雪儿回到了精神病院,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完成任务的提升自动弹了出来。

    “任务完成!”

    “医院病人认同感:加一”

    “个人可使用资金:加一千冥币”

    “新任务:在医院门口培育两株白玫瑰。”

    “果然!”

    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就和前面的任务一样,基本上都不算难以完成,只是这个过程,凌雪儿估计要不就是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要不就是在大范围里面接触和精神病院有关系的建筑物,简单任务都不难。

    然而到凌晨三点时,一个全身漆黑,一滴滴水从脚脖子上流在地上的奇怪的人再一次出现。

    “张峰?!”凌雪儿奇怪的叫了一声,张峰这人不是死在厕所下水道里面了吗?怎么现在又出现在精神病院里面了?

    开玩笑不是!

    张峰奇怪的看了一眼凌雪儿,便继续在走廊上寻找起什么东西来,特别是在杜兰和张峰他哥死掉的地方多待了一会儿。

    他喃喃道:“是我害了你……”

    凌雪儿摇头晃脑的来了一句神经病便继续坐在椅子上,那张峰又在厕所门口停留了几分钟,有心想要进去,却又回头转身走了。

    时间来到凌晨四点,天黑黑的,偶尔有一些小虫子在病院的院子里叫唤着,一切都显得寂静,可就在这是,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杜兰和张峰竟然走到了精神病院门口来,就在凌雪儿前方的门前处。

    这一幕让凌雪儿的眼睛都睁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