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到!

    神州之门要彻底开启了,这人皇界的天,要真正变了!

    彻底开启的神州之门,将不会再有任何限制,从今日开始,就算是真正的地皇,也将能够走出神州之门,莅临人皇界。

    这几日江凡可没有忘记古凰圣地这个势力,当日斩杀掉古凰圣地的半步地皇,又是将诸多古凰圣地的人皇强行镇压,让那些人臣服于封魔书院,就已经注定了今日神州之门彻底开启之后的一些事情。

    古凰圣地的地皇要降临了,必然要洗刷一切耻辱,会直接针对封魔书院,针对江凡。

    地皇面前,一切为蝼蚁,武者的境界越高,境界之间的差距就会越大,人皇和真正的地皇彼此之间相差一道天堑,常人难以逾越,便是一些天才,也做不到在人皇大境内斩杀地皇。

    世人皆知人皇界内最强的只不过是人皇大境第三重的高手,半步地皇都几乎不可见,更别说是真正的地皇了,那种强者降临,足以在人皇界内纵横穿梭,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每一次神州之门彻底开启后,都是一场人皇界的浩劫,不知道多少势力要因此而生生灭灭,一些非常可怕的大势力也未必能够保全,有可能一日之间就被彻底覆灭掉。

    不过,江凡眼中地皇也是蝼蚁!

    前世为凡尘大帝的他,纵然重生到人皇界后还未曾崛起,可他的手段已能达到让人皇界无数武者匪夷所思的程度,如果时至今日,已经达到人皇境的他连区区地皇级别的武者都不能对付,那么他的重生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在小小的人皇界内都不能无敌,那么江凡可以选择一头撞死。

    “芊儿、明月,你们留在洪荒剑宗,洪荒剑宗内如今有人皇杀器镇压,再结合山河杀阵,有萧宗主的坐镇,足以安全无忧。”江凡开口:“接下来,封魔书院可能会是动乱之地,你们暂时不适合回去。”

    “好!”叶芊儿和轩辕明月纷纷点头。

    一步踏空,江凡的身躯刹那间消失在天穹的远处,冲着封魔书院所在的方向赶去。

    他知道,重生人皇界后,终于要迎来第一次真正的劫数。

    接下来的麻烦绝对不仅仅是古凰圣地和那还未曾表态的逍遥圣地,在造化神州之内存在着七十二处圣地,恐怕大多数圣地都是对自己除之而后快,那些自诩高高在上的造化神州高手,绝对不会允许人皇界内有真正的天才出世,就算是有,他们也要费尽心思拉拢过去,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否则就只有一种选择……将其扼杀。

    不过一切都无所谓,谁来都是死,地皇之血,地皇之气,这等等一切也是自己正好需要的东西,自己接下来该冲击人皇大境巅峰,然后也要冲击地皇境界,如果可以提前炼化地皇的精血、地皇之气之类的,就如同昔日在天人大境内提前炼化、掌控人皇之气,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好处,奠定当前境界中最强大的本源。

    劫数降临之际,也是机缘笼罩之时,如何选择、掌控、把握,就要看接下来江凡自己的举动了。

    半个时辰之后江凡已经回归封魔书院,整个封魔书院内,一片平静,不过在平静中却有暗流涌动,每个人都显得无比紧张,诸多封魔书院的高层也都是蓄势待发,以面对接下来的一切变数。

    古凰圣地的地皇,一旦降临人皇界,必然要对封魔书院出手,那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圣地,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于挑衅他们的存在。

    地皇出世,如何对抗?这些人根本没有底,说白了每个人都在被动等死,一切的希望,只寄托在江凡身上。

    封魔大殿内部!

    江凡与老院主聂太玄相对而坐,聂太玄的眸光严肃,隐隐皱眉,沉声开口道:“江凡,真的要彻底和古凰圣地为敌吗?恐怕逍遥圣地的高手这一次也会出现,很可能不止是一尊地皇会杀到封魔书院。”

    “那是自然,古凰圣地算什么?地皇敢来,我就能杀,来多少,杀多少。”江凡显得风轻云淡,随意开口。

    “来多少?杀多少?”聂太玄苦笑,江凡这等姿态也太过霸道了。

    都说造化神州的那些人高高在上霸道无边,但和江凡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杀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没有绝对的实力与底蕴,谁能说在这人皇界内横推一切,镇压一切?

    “造化神州的七十二圣地,倒也是有其他圣地派人来找过我,说是可以帮我们对抗古凰圣地、逍遥圣地,你看我们该怎么回应?如果能够与这些圣地联手起来,合纵连横,很多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聂太玄参考着江凡的意见。

    瞥了聂太玄一眼,江凡冷哼一声:“院主这是什么话?无极书院的下场就在那里放着,和圣地共事,就是与虎谋皮,院主觉得那些圣地真的可以罩住封魔书院,诸般好处都能加持给你?”

    这聂太玄今日的表现,让江凡颇为不满意,居然说出这种废话,不过倒也可以勉强理解,圣地的存在,对于人皇界内的任何一个势力而言,所给予的震慑实在是大到不可想象,在人皇界的很多高手心目中,圣地,就是无敌的势力,就是类似于天荒九界内的焚天古禁地那样的势力。

    聂太玄连连苦笑着摇头,道:“我的意思不是我们依附于圣地,而是和他们联手、合作。”

    “嗯!”江凡点了点头,道:“和这些圣地联手,也不是不可以,当然也要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这些圣地依附于我们封魔书院,一切以我们为主。神州之门开启的同时,这些人之所以疯狂降临人皇界,就是因为每隔千年也是人皇界内的一些上古密藏开启的时候,如果某个圣地和我们联手,打开密藏之后,我们封魔书院自然是要占据主要的宝物,他们只能跟在屁股后面分一杯羹,这样倒是可以,如果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圣地来联系院主你,你便可以这样回应他们。”

    “这……好!”聂太玄有种膛目结舌的迹象,发怔片刻之后这才是点头回应。

    从来都是世间诸多势力依附于圣地,什么时候听说过圣地依附于他人?那些造化神州的圣地都是深不可测,据说当初有位于人皇界之上的世界走出的高手,想要在造化神州横行霸道,结果招惹了一个圣地的圣子,被那个圣地的老祖宗亲自追杀而死。

    “不需要布置一些山河大阵、神纹大阵之类的吗?”聂太玄随之开口。

    “不需要!”江凡很干脆。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他算是在人皇界崛起,如果对付地皇就已经需要那般麻烦,那江凡也不用在这人皇界混下去了。

    而就在江凡静静盘坐在封魔大殿内,和聂太玄交谈着一些事情的同时,剑域,无极书院分院之内,滔天的风浪涌动了起来。

    整个无极书院的分院内部人人跪拜在地上,无论下面的弟子门人,还是无极书院的高层,全部都在跪拜,瑟瑟发抖,一脸的惶恐,盯视着前方突然出现的一行人,尤其是那个走在最前方的老人。

    那个老人散发出来的气息,至高无上,碾压一切,让人窒息和颤抖,哪怕是人皇在这个老人面前都犹如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根本不需要此人出手,人皇大境第三重的高手都会瑟瑟发抖。

    啪!!!

    就在某一瞬间,这个老人狠狠一巴掌抽打在无极书院之主陆振山的脸上。

    血溅大地,陆振山的身躯直接被抽打地横飞了出去,轰然一声砸在了几十米开外。

    即便如此这陆振山都不敢有任何的动怒之色,甚至不敢与那老人进行对视,唯有全力运转一身力量,在不断压制着自身的伤势。

    “陆振山,你该死!”老人骤然吐出一句话。

    “属下罪该万死,但望轻罚,老祖亲临人皇界,征战封魔书院,陆振山当身先士卒,为老祖开路,在所不辞!”陆振山慌忙开口道。

    看着院主被一巴掌抽飞,在场无极书院其他众人更是惶惶不安,恐惧到了极点,他们身为无极书院的弟子,一向都是高高在上,俯瞰人皇界的诸多势力,毕竟无极书院可是整个大地玄州的三大修炼圣地之一,但在今日,他们却是犹如不起眼的小虾米,随时都可能被人一口吞掉,自身的命运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古凰圣地最近这一年,在人皇界死掉了不少人,包括那古凰圣地的少主凰少聪,来人皇界一趟也是直接玩完了,这些账都要算在无极书院的头上,如果接下来封魔书院被灭掉,江凡被杀死,或许无极书院还能逃过一劫,如果江凡没有死,依旧逍遥于天地之间,那么无极书院的下场可想而知。

    招惹了一个圣地,哭都没地方哭去……。

    “带路,我亲自出手,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叫做江凡的小畜生,究竟是有什么强横之处,居然能够不断斩杀我们古凰圣地那么多人,在这人皇界内搅风搅雨,反了天了?”老人随之怒吼,咆哮一般地盯着陆振山。

    “是,老祖!”陆振山诚惶诚恐,急忙爬起来开始动身。

    ps:今天还是这两更吧,现实中装修差不多了,我欲哭无泪。接下来我要用命更新。明天开始,每天万古剑帝保底四更,斗天武神保底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