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局

    孙泽陪着王怀彬刚到安全局,孙泽被要求在外面等待,一行十多人一起和王怀彬进了一个房间,孙泽在外面焦急的等,他在外面来回踱步,每一分钟对他而言都是煎熬,一个小时过去了,里面还没有动静,孙泽准备给老师联系。

    正在这时,门开了,一行人走出,孙泽走进去,看到王怀彬蜡白的脸色和满头的汗水,“怎么样?”

    “先围剿罗维业的申请,已经通过了。”

    “那好。”孙泽点点头,外面的人员在紧急调动,每一分钟都是在和生命抢道。

    一个个真枪实弹装备的士兵,在一个接一个的就位,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三列队伍整齐待发,他们昂首挺胸,气宇轩昂。

    三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片刻,一一落下,一架战斗机停在空中,等待出发。

    三个列队,分别进入三个直升机。

    王怀彬和孙泽也被一起带入了飞机,和指挥官同机。

    王怀彬把位置坐标提供给了指挥官,指挥官把目标位置传达给各飞机,战斗机开路,三架直升机紧随其后一字型飞行。

    远远的他们已经看到了互为肘臂的三座小山,围着中间一个稍大的山头。

    地下基地

    罗维业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上的文字,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兴奋。

    “原来曼陀罗那丫头片子给原始微生物病毒起了个好听的名字cs,她已经完全掌握了破解cs微生物病毒的方法,现在外面那么多人在等待着救,我再让所有人都感染,最后我用这个方法再把人救了,那不是一呼百应了吗?我现在有武装,有军队,有民心,那这个国家不就是我的了吗?”罗维业沉浸在喜悦之中,还可以当几个月的土皇帝也不错,他给自己扣着算盘珠。

    “报——,老板,有几架飞机正在接近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一个黑衣人匆匆跑过来报告。

    “什么?”罗维业漏出惊讶的表情。他重重的在桌子上用力一击,“王怀彬这个老匹夫,肯定是他把我卖了,万万没想到他会自己揭自己的疤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目前还有多久到?”

    “目测距离估计立刻就会到。”

    “妈的,现在要立刻开始逃了,王怀彬你这个老匹夫,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罗维业骂骂咧咧,突然转向报告的人,“现在立刻——马上通知所有人都退回飞船内,他把电脑内的资料打包存入智能虚拟u盘,也退回到飞船内。”

    原本想着过几个月皇帝生活的,这是要破灭了,但是长生路,还是不难的。

    片刻的功夫飞机已经到了目标位置,三架飞机组成三角形阵仗,围在山头的周围,战斗机徘徊在山头顶部。

    战斗机重复放着喇叭,“自首投降的可重轻发落,据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

    三架落在地上的直升机,感觉到地在微微的颤抖,中间的山头慢慢隆起,变得越来越高。

    “不好。那不是山。”孙泽在一旁惊呼。

    那个山头慢慢隆起,下面漏出了银肚皮。

    机长迅速告知战斗机长,“小心下面,那不是山,那是.......”

    罗维业开着飞船直入云霄,幸亏战斗机躲闪及时,如果撞上,飞船没事儿,战斗机将瞬间成齑粉。

    “王怀彬看着飞船久久发愣,不对,如果他有飞船,他早就可以离开,为什么他还停在地球,制造那么多混乱?这不符合正常的逻辑?”王怀彬自言自语的推测。

    “什么不合符逻辑,坏人就是要搞乱社会,看着别人受罪自己从中快乐。”飞机上的一个飞行员插话。

    “或许是他心里长久的畸形引起的。”孙泽回应。

    孙泽突然反应过来,“怎么不去追呀?他们跑了,去找曼陀罗他们后果会怎么样?你们知道吗?”

    “飞机追上飞船不可能,连战斗机都不是它的对手,只能重新制定方案。”

    “孙泽,你和你老师联系,安全局这边也再想办法。”王怀彬说。

    全息影像的电话连接,孙泽在焦急的等着老师连接,突然老师的影像出现在了他面前。

    “老师,罗维业开着飞船逃跑了,这边根本拦不住他,他用山头掩护,实际山头就是一个巨大的飞船。他极有可能去找小曼他们,现在他们肯定很危险,你快想想办法怎么办?”

    曼立国听完孙泽的话,一句话没说的挂了影像。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代表几个意思。

    “先回安全局。”机长说。

    “不能回,我们要低空飞行,寻找小曼他们,这样也是在寻找,我们不能完全放弃。”孙泽恳求的说着。

    沉默片刻,指挥官发话:“所有飞机听命,1号飞机沿着北纬45飞行,2号沿着北纬45.3飞行,3号沿着北纬44.7飞行,4号沿着北纬44.4飞行,从现在这个点,向西,沿着规定的维度低空飞行,时刻查看下面,注意5个人一组的几个人。飞到国界东西两段再重新制定飞行路线,1,2号往高维飞行,3,4号往低维飞行。以后的飞行,1,2号继续保持0.3的维度间距,3,4号保持0.2的维度往低维飞行,一旦找到目标,只观察,不要单独行动,要立刻通知所有机组。是否明白?”安全局指挥官拿起机长的话筒,对所有飞机做了行动安排,最后那句掷地有声的问话,响亮,有力度。

    “明白。”

    “明白。”

    “明白。”

    各个飞机一一做了回答。

    “开始行动。”所有飞机开始进入预定轨道,低空飞行。

    杏林房子内

    曼立国来回踱步,罗维成默不作声的在电脑前捣鼓,朱震看着曼立国走了一圈又一圈,“老曼,你别来回晃了,都晃的我眼晕,到是赶快想办法呀。”

    “我不是正在想吗?你要有能耐你立刻飞到他们面前去,我就服你。”

    “我倒想变成一个量子,瞬间转移到他们面前。”

    罗维成突然抬起头看了看朱震,二三十年了,他都忘了这档子事儿,量子这个词语的刺激,瞬间激活了罗维成的大脑皮层,“我想到了,怎么可以快速找到他们了。”

    “什么办法?”

    罗维成什么都没有说,拿出自己的个人终端,继续低着头在电脑前捣鼓,曼立国和朱震再他面前站的腿都酸了,只看到满屏的黑色字符一排排走过,长久之后,最终一串字符停在了电脑中间,那是一串精确的坐标定位,一个北纬47.2和东经125.6,一个是北纬45.1和东经105.3。

    “找到他们了,找到他们了。”罗维成脸上的伤疤也咧着大嘴开始一起欢笑。

    “怎么找到的?准确吗?这可是两个位置。”曼立国发出疑问。

    “有一个位置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坐标。”朱震回答他,他佩服的看着罗维成,“老罗,还是你比我厉害,我都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什么办法?”曼立国这个门外汉越发的奇怪。

    “我们走,边走边说。”三人坐上了朱震的快车,急速的往目的地开去,车速已经到了极限,但是他们似乎还嫌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