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玄宴眼神冷淡,也懒得和那家丁啰嗦,他直接说道,“你们王公馆想要解决事情,就请你家老爷亲自来谈。在这件事上,我大舅是受害者,要谈也自然是要由王世伯前来商谈。

    王世伯若是没有诚意,此事免谈。”

    殷玄宴一句话,成功劝退了那群家丁。

    人群散开,院子前就只剩下了殷玄宴和许祯。

    许祯语气低落道,“看王公馆的来势,王世群根本没有要让林义成为女婿的想法,反而像是来找林义晦气的。”

    殷玄宴淡声道,“他这样做不过是个幌子。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林义,又不希望自己女儿名誉受损,所以就要籍由这样的事情来营造自己女儿是受害者的形象。”

    许祯这才恍然,“所以他派人浩浩荡荡地来,就是为了闹大事情,让所有人觉得是林义欺负了王祈霜?”

    殷玄宴点头默认。

    许祯这下纳闷了,“既然你明明知道他的目的,为什么还要顺他意?”

    殷玄宴扭头看着许祯,轻声道,“有我在,谁也动不了林义。不管他打什么如意算盘,我都不会让他如意。”

    许祯没说话,但这时,她已经安下心来。

    林义一晚上没出过房间。下人去敲过他的房门,但没得到回应。

    许祯听到这情况,下意识就要冲进林义的房间,但到底还是在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她扭头看一眼身后的殷玄宴。这人处处都为她着想,她是不是也应该为他考虑着想一下?现在有不少好事者都在背地里说她许祯不避忌男女关系,和非血缘关系的义兄过从甚密,没底线。

    所以,这个时候她更不应该当着众人的面独自进入林义的房间。

    她走回到殷玄宴身旁,对他说,“我不方便进林义房间,你替我进去看看他吧。”

    殷玄宴微微点头,已上前去敲门。

    房内没有任何回应,殷玄宴便擅自打开了房门走进去。

    房间内,林义正在束发。

    看到殷玄宴走进来,他转身看着殷玄宴笑,“弟妹,怎么这么早来看我?我还打算装扮后去找你呢。”

    林义脸上的笑容很开朗,那样子看起来完全没有昨天晚上的颓丧和悲痛。

    看到这样的林义,殷玄宴心里挺惊讶的。他本以为林义还要颓丧好久才能恢复精神。

    他难得地笑了一下,对林义说道,“许祯很担心你,你出去和她说说话吧。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周放给我留的字条,说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行踪败露了,知府李浩泰正率人前去惬意居捉拿凶手。有周放在,凶手一定逃不掉。”

    在听到殷玄宴所说的话之前,林义脸上的笑容一直维持得很好,可是在听到他说的话后,林义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激动,连眼睛都是红的。

    他激动难抑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杀我父母的凶手真的找到了?”

    殷玄宴点头。

    那一个瞬间,于林义而言,就好像整个黑暗的世界里忽然照进了一道亮光。

    他终于开始觉得昨晚一夜的苦涩里终于有了一丝甜。

    这边两人正说着这话,周放已经派人回蔺月剑庄通传,说是知府李浩泰派去惬意居的人已经顺利捉到了两名疑凶,并且正在押回衙门等待审问。

    与此同时,因为协助捉拿两名疑凶身受重伤的王望也被送到了蔺月剑庄接受大夫的诊治。

    收到消息后的许祯第一时间就跑进了林义的房间,打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林义。

    她打开房门的瞬间,房间里的林义却毫无征兆地转身朝她冲过来,一下子将她紧紧抱住,激动地说道,“许祯,凶手找到了!凶手找到了!”

    林义激动得连续说了两遍。

    许祯也万分的激动。她跟着说道,“对,凶手已经被抓了!你听到没,凶手已经被抓了!”

    被两人同时冷落的殷玄宴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相互拥抱,激动不已地说话的场景,眉头轻轻地皱了皱。

    尽管他心里清楚这两人相互之间真的只有兄妹情谊,可看着眼前的情景,他的心总是有那么一丝不痛快。

    许久,许祯和林义都没松开彼此,殷玄宴忍不住上前轻轻拉了一下许祯的衣服后领,低声提醒道,“你们要不要去衙门看疑凶受审?”

    许祯和林义这才松开对方,脸上都挂着泪花。

    衙门里。

    两名疑凶中的一名因为被王望刺伤了腰腹,受伤严重,已经昏迷过去。

    而另一名只受了轻伤的疑凶则被押到堂前,接受知府李浩泰的审讯。

    许祯和林义刚好在升堂时赶到衙门。

    只见那名手脚都被镣铐锁住的疑凶跪在堂前,他头发披散,面相凶恶,身材高大,一看就是那种孔武有力的江湖人士。

    许祯和林义仔细打量着那疑凶的长相,都觉得没见过那人。也不知道那人和义父义母有什么仇怨,竟然要这么残忍地杀害义父义母。

    李浩泰按照流程,先是问疑凶孙伟认不认罪。

    孙伟竟连辩解的话都没有,直接就认罪了。

    李浩泰又问他杀害林添金夫妇的过程和理由,那孙伟也很配合地回答了。

    原因竟是因为他和另外一名疑凶在欺辱良家妇女的时候,恰好被林添金夫妇撞见,林添金夫妇为了救那无辜的可怜姑娘,就对他们施了毒。害得他们不但没睡到女人,还被那会令人浑身瘙痒的毒折磨了三天三夜。

    他们怀恨在心,便刻意寻了昨晚潜入林家行凶,但偏偏行凶的中途来了四名不知死活的黑衣人,他们为免身份败露,才一并将那四名黑衣人全杀了。

    事后他们还搜刮完了林家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并且得到一张稀有的制毒奇方,算是收获颇丰。

    听完整个审讯过程,许祯和林义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原来她义父义母是因为做了好心的事情才被人如此残忍地杀害。

    不是说好心得好报吗,怎么落到她义父义母的身上就成了坏报。

    她义父义母以前可不会轻易帮人的啊,因为他们都很惜命,怕得罪人。可现在他们头一回帮人,却是落得如此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