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房的制作工艺与流程,比室内装修可要复杂、困难得多。

    首先是四根大立住,要想阳光房制作完成以后牢固耐用,这一点可是重中之重!

    在院子里四个固定位置挖好坑,深度必须一致,将四根立柱竖起来放进坑里,先用小石子稍微固定,确定不偏不斜了,才能浇灌水泥。

    单是竖立柱,四个人就用掉了大半天的时间!

    虽然心疼,但这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

    立柱竖起来了,再就是一些既充当立柱,又用来支撑阳光房顶的小立柱,这就简单多了。

    等做完这些,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因为还要去看看镇上另一个工地,郑坤便把剩余的工作,暂时交给其余三个人去做。

    回到家,电三轮刚好充满了电,郑坤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马不停蹄的又去了镇上。

    家具店门面的建筑主体,已经有了雏形,几辆给工地送砖的大拖拉机上,师傅们正在有条不紊的往下卸着货。

    天气还很冷,卸车的师傅们,上半身只穿着件很单薄的衣服,纵然这样,他们每个人的脸上、身上,仍旧汗流浃背。

    看到郑坤的到来,两个包工头赶紧迎了上来,对郑坤介绍着工地的情况——

    “昨天下午的时候,咱们这边开始建造墙体,小郑,按照你的要求,我们每建好一段墙体,就会使用水泥加固。”

    这一点,是郑坤事前对两个包工头提出来的硬性要求。

    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保证整个建筑,在发生中低烈度的地震时,能够屹立不倒,保证人员的安全。

    不过在造价方面,可就多出来了一大块。

    郑坤觉得值。

    跟命相比,钱算个屁!

    “还有一件事,小郑,你能不能再给我们五千块钱?因为这次买砖、买水泥、买沙子……你给我们的那一万五千块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郑坤点了点头,说:“应该的,其实我这次过来工地这边,就是想看看在资金方面有没有困难。”

    在单肩包里数出五千块钱,递给包工头王师傅,又聊了一阵,郑坤骑上电三轮回家了。

    看着郑坤远去的背影,王师傅跟另一个包工头齐师傅,感慨道:

    “老齐,我儿子要是这么有能耐,让我立马死了老子也愿意!”

    齐师傅呛白道:“你快拉倒吧!老王,你儿子去年不是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吗?将来等他毕了业,人家一个月挣的钱,可能比你现在一年挣的钱的还要多!”

    老王嘿嘿两声,说:“这倒也是哈!”神情中是满满的自豪。

    ……

    从镇上回到家中,终于得到片刻时间的休息,郑坤给自己泡了壶茶,刚坐下,母亲走进客厅。

    “小坤,那个小肖今晚上会睡你房间,你去哪个屋休息?要不,让小肖再去你李大爷家看门吧?”

    听完母亲的话,郑坤才想起来,今天晚上看守工地的,是父亲郑铁山。

    跟母亲一个屋睡,换谁也不方便。

    想了想,郑坤回应道:“妈,这样吧,今儿晚上我跟我爸一块去工地得了。”

    孙秀红张了张嘴,觉得自己不太可能说服小儿子,轻轻摇了摇头,无奈道:

    “真是跟你爸一样,宁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让别人受委屈。”

    郑坤笑着接话:“我是老郑同志的儿子嘛,哈哈哈!”

    正跟母亲说话,郑泽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自从大伯郑泰山出事,郑坤去大伯家里找林香莲、郑泽谈过一次话之后,按照郑坤的指示,郑泽最近这几天,一直都在搜集上疃村现任村支书,违规敛财的证据。

    别说,通过郑泽不断砸钱收买人心,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关于现任村支书郑作福违规敛财的证据。

    就是对于手里已经掌握到的证据,能不能扳倒郑作福,郑泽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才给自己堂弟打电话问问。

    看到是堂哥打来的电话,郑坤不动声色的起身,对母亲说了句“妈,我接个电话”,去了院子里的灶火间。

    “小坤,”刚摁下接听键,郑泽的声音就从听筒里飘了出来,“我手里边已经掌握到了关于郑作福的一些违规敛财证据了,就是不知道,我掌握到的证据,能不能达到预计的效果。”

    郑坤说:“哥,那你跟我说说看,现在你手里边,具体掌握了什么证据。”

    清清嗓子,郑泽说道:“第一件事,郑作福在担任村支书的第二年,咱们村里不是卖了一部分的土地吗,他从中拿了两万多元的‘辛苦费’。我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

    “第二件事,就是在2004年那会儿,郑作福给他弟弟一家,申请了‘低保户’,每个月可以从镇上领到三百五十元钱的救助金。同样的,我也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件事情的确是正在发生着的。”

    “没了,就我说的这两件事儿——小坤,你觉得我手里掌握到的证据,能扳倒郑作福吗?”

    郑坤陷入了沉思,掂量着堂哥手里掌握到的两份证据。

    良久,终于回应:“哥,我感觉是够呛。因为你手里的两份证据,还达不到扳倒郑作福的分量。”

    “那你是什么意思?”

    思考片刻,郑坤给出回答:“我的意思是,找到那家即将在咱们村后建厂的造纸厂负责人,深挖对方背景,从另一个方向找到郑作福违规敛财的证据——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最终的目的。”

    沉默好一阵,郑泽才道:“嗯,小坤,我懂了,再给我几天时间,相信,我一定会查出蛛丝马迹来的!”

    对于堂哥的办事能力,郑坤还是有所了解的。

    那家伙,干别的可能不行,但如果是让他搞点狗屁倒灶的破事儿,那他绝对是个顶级高手!

    挂了电话,郑坤忽然想起今天自己回到村口,电三轮刚好没电的时候,曾帮助过自己的郑辉。

    “老同学,看来,我要做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