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是文队的姐姐吗?她怎么了?好像跟人吵架呢,咱们得去帮帮她。”说罢,庄枫撸起袖子下了车。

    季胥看着文清双手抱着头,似乎头痛难忍的缓慢蹲在地上,旁边的宾利车主指着她嘴里骂骂咧咧的情景,蹙了蹙眉,从兜里掏出零钱给司机后,拎着庄枫的大包小包下了车。

    “你他吗的知道我这车多贵吗?能买好几个你这个破宝马!今天你必须陪我钱,要不谁都别想走!”宾利车主是一个矮个子黝黑微胖的中年男人。

    “怎么说话呢你!有几个破钱了不起是吗?”庄枫刚一过去就跟对方嚷嚷了起来。

    “你谁呀?有你什么事儿?”矮个子男人指着庄枫吼道。

    庄枫:“我是警察!”

    矮个男人:“警察了不起啊?警察撞了别人的车也得赔钱啊!”

    “我们说不赔钱了吗?你横什么横啊?再说了,你这车轱辘还压着线呢,谁的责任还不一定呢!”庄枫叉着腰,怒瞪矮个男人。

    “你他妈的找揍呢吧?”矮个男人说着迅速朝庄枫挥来一圈,庄枫躲闪不及闭上了眼睛,但拳头迟迟没有落下,庄枫微微张开眼睛看到季胥将矮个男人的拳握住,并把他的胳膊扭转了九十度。矮个男人疼的龇牙咧嘴。

    “哎哟,你他妈又是谁呀?我告诉你们别把小爷惹急了,我二爸爸可是市公安局局长,惹急了我让你们都没好果子吃!”矮个男人咬着牙,恶狠狠的说到。

    “哦?你二爸爸是谁?局长是吗?咱们现在就给局长打电话,看他认不认识你这个畜生儿子!”说罢季胥将矮个男人一推,矮个男人一个踉跄差点跟旁边正常行驶的车撞上。

    这时,季胥下车拨通交警电话报警的交通警察赶了过来,矮个男人仍旧骂骂咧咧,但已没有了嚣张的气焰,因为他违章并线,背叛全责。矮个男人当场掏出两千块钱,摔在文清身上,生气的离开。

    庄枫帮文清捡起地上的钱放进文清的钱包,并将蹲在地上的文清扶到车后座。季胥坐到了副驾驶上。

    “谢谢你们啊。”文清虚弱的说到。

    “文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们送你去医院吧?”庄枫关切的问。

    “没什么,就是头疼的厉害,我包里有药,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吃上就好了。”文清指了指自己的皮包。

    庄枫找出药,从手扣里拿出一瓶水,帮助文清服下药后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真的不用,我稍微睡一会就没事了。”文清闭上了眼睛。

    “那好吧。”庄枫帮文清装好皮包,发现他们的车还打着双闪停在马路中间。

    “你怎么不开车啊?”庄枫拍了一下季胥的肩膀。

    “我不会开车。”季胥说到。

    “啊?真的吗?鼎鼎大名的季老师竟然不会开车?哈哈哈哈。”庄枫忍不住嘲笑季胥。

    季胥:“这有什么奇怪的!你赶紧过来开车!”

    庄枫从后座上下来,坐到了驾驶位上,横在马路中间造成堵车现象的罪魁祸首终于动了地方。

    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行驶缓慢。

    季胥若有似乎的从后视镜里看到文清微闭双目,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禁想到昨天见面时还神采奕奕,而今天却状态不佳,联想到之前穆晓云的提醒,看来真的是自己擅自做主更改了穆晓云给文清种下的心锚,令文清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

    不久前,季胥在监视器中看到文清吃下安眠药入睡后,偷偷潜入文清的家中,再次入了文清的梦。他试图寻找文清丢失的记忆,但每当季胥离文清丢失的记忆近一步时,文清的抵抗情绪就越明显。最后,害怕文清抵抗严重突然醒来,季胥只能再次放弃查找文清梦中的真相。但季胥实在是太想知道真相了,他已经等了两个月了,于是为了让文清早点恢复记忆,季胥在文清的梦中更改了穆晓云给文清种下的治疗精神疾病的心锚,将爷爷上吊那一幕在文清的梦中重现。于是,本就被这件事折磨成臆想症的文清,病情更加严重。

    开着车百无聊赖的庄枫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和季胥聊了起来。

    庄枫:“你还记得连环杀人案吗?”

    季胥:“刚结束我怎么可能忘!”

    庄枫:“最后那个逃出来的受害者你还记得吗?”

    “到底怎么了,赶紧说。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不记得!”季胥有些不耐烦。

    “切,我记性好着呢。你知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吗?”庄枫继续问到。

    季胥:“不知道。”

    “你想知道吗?”庄枫故作神秘的看看季胥。

    “不想。”季胥目视前方。

    “不想知道我也告诉你,是她的乳汁救了她一命。”庄枫顿了顿,看季胥没有说话,便继续说了起来。“那个女人一开始差点就逃出来了,但是因为太害怕了,腿一软就被凶手又给抓回去了。结果那凶手不但对那女人用强,事后还拿皮带抽那女的。给她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但是他却没杀她,而是把她绑到了床上,凶手睡觉前就吸那女人的奶喝,喝饱了就睡着了。然后那女人也是运气好,可能一整天被凶手折磨的太累了,失去了求生意志,浑浑噩噩的竟然睡着了。可是睡着睡着就感觉不对劲,你猜怎么着?”

    庄枫故弄玄虚的看了看季胥。

    “怎么着?”季胥配合的问道。

    “那女的睁开眼,看见那凶手站在床边手里拿着斧子正看着她呢。据那女的自己说,凶手当时看她的眼神可怕极了,眼里还闪着光。这一个眼神给这女的吓得蹭的一下蹦了起来,凶手没想到这女人能来这么一下子,不偏不倚的被这女人给撞倒了,头磕在墙上晕了过去。要不说人在惊恐之下能激发出体内的潜能呢,看凶手晕过去了,这个女人用斧子给自己解开了绳子才逃了出来。”

    “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出院了,这些都是配合心理医生治疗的时候说的。”

    “你还挺八卦,什么都知道。”

    “我这不是八卦,是关心案情。现在像我这么热爱工作的年轻人不多了呢。”庄枫白了季胥一眼。

    车子已经行驶到了季胥家楼下,文清也清醒了不少。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小妹妹要不要上来喝杯咖啡?”文清礼貌的问到。

    庄枫刚要点头,季胥将庄枫的购物袋子塞给庄枫,说到:“她今晚还有事,就不上来了。”

    庄枫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对对,我还有点事儿,改天再来喝文姐姐的咖啡。那个,我先走了啊!文姐姐拜拜!”

    “那你开我车走吧?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姑娘也不安全,明天我去你们警队取就行。”文清拉住庄枫。

    “不用了文姐姐,我叫个车就行。”庄枫推辞,文清也不好再说什么。

    庄枫走后,文清和季胥一起上了楼。文清道谢后打开家门,刚要关门的瞬间,季胥说到:“怎么也不说请我喝点咖啡呢?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之一吧?”

    文清抱歉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以为你可能也要回家休息了。进来吧,我这里正好有朋友刚从德国带回来的咖啡豆。”

    文清侧过身让季胥进了家门。

    庄枫先是回了趟宿舍,将自己的购物袋子放了回去,然后紧赶慢赶的终于在九点半赶到了国宾饭店,敲响了2401的房门。

    刘欣打开门看到来人是庄枫有些惊讶。

    “怎么是你来了?季先生呢?”

    “我师父说男人和女人共处一室不好,何况你还是大明星,所以今晚让我看着你睡觉就行,他就在楼下守着,有什么事我一个电话他就上来了。”为了使刘欣安心,庄枫撒了个谎。

    刘欣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侧身让庄枫进了屋。

    这还是庄枫第一次进五星级酒店,房间实施规格还有装修就是比普通的酒店好太多了。庄枫参观了一下刘欣的房间,便乖乖的坐在了卧室里床边的小沙发上看起了自己带来的书籍。

    刘欣洗完澡后,躺在床上,关闭了床头灯很快进入了睡眠。

    就在庄枫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摇摇欲坠的时候,刘欣闭着眼睛起身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