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人族跟妖族的战争几乎已经解决,冥界之所以会插手,是因为他的母亲就是鲛人族。

    鲛人族体质特殊,并不能在冥界久留,而他的父亲自从上一次历过天劫之后,就再也找不见踪影。

    所以冥界,一直都是他一个人。

    鲛人族进攻的力量十分弱小,而妖族又比较强大,当他得知消息赶去时,正好看见了鲛人族的覆灭。

    那一片海域被鲜血染成了暗红,无数的鳞片和尸体漂浮在海面,触目惊心。

    容谢闭了闭眼睛,他抬了抬脚,走了出去。

    “照看他。”容谢留下这句话,渐渐远去。

    外面天色暗黑,只有两侧灯笼亮着,他又去了再生桥。

    “有鲛人族的吗?”容谢问孟婆。

    孟婆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她摇摇头道,“没有,一个也没有。”

    再生桥,走到这条桥的对面,就能获得再生,也就是轮回。

    所有鬼魂从黄泉路被专门的鬼引进来,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可以直接来入轮回,也可以在冥界逗留七天。

    七天过后,必须踏入轮回,否则会魂飞魄散。

    但是这已经是第八天了,一个鲛人族都没有来。

    容谢抿紧唇,孟婆有些不忍,在冥界生存几百年,眼前这个孩子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母亲很早离开,这十五年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父亲又在几年前就已失踪,整个偌大的冥界就落在了不满十岁的他的肩上。

    这其中苦难,非只言片语说得清楚,旁人也无法领会与感同身受。

    “少冥主,说不定夫人没有死呢?”孟婆试着开口道。

    没有死,魂魄就不会入冥界,也就不会被他们所看见。

    这解释合情合理,可惜毫无价值。

    亲眼看见鲛人族的覆灭,血流成河染红海域,凄叫声几乎响彻云霄。

    海面上到处是鲛人泪珠,可见他们又受了什么折磨!

    他的母亲,身为鲛人族主,又怎么逃的掉呢……

    祁玥飘到容谢的身旁,绕他转了一圈,猜测他在想什么,看起来似乎很悲伤的样子。

    容谢抿了抿唇对着孟婆道,“帮我留意着吧。”

    “是,少冥主。”

    容谢转身回了契冥殿,白衣少年还没有醒,他足足睡了一天。

    “大一,你去经书阁多拿几本书出来。”容谢见白衣少年眼睫微颤,彷佛要醒来了,于是对着外面道。

    “是让夜祭司拿吗?”大一问道,毕竟那经书阁有禁制,他又进不去。

    “嗯。”容谢淡淡道。

    他的话刚说完,白衣少年就醒了。

    纤长的睫羽轻轻颤动,双眸微睁开一条缝,看得那双眼睛细长无比,眼底映射的光芒星星点点,熠熠生辉。

    “唔……容谢。”白衣少年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手里还不忘抱着那书。

    “很喜欢看书吗?”容谢瞥了眼白衣少年抱书的手,淡淡开口道。

    白衣少年点了点头,顿了片刻又道,“书很好看,所以喜欢。”

    白衣少年说着就下床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兴奋道,“你能不能转过去一下下。”

    容谢:“?”

    “转一下嘛,我给你看样东西。”白衣少年嘻嘻笑道,没有丝毫刚睡醒的模样。

    容谢轻抿薄唇,利落的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