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是空中四连踢,不是侧踢或横踢四次么?”

    小朱老师这一次连诧异都没有了。

    直接就是嘲笑,都不带隐晦。

    一众学员则是表情各不相同了。

    有人在笑,有人在疑惑。

    侧踢和横踢是他们现阶段练习最多的内容。

    至于空中四连踢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只能靠想象。

    “小朱是吧!”

    姜杉连老师都不称呼了。

    直接以高姿态称呼小朱。

    敌意都这么明显,她还用什么敬称。

    “空中四连踢见没见过,能不能让你的学员随便摆个合适的站位?”

    姜杉都不要求能摆出什么方便的站位了,只要来四个人摆出一个高度差不多的就行。

    “别怪我没提醒你,四连踢可是很吃身体控制,别为了面子反而丢了工作又丢人!”

    “能不废话么?”

    从离开普元的那天起,便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姜杉不再是原来的姜杉,不用再忍任何人。

    她谁也不会惯着!

    半路冒出来个莫名其妙就想踩她的人,还是在她擅长的领域,自然是语气越来越差。

    “会摆就摆,不会就说不会!”

    双方的敌意已经摆在明面上。

    场中这些学员可都是人精,如何能看不出来。

    刚才言听计从的学员们,此刻是只看热闹,绝不参合!

    “看你一会儿怎么收场!”

    小朱老师冷哼一声,拍掌集中了学员的目光,点出来四个人,其中就有她眉目传情的那人。

    找出木板来开始安排四人的站位。

    姜杉则是脱起了鞋。

    她抬头看一眼已经站好的两人,就知道打算按旋风三连踢的站位安排了。

    旋风三连踢要落地,而姜杉要演示的四连踢则是难度更高的不落地。

    “小朱啊,你那是旋风三连踢的站位,你还是别安排了,给你的学员科普一下旋风三连踢算了!”

    姜杉是一点儿都不客气,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小朱老师留,直接就点破了。

    “你不用脱鞋,别拖延时间了,早晚都是丢人!”

    小朱老师哪能不反击。

    “对啊,你就演示一个动作,还脱什么鞋!”

    站在姜杉旁边的光头中年尚总都看不下去了。

    委实是姜杉太过于咄咄逼人了。

    怎么说姜杉只是来面试的人,而小朱老师好歹都是在道馆中带了很久学员的老师。

    孰高孰低没分出来之前,丢小朱老师的面子那就是丢尚武跆拳道馆的面子。

    “鞋踢坏了你给买新的么?”

    姜杉冲着光头中年晃了晃手中断底开胶的鞋,然后整齐放到一边。

    看到姜杉的鞋,不光是尚总无语,就是学员们也都很无语。

    还怕把鞋踢坏?

    那还有可坏的余地么?

    姜杉站起身赤脚向着不知怎么站的四人走过去。

    “解释太复杂你们也不懂,简单说就是能踢出三连踢的肯定是黑带,但黑带不一定能踢出来,四连踢自行体会!”

    一句话概括了四连踢,姜杉又道:“四个人站一排,每人间隔一个身位,第一个人半蹲木板拿在等腰的高度...”

    “对!”

    姜杉看到有人很配合的摆好了给他比个大拇指,接着说:“第二个不站着就好,木板拿到等腰高度,后面按前两人的高度摆就好!”

    第二人第三人接连摆出来,高度都很合适。

    按照现在的趋势,第四人的高度在脖颈。

    可是这第四人正是小朱老师眉目传情那人。

    那人已经站好,直接就将木板摆到与眉齐高的位置,问:“这个高度可以么?”

    姜杉没有说话,直接开始了助跑。

    一旁的小朱老师都露出了笑容,那样的高度明显就比前三人高出太多,还拉下这么长的距离。

    况且她已经嘱咐过,等姜杉踢到的时候,再抬高一点。

    不用抬太高,超出预估就好!

    不信连踢中三块以后,还能搞出来个一字马再踢中第四块!

    姜杉接近第一人了。

    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

    啪啪啪!

    接连三块木板都碎了。

    陡然间,最后那人明显抬高了,都高出头顶。

    而姜杉已经出现了下落的趋势,整个身位不过只比那块木板高出半个头而已。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尤其是光头中年,都皱起了眉头。

    他已经知道姜杉的实力比小朱强。

    啪!

    故意使坏的第四块木板也被踢碎了。

    姜杉竟然在连续踢中三块木板以后,在空中展示了个一字马踢木板!

    拿木板的男人愣神。

    这样都成功。

    小朱老师则直接脸都拉下来了。

    啪啪啪...

    安静之后是掌声。

    众学员毫不吝啬给予姜杉响亮掌声的赞美!

    光头尚总也肯定的给予掌声。

    姜杉则是点点头,一副正常操作的模样。

    她刚想要问问光头尚总面试结果,小朱老师阴阳怪气的开口:“有什么了不起,我练一段时间也能踢出来!”

    “好了...”

    尚总出来打圆场了。

    可,姜杉不干啊!

    “你练几天也行?”

    呵!

    姜杉都笑了,还敢挑衅,那就直接踩到底,颜面扫地算了!

    自己不要自己那张脸,姜杉为何要替她要?

    姜杉接着道:“你们四个再去拿木板,刚才是横着站一条线,这回是竖着站一条线!”

    姜杉边做预热动作,边说:“既然小朱想要练,那我就再在演示一个动作,不难,也是四块木板,小朱你就俩个动作回去一起练吧!”

    “老师,怎么站?这高度行么?”

    四人已经站好,已经心服口服的称呼姜杉老师了。

    同小朱老师眉目传情那男人,这回直接被安排到了第二人。

    竖着一排,他上下都有人,想要再出幺蛾子也难了。

    若只是表演的话,碰到木板,姜杉都不会让四人都参与,两人便可。

    可,姜杉压根就没想过表演性的来一下,就是要让在场人感受到力度的爆发。

    不过那人也老实了。

    而且还眼神奇怪的看着姜杉。

    “这样就行!”

    哈!

    姜杉径直走了过去,已经靠近到一米才轻喝一声,一跃而起。

    转身,三百六十度!

    啪啪!

    两块木板碎了!

    姜杉并没有下落,身体还在上升。

    又一次转身,三百六十度!

    啪啪!

    剩余的两块木板也碎了!

    空中转体七百二十度四连踢,轻松完成!

    场中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