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广告的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源骨大荒 > 第26章 一坛酒引起的惨案
    牧云牧羽兄弟两扶着身体虚弱的牧戈走出石室,满山谷找邋遢老头,顺便说着他们知道的有关地狱谷的事情。

    他们曾从二头领口中得知,地狱谷共有一千一百名墨鳞狼骑,居住在谷后的黑森林中。

    黑色鳞甲巨狼是牧羊人的标志,每隔半年这些人便会大规模的行动一次,猎杀蛮荒草原上的马贼。

    他们称这种行动叫做“放牧”。

    而且,墨鳞狼骑都很强,最弱的也有勇士实力。

    听到这消息,牧戈有些难以置信。

    一千多名勇士组成的牧羊人,若是在极北荒原,别说马贼了,没有任何一个部族能挡住他们的脚步。

    即便是强大的左丘氏,恐怕也会敢到头疼。

    “魔鳞狼骑难道都是源师?”嘴上虽然这么问,牧戈自己也不相信这种可能,太过叫人匪夷所思。

    牧云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这样,地狱谷中只有五头领一人是源师。”

    既然不是源师,为何他们每个人至少都有勇士实力,对于魔鳞狼骑的修炼之法,牧戈心里产生浓厚的兴趣。

    但也清楚,对于地狱谷的牧羊人来说,他们是客,也是外人,虽然好奇修炼之法,若张嘴询问,却也不妥。

    摒弃杂念,专心在谷中寻找邋遢老头的身影,图腾才是重中之重,那才是属于牧氏的东西。

    山谷中景色优美,阳光照射在草地上,暖暖的很舒服。

    果树上红彤彤的果子,水灵灵的馋人,昏迷的日子里,滴水未进,此时饥肠辘辘,忍不住摘了两颗,边走边吃。

    拳头大小大果子看着像苹果,味道又像是水蜜桃,入口即化,异常美味。

    “大胆。”突然出现的叫喊声下牧戈一跳,手中果子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果林中冲出两名黑衣大汉,小跑着过来,拔出腰间朴刀指着牧戈质问:“谁让你摘园中蜜果食用的?”

    “蜜果?”牧戈看着掉地上没吃完的半颗果子,心想,果然如蜂蜜般甜美。随后解释道:“园中果子喜人,我好久没吃东西了,肚子饿,所以就摘了两个…”

    “拿下…”

    解释的话还没说完,黑衣大汉便直接动手拿人,理由都不给。

    “谁敢动我族族长。”牧羽脾气暴躁,拦在牧戈身前不许黑衣大汉靠近。

    黑衣大汉不认识牧戈,却知道牧云牧羽两人。

    对他们来说,这两兄弟可是头领“夫人”,轻易动不得。

    解释着说道:“两位头领夫人,请别为难属下,此处是五头领的药园子,里面的每一颗果实,没有五头领的允许,谁都碰不得,即便二头领亲自来也不行。”

    “闭嘴,在敢叫老子头领夫人,老子撕碎你…”黑衣大汉的话叫牧羽更加愤怒。

    他的威胁人家明显没放在心里,嘴上不说什么,可那轻蔑的表情,傻子都能看出其中的鄙视意味。

    一切还是因为自身实力太弱。

    牧戈叹了口气,轻轻拉开挡在眼前的牧羽,对黑衣大汉赔罪道:“我等不知谷中规矩,唐突之处还请莫怪,这是剩下的一枚果子,未曾食用。”

    说着,双手捧着蜜果递给黑衣大汉。

    “此事我们无法做主,你亲自去给五头领解释吧。”

    黑衣大汉并不领情,牧戈无奈,只好说道:“请前面带路。”

    既然牧戈是两位头领“夫人”的族长,黑衣大汉便没有动粗,领着三人去见五头领。

    刚才牧云也说过,五头领是地狱谷唯一的源师,对此牧戈也有几分好奇,心想,见一见也好,大不了多道歉几句,两颗果子而已,还不至于动手。

    果园后面是一片药田,其中有几味药材牧戈曾在黑色石鼎中见过。

    药田后面有座竹楼,黑衣大汉带着三人径直往竹楼中走,想必,五头领应该就居住在里面。

    走到竹楼门口,还未见五头领的身影,却先听到邋遢老头的声音,好似逼问犯人般一个劲的问:“酒呢?酒藏哪儿了?”

    “老头…”牧戈没想到,寻遍山谷不见踪影的老家伙竟然在这里。

    两黑衣大汉也很吃惊,急切的喊了声:“五头领。”便不顾一切的往竹楼里冲。

    见此,牧戈三人也跟着进了竹楼,可眼前的一幕,更加出人意料。

    邋遢老头左手捏着脏兮兮的鞋子,右手揪着一个头发散乱的男子的耳朵,不停的问他:“酒呢?酒呢?”

    一边问,还一边拿鞋子打那男子的屁股。

    “哪里来的老东西,放开五头领。”两名黑衣大汉看到五头领被人羞辱,虽自知不是对手,依然拔出朴刀,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滚蛋…”老头拿着左手一挥,鞋底抽在黑衣大汉脸上,一照面就给抽飞出竹楼,然后继续逼问那男子:“酒呢?”

    牧戈也犹豫了,即便知道图腾被邋遢老头拿走,可就人家这强悍的实力,知道了也抢不回来。

    图腾事关整个牧氏,意义重大,即便不敌,也得试试,硬着头皮问道:“老前辈,我的木盒呢?”

    “丢湖边了,咦…”邋遢老头脱口而出秒答,随后好像感觉不妥,假装糊涂反问牧戈:“木盒?什么木盒。”

    “你…”牧戈想骂老头,却还得忍着,实力不允许啊。

    “我怎么了?破木头盒子里面又没有酒,我要那东西干嘛…”

    牧戈还在琢磨老头的话,感觉这话有问题。

    头发散乱的男子,挣扎着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道:“前辈,真没酒了,都被你喝完了,三日后我等便出发去放牧,等放牧回来,美酒一定管够。”

    “少放屁,我闻到酒味了,就在这屋子里,快拿出来。”老头不听解释,反正就是要酒。

    五头领沉默不言,求饶的话都说了几百遍了,老头要是能听进去,他也不会是现在这般下场。

    牧戈很为难,酒什么的,跟他没关系,他更关心牧氏图腾。

    被抽飞出去的两名黑衣大汉,很快便召集了跟多的黑衣汉子,将整个竹楼团团围住。

    收到消息的二头领、四头领都匆匆赶来竹楼,看到五头领的惨状,穆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小彦子,为了一口酒,至于吗?”

    “什么酒都好说,那坛酒不行,除非杀了我,否则绝不可能。”看到自家兄弟前来救场,五头领话语也硬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