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嬴高走了的时候,扶苏也带着自己的家人和亲卫离开了这个条件恶劣的地方,去过他的夫人和孩子们一直向往的生活去了。

    在扶苏离开的时候,西域除了是连接大秦和外界的通道之外,已经不会有任何来自于其他地方的威胁了,而这个通道的作用,却是会越发的重要,再加上这里是一个苦寒之地,所以被嬴高拿来当做是训练自己后备官吏的大好河山。

    嬴高已经下定了决心了,以后只要是通过科举进入了大秦的仕途的人,都是要到这西域来磨练一番,其中表现得突出的,会在下一批次的年轻人到来的时候被委派到其他的地方去,但是一般般的,你就只能在这苦寒之地熬资历,锻炼能耐了。

    这不是嬴高有多么的残忍,有扶苏这一面大旗帜在这放着,嬴高相信是不会有任何人真正的抵触到西域来锻炼的。

    其实嬴高这个时候想来,从自己到了这个时代开始,扶苏对于自己的帮助实在是太大了,或许在扶苏的心里面他帮助的并不是自己的这个人,而是整个大秦,但是嬴高就是大秦的最高代表,这一点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对于嬴高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从西域到大秦的路上,嬴高的心情已经并不是那么的急切,因为沿途的一切自己都已经安排好了,到现在为止,大秦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他回去处理的了。

    而在嬴高的心里面,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他虽然已经知道了如何处理,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一些好奇的。

    这一天,嬴高难得的没有坐在马车中,而是自己骑了一匹马,溜溜达达的在队伍中乱窜,当然,跟在他身后和身边的正是田言和一些面无表情的禁卫,虽然这个时候已经是进入了大秦的地界上了,但是这样的护卫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嬴高之前已经是不知道遭受到了多少次的刺杀了。

    嬴高左转右转的,转到了一个孤零零的身影旁边,他在队伍的中间,周遭的是几个虎视眈眈的大秦骑兵,显然对于他并不是非常的友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孤身到了塞琉的赵刚,虽然赵刚的情报对于嬴高能够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毕竟赵刚是赵高的人,之前在赵高的麾下多多少少的也肯定是没少干对于大秦不利的事儿。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几个之前就看着赵刚的大秦战士对于赵刚一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当然,赵刚对于这些都是并不在乎的,他只知道嬴高已经答应了他,到了咸阳城之后,会派人将他送回那个燕国孤独的村子里去,并且只要他不做出对大秦不利的事儿,他就可以一直是大秦人,之前的事情,全部都一笔勾销。

    嬴高是个啥样的人,嬴高说的话到底好使不好使,这些赵刚都是知道的,所以他也没有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无畏的担心,而只不过是在等待着那个时候的到来罢了。

    现在,嬴高忽然之间又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让赵刚又有了一丝丝的紧张之感。

    毕竟嬴高这些天可是一直都待在自己的马车里面,这忽然之间带着不少的禁卫倒了他的面前,实在是有点让赵刚摸不着头脑。

    但是让赵刚稍微放下心来的一点是,当到了他的近前的时候,嬴高摆摆手,除了田言之外,禁卫们都在比较远的地方等候着,这显然是嬴高有话想要跟他说的节奏,而不是要为难他。

    “之前在塞琉,因为和罗马人的战事已经是十分的焦灼,所以朕也并没有相问,那刘邦留下来的孩子,如今生活的究竟如何?”

    一听嬴高问出了这话,赵刚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并不知道嬴高忽然之间关注那么一个孩子究竟是为了点啥,那个孩子不管怎么说,终究是刘邦的孩子,一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对于大秦和嬴高基本上就是恨意,这让赵刚不由得想到嬴高是不是想让这个孩子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君上,不管那孩子的生活如何,他都不会知道自己是刘邦的孩子,君上尽管放心,这孩子日后我会严加看管,不管他到什么地方,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的。”

    嬴高这么一听,就知道了赵刚对于他的到来显然是十分的害怕。于是只能苦笑了一番,这才又开了口。

    “你这厮之前还十分的聪慧,为何到了此时又糊涂起来了?朕要是对于刘邦的那个孩子心存顾虑的话,自然也就不会在你这大费周章了,你可要知道,现在带着他的那个女子,便是朕从咸阳宫中挑选的侍女,她在出发的时候,那都是奉了朕的命令的。”

    赵刚稍微一想,的确是和嬴高说的那样,嬴高要是想要知道刘邦孩子的状况,大可以通过自己的人,而不是到这问他。

    既然嬴高不是想要加害刘邦的孩子,赵刚也微微的松了口气,但是他又实在是想不到嬴高这么问到底是为了点啥。

    “朕所问的不光是一个刘邦的孩子,而是整个在我大秦偏远地方的少年们,他们是否能吃饱穿暖,是否能和咸阳城,洛阳城以及南方富庶之所的孩子一样,到讲学堂去听讲学,参加科举。”

    嬴高看向北方,说出了这些话来,说完了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地域问题,这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解决办法的问题,嬴高显然是早就在思考这些了,而现在,在农业得到了大力的发展之后,嬴高有理由相信他们应该是肯定能吃饱饭的,在这之后,就是教育问题了。

    到了这个时候,赵刚才算是理解了嬴高的意思,显然嬴高想的是天下苍生,而刘邦的孩子也只不过是嬴高所想着的天下苍生之中的一个,赵刚一看,这样的话反倒是他有点把嬴高给看扁了。

    “回君上,虽然那村落地处燕国故地的最北边,已然算是中原上气候最是恶劣的地方了,在大秦尚未统一之时,几乎一到冬天冻死的百姓就不在少数,但是近些年来,却极少有因为饥寒而死的百姓了,那些孩子能够吃饱穿暖,生活下去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讲学堂虽然在县中也有,但是毕竟北方地广人稀,他们若是想要去听,便要多浪费在路途上一些时间,但是纵然如此,这些孩子对于讲学堂却是十分的向往,明年春日之后,村中的数个少年便要结伴去讲学堂了。”

    嬴高一面听着赵刚的话,一面微微的点了点头,的确,和发达的地方相比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现在看的却是基础,你北方的地方虽然气候也不行,底子也不行,但是起码你得努力不是?要是连努力都不努力的话,那肯定是永远也达不到嬴高的要求的。

    “好,既然你说的如此的好,等到此番回到咸阳城中安顿下来之后,朕便带着一些官吏跟你一同到这大秦中原地区的最北边看一看,不去看看的话,朕又如何能知道那里的百姓最需要的是什么?”

    赵刚在这一刻深深的庆幸嬴高成功的把赵高给干掉了,不然的话,现在的大秦哪里能有这样的成色,估摸着早就被赵高给霍霍的四分五裂了。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原人,赵刚也是一心想要让大秦的百姓生活好的,当初为了赵高效命不过是无奈之举,这个时代的人都讲求一个问心无愧,人家赵高把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救了回来,又让你成为了这么优秀的人,人家让你干点坏事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君上明断,若是君上当真能够到燕赵故地去看一看,定会让大秦的发展更上一层楼!”

    这句话,标志着赵刚真正的对于嬴高放下了戒心,把他当做一个英明的皇帝来看了。

    但是对于赵刚对他的态度,嬴高倒是并不非常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在以后享受生活的同时也不能完全的闲下来,他作为皇帝享受享受生活是可以的,但是底下的官吏要是都享受生活了,那老百姓可就没人管了,那样的话,他的好日子自然就也持续不了几年。

    在回来的路上,嬴高就已经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了,而现在,借着赵刚还在自己的身边,嬴高决定拿大秦环境最是恶劣的北方地区开刀。

    两世为人的嬴高知道,官吏和官吏也是不一样的,同样是县令,你要是让他去洛阳当县令,他肯定就是高兴的屁颠屁颠的,等到当上了县令之后也是干劲十足,因为他会领略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但是要是你成为了一个北边地广人稀的地方的县令,不管是气候还是富饶程度还是人口,都是不如洛阳这样的地方的,这样的条件十分容易让一个官吏自暴自弃,甚至可能认为自己已经被大秦的上层给放弃了,所以就在这个位置上在这个地方混日子也就得了。

    虽然嬴高并没有确定到底这样的人有多少,但是他却知道,这样人肯定是有的,所以他要去北方那些个贫瘠之地,而且要带着的一些自己看好的年轻官吏去,一旦发现有不堪一用的人,他直接就会将其换掉。

    他要让北方那些所谓苦寒之地的百姓知道,大秦是不会因为他们气候不好人又少就放弃他们的,等到百姓都有了前进的力量那一天,整个大秦才能真正产生向心力,嬴高的皇帝之位才能真正在内部做到高枕无忧。

    带着这些想法,嬴高一路穿过了巴蜀之地,到了久违的咸阳城。

    被他留在城里面已经很长时间了的萧何和蒙毅等人,那真可谓是盼星星盼月亮才终于把嬴高一行人给盼了回来,嬴高不回来的话,虽然他们也算是老而持重,但是在主持朝政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一种没有主心骨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一直从嬴高走了的时候持续到了他回来,这让萧何和蒙毅等人心里面越发的明白了,这样的大秦都是人家嬴高一手建立起来的,他们虽然在其中也都起到了一些个作用,但是他们的作用实在不能用重要来形容。

    最让嬴高惊喜的是,冯清也带着他的小公子和官吏们一起到了咸阳城的城门处等候,作为如今大秦唯一的一个公子,小家伙已经又长大了不少,但是看这当先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华丽的铠甲得胜回来的嬴高,他一丁点都没有胆怯的感觉,一路狂奔着就向嬴高跑过去了。

    嬴高当然不会对自己的孩子这样的行为产生什么不好的情绪,他当时就翻身下马,一把把小公子抱起来,然后大踏步的向咸阳城中走去。

    后面跟着他的将领们也都呼啦啦下了马,跟着嬴高往城中走去,而前来迎接的人知道了大秦已经把罗马和马其顿算是全部都给灭了,全都跪在了地上,口中高呼着对嬴高的称颂之词。

    这一次回来,嬴高一反常态的在咸阳宫中大宴群臣,之前嬴高也曾经举办过一些个庆功宴,但是和这一次比,规模可就跟虽然吃个饭差不多了。

    其实嬴高当上了皇帝之后,还是十分的反对奢靡之风的,但是这一次,他也决定让自己放开一次,因为他达成的成就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说白了,也就是剩下的那些个零零碎碎的小势力嬴高懒得管他们了,要不然的话,这个世界上完全是可以只有一个王朝的,而这个王朝就是大秦,嬴高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只不过是他不想而已。

    在庆功宴上面,当然是韩信和项羽出了最大的风头,项羽被嬴高直接宣布封为了会稽郡的郡守,这个决定虽然让不少大秦的官吏都是十分的懵逼,但是当他们知道了项羽和韩信在罗马人的地盘上做下的事情的时候,对于项羽之前的敌意基本上就全部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