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日子我刻苦钻研厨艺之后发现……”

    塞万提斯把托盘上的蛋糕放在桌上之后感叹:“我最近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厨师了?好像我最近除了做饭之外,也就没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财富女神刚用叉子叉起了一个蛋糕,迟疑了一下,“……你不就是厨师吗?你是什么时候有了你是领主的错觉了?”

    “嗯——戚风蛋糕!”

    品尝了一口蛋糕之后,拉蒂妮亚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已经陶醉在了蛋糕的甜美当中。

    绵软细腻的蛋糕仿佛在舌尖上跳舞,甜而不腻的味道刺激着神灵的味蕾,在那一瞬间,她的舌尖上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炸裂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大脑,在这一刻,拉蒂妮亚成为了甜食的奴隶!

    女仆满脸复杂的吃了一口蛋糕,确实很好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保护过度了,塞万提斯已经有些恢复逗比本质的倾向了,最近他整天都在钻研厨艺,无所事事,别说像是个‘领主’了,说他是头‘黑龙’,说出去也没人信。

    最难得的竟然是塞万提斯最近做饭的时候竟然没有做出些黑暗料理,这才是最让女仆感到担心的事情。

    塞万提斯是混乱阵营的没错,可他不是一个逗比,他显得逗比只是因为他天性混乱,而他最近却没有任何的混乱倾向,反而是向着逗比的方向绝尘而去了,这让女仆很担心黑龙会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逗比。

    “塞斯,还记得那头银龙吗?”

    女仆寻思着,她要给塞万提斯找些事情做。

    塞万提斯愣了愣,“什么银龙?”

    女仆把一口蛋糕送入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她说她认识你,是你让她来悲风领看看的……你不认识?”

    “我龙缘又不好……等等,我好像知道你说的是谁!”

    塞万提斯冥思苦想了一阵,女仆和女神都好奇的看着他,谁知,他竟摇了摇头,“不对,我好像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我确实认识她,就是去年我去阿托索山脉之前,那个小家伙不知从哪个落后的消息渠道那里得到了我继承了悲风领的消息,然后又不知道怎么的窜了出来,不知死活的向我发起了挑战。”

    “不过我没杀了她,毕竟银龙都是一群护短的家伙,打了一头能出来一窝,塞万提斯大人懒得和他们计较!”

    说着,黑龙还很神气的哼了一声。

    “我还以为是你以前认识的龙呢。”拉蒂妮亚瞥了塞万提斯一眼,把蛋糕塞满了嘴巴后问道:“你和她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找上你?”

    “因为我继承了悲风领啊,可能是她以为我会对悲风领做些什么吧,谁让我是一头黑龙呢?”塞万提斯不满的撇了撇嘴,“黑龙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背黑锅吗?”

    不管是在故事里还是在现实中,色彩龙里面,红龙往往是实力强大的帅气大反派,而黑龙则因为鳞片色彩成为了最擅长背黑锅的那个。

    “黑色不也挺好看的嘛……”黑龙愤愤不平地嘀咕了一句。

    “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

    直到现在,塞万提斯才忽然反应了过来。

    “在你回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那头银龙来过温德城,还悄悄地溜进了‘实验区’,如果不是因为我在实验区附近设置了警报,那辆最完善的自行车样品差点就被偷了。”

    闻言,黑龙愣了愣,不过并没有对此感到奇怪,因为在金属龙中,金龙是‘秩序’的代表,银龙是‘善良’的代表,虽然那群仗着银色鳞片而受人欢迎的金属龙是龙族里的良心,但他们都只是天性善良,并不怎么喜欢守规矩……

    “等等!她没把实验区的什么东西偷走吧?”

    塞万提斯忽然紧张了起来,因为实验区里的那些东西可都是能帮他赚大钱的东西啊!

    如果有什么东西被那头银龙偷走了的话,那他岂不是损失大了?

    女仆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她被我抓到了,原本她在偷走了那件自行车样品之后,准备留下一些等价的财物,可是她在偷窃的时候被我抓了个正着。”

    塞万提斯松了口气,“那就好……”

    接着,黑龙又有些奇怪的问道:“不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要和我说起这事儿?”

    “因为我批准了她的居住权啊!”女仆笑着说道。

    黑龙沉默半响,“……what?”

    “前几天我收到了她的回信,她说她已经准备好了,过几天就会搬来。”女仆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是,这里可是我的领地……”塞万提斯愁眉苦脸的说:“你应该知道我们龙族的领地意识很强的。”

    女仆抬起头,瞥了黑龙一眼,“那又怎样?”

    “你没问过我的意见!”塞万提斯板着一张脸,“而且提都没有跟我提过!”

    女仆翻了个白眼,“刚才我不跟你说了吗?”

    “那是刚才……”

    女仆忽然拍桌而起,“你知道一头银龙搬到温德城来能为我们增加多少人气和关注吗?”

    “so?”黑龙歪了歪脑袋。

    “你知道增加的那些关注能让我们赚到多少钱吗?”女仆又问了一句。

    “咝……”

    虽然听不懂,但是塞万提斯注意到了‘赚钱’这个单词!

    “塞万提斯愿为您效劳,我的女士。”

    在财富面前,黑龙选择低下了自己高傲的脑袋。

    女仆双手撑着桌子,语重心长地说道:“塞斯,你已经过气了,距离你继承悲风公爵的爵位之后已经过去了快两年的时间,一头黑龙成为一个贵族已经不是什么大新闻了,但是,如果在这种时候,一头银龙——一头和色彩龙水火不容的金属龙不仅入住了悲风领,甚至是住在了温德城,简直就像是嚣张到了骑你脸上一样,你能忍吗?”

    塞万提斯稍加思索,“……不能!”

    “如果说她的入住能够让我们赚到很多钱呢?”女仆反问。

    “呵呵,瑟拉你在说什么呢。”黑龙憨厚的咧嘴一笑,“我可是一位领主,只要那头银龙不犯法,并且能够按时缴纳税金的话,我又怎么会拒绝她的入住呢?”

    女仆双手一拍,喜笑颜开,“那好,那么就决定你去看管‘她们’好了!”

    “……are you kidding me?”塞万提斯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什么叫‘决定我去看管她们’?‘她们’?”

    “对啊,两头银龙!”

    女仆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伸手从财富女神手中抢过一块蛋糕,塞进了嘴里,“可惜的是,她只说动了一头银龙,要不然的话,我们的龙类材料生意就能够开张了,只有一头黑龙和两头银龙的话,还是有点少,而且那头黑龙还是混血的……”

    “咝……”黑龙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好像明白女仆口中所说的‘赚大钱’是什么意思了。

    “我……厨房里还有一些材料,我准备再去做些蛋糕!”

    撂下一句话后,塞万提斯跑出了领主办公室。

    待黑龙离开之后,女仆敛起笑容,坐回了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嘴巴塞得鼓鼓的,像只仓鼠一样的财富女神,肃然说道:“精灵那边传回消息了,他们愿意接见我的信使。你得赶快把‘商业联盟’建立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很快就要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