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临汾郡。

    霍邑城下。

    绛白旗在关城下飘扬。

    一名士兵策马奔到关城下。

    “赵王驾到,速开关城!”

    关城上。

    同样是一面绛白旗,一名守军探头出来,让来人把印信投到筐里吊上去验看。

    良久,关门终于缓缓打开。

    关城中一名外披绯色披风,内穿明光铠甲的官将出来迎接。

    “下官临汾郡丞高德儒不知赵王驾到,迎接来迟,恕罪。”

    红白两色相间的旗帜下,李世民打量着高德儒。

    “为何紧守关城?”

    “最近不少此前受招安的贼匪,又蠢蠢欲动,他们不少人受伪秦的鼓动正要做乱,我临汾郡的兵马都派出去剿匪安定地方了,因此城中兵少,只好谨慎小心一些。”

    李世民听了,倒觉得这高郡丞办事还算可靠。

    “这些反复无常的贼匪小人,待我入太原安定河东局势之后,自会派兵来将他们一一扫平。”

    高德儒迎李世民入城。

    “让大军在城外驻扎,高郡丞,马上供给粮草。”

    从潼关出兵,先北上冯翊从蒲津桥过黄河,在河东郡的蒲坂登陆,一路急行军过来。过河后,仅用了九天时间,就接连穿过了河东郡、绛郡和大半个临汾郡,来到了临汾和西河两郡的边境霍邑,一路上倒还顺利,就是赶路太急,有些疲惫。

    现在李世民只想进城后,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舒适的衣服,再吃顿温暖的饭菜,然后好好睡上一觉,明天继续赶路去太原。

    霍邑城不大,因此李世民把数万大军都留在城外,只带了些军官和轻骑入城,以免士兵扰民。

    “兵马驻扎城外,敢有出营扰民者,皆斩!”

    李世民对留守的将领交待。

    他李家起兵以来,可谓是十分艰难,夹缝里求生存。尤其是如今李家取代杨家立大唐,为了能够更多的收拢借势,李家的旗帜甚至采用了红白两色,红色代表的是过去大隋,白色则是突厥人最尊崇之色,李家用这两色旗,其实就是既想让中原之人知道他们李家虽取代了隋朝杨家,但对于朝中贵族官员和天下豪强士族们都不会有政策改变,唐代隋就如当年隋代周,周代魏一样,是表示一脉相承的,以得到他们的支持。

    而加上白色,就是要向突厥人示好,希望能够借得突厥这支强援。

    毕竟,罗成的实力太强了,李渊现在的实力还是相差太大。

    这次入河东来,李家父子打定主意要借杨义臣之死把河东彻底吞入腹中,牢牢掌握在手中,所以李世民对军纪很看重,这个时候必须得把形像做好,以得河东民心。

    骑马走在霍邑城中的街上,李世民有些心不在焉,他在考虑着这次罗成大举入侵河东,要如何打好这一仗。

    好在太原城是三城相连,城坚且险,这几年虽然天下动荡,可好在太原城却一次也没有被叛军、贼匪攻陷过。

    这里还有当初皇帝被围雁门后,从各地调来的大量铠甲武器等,可以说,李家若得太原,便能占据河东这块高地,如此能北拒范阳、马邑秦军,使其不得下,然后可以想办法把河南的秦军击败。

    若要击败河南的秦军,光靠现在的大唐肯定不够,得联合江汉的萧铣,最后是把江南的林士弘、沈法兴等也拉过来,一起动手。

    唯有几家合力,先把罗成的河南、淮南、山东夺了,才有可能使得罗成再无力凌驾于各家之上。

    霍邑的城门在身后缓缓关上。

    高德儒正悄然后退。

    张公谨眉头一皱,环眼四顾,发现人影绰绰,情况不对劲。

    “高德儒!”

    张公谨大吼一声。

    高德儒心一慌,拔剑而出,“动手,有擒杀李世民者,不论死活,皆封侯赏千金!”

    四下里突然无数箭支射来。

    “赵王,有埋伏!”

    张公谨一边大吼一边摘下马上的盾牌就跳到李世民马前为他摭挡。

    一众赵王亲卫,也全都向这边靠拢。

    箭如雨下。

    瞬间就会到下了十几名赵王亲兵。

    这时,喊杀声四起,大队的霍邑郡兵四下杀出,长街之上,混战四起。

    “高德儒,安敢背唐?”

    李世民一面举着盾牌挡箭,一面拿剑左劈右砍。

    高德儒已经退到了后面,站在一群长矛手的后面,冷笑着道,“我高德儒本是隋臣,何时成了你唐家之臣?如今杨帅虽死,可我等却也不会降你李家。告诉你,我等已归附大秦,今日,就是要取你性命的。”

    “找死!”

    李世民大怒。

    亲兵校尉独孤彦云从箭袋里抽出一支鸣镝,对空而射。

    鸣镝响箭发出尖锐的声音。

    他一支接一支的放响箭,九支鸣镝响箭全都射出。

    城外。

    刘师立、公孙武达、李孟尝、郑仁泰四将听到城中喊杀声,又听到数支鸣镝响箭升空,无不面色大变。

    “他娘的,定是高德儒反了,随我攻城!”

    战鼓隆隆,顾不上什么排兵布阵,四将让人擂响战鼓,吹响号角,数万大军便围住霍邑城一窝蜂似的展开攻城。

    虽无准备,可五万人马一齐发难,依然是极为猛烈。

    只是此时霍邑城门紧闭,吊桥也被拉起,虽然城池不大,可却险要,一时间却也难以攻下。

    在城外面,只听到城中喊杀声四起,但却始终难以杀进城去。

    急的刘师立几人跳脚。

    李孟尝更是口衔大刀,手举大盾踩着简易的梯子就往上爬。

    ······

    两个时辰后。

    刘师立终于跃上了霍邑城头。

    越来越多的唐军跳上城头,霍邑守军再也难以抵挡,纷纷败撤入城。

    ·······

    “殿下?”

    “大帅!”

    “赵王!”

    公孙武达带着人杀散霍邑郡兵,终于在一座院子里找到了李世民。

    “我还没死!”

    李世民浑身浴血的提着刀出来,他虽还没死,可身上负伤数处,浑身的血既有敌人的也有大半是自己的。

    而他带入城的那二百亲卫和数十将校,却死的剩下不到二十人了。

    若不是逃进了这处院子,又躲进地下密室里,死守着密道口拖了不少时间,李世民等人再厉害也肯定全死光了。

    “高德儒呢?”

    “退守县衙中!”浑身是血的李孟尝回道。

    李世民咬着牙,“给我屠了霍邑!”

    红着眼睛的刘师立几人立即转身而出,“赵王有令,屠霍邑城,鸡犬不留!”

    秦开元二年,三月九日。

    唐赵王李世民霍邑城中遇伏击,身中数创,亲兵近卫死伤殆尽,李世民大怒,下令屠光全城。

    是日,霍邑城中军民百姓五千余口,尽被屠光,鸡犬不留。

    屠城过后,李世民率兵继续北上太原。

    木子蓝色说

    史书载,李世民曾屠夏县

    http://www.qiyouwang.com/

    笔趣阁小说网 最新最全的免费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