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西河郡。

    雀鼠谷。

    暴雨连连,山洪暴涨,道路淹没。

    本就艰验难行的雀鼠谷更是连鸟雀老鼠都过不去了。

    打着红白旗的唐军被困在此处,无法北上。

    李世民还没有从霍邑遇袭中恢复过来,身上的伤势在这种鬼天气更是恢复缓慢,而屠灭霍邑后李世民其实很后悔,一时没有控制住,屠了全城五千余口,虽然解了心中之气,也为死去的亲卫将校们出了口气,但回头想想,又得到了什么呢?

    别的不说,因为他屠灭霍邑,使得附近本来归附大唐的诸城,纷纷拒城而守。一些离的近的城池,甚至干脆就全城都跑光了,逃进山里躲避唐军。

    本来是要示恩显仁,可谁料却让人人恐惧,视红白旗为鬼旗。

    而随之而来的大麻烦则是他的兵马困在此处难以前进,而后面的粮草却也因大雨跟不上,想从附近征粮,却又遇到各城闭城。

    “赵王,要我说这些不识趣的家伙,就得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否则都是如此,请赵王给我五千兵马,我去把汾西城拿下,定能让他们乖乖的把粮草筹集送来供军。”

    李世民摇头。

    杀人又解决不了问题。

    “再等等,这雨总会停的。”李世民拿起笔,给后方又去了封信,让他们想办法把粮草送过来,哪怕先送部份来也行。

    可这雨却似停不下一样,下个没完。

    “报,赵王,河东郡夏县的吕崇茂又反了,他夺了夏县,还攻占了安邑,不但如此,还抢夺了我们送来的粮草,杀死了许多运粮的民夫。”

    李世民咬咬牙。

    这个吕崇茂,本就是个马贼,之前受过朝廷招安,后来又降过刘武周,再后来被樊子盖击败,又投降朝廷。等樊子盖一病死,他马上又反了,然后王世充又招安了他,没多久他又降了李密。

    李密兵败,他又归附了杨义臣。

    谁知道现在,这家伙居然又做乱了,这次他直接起兵夺城抢粮,还自称魏王。

    遇到这种狗屎一样的人物,李世民直叹后悔,早知道来的时候,就先把他收拾了。

    现在他在后方做乱不要紧,却是把他的粮道断了,还抢了他的粮。

    “知道罗成到哪了吗?”

    这场雨打乱了李世民的计划,让他烦躁不安。

    “已经三天没有接到太原的消息了,最后一条消息,还是罗成在恒山真定。”

    三天没有消息,这中间可能发生了无数的事情,李世民越想越不安。

    “殿下,罗成三天前还在恒山,就三天时间,也不可能接连攻下苇泽关和井陉关的,更不可能攻下太原。”

    另一将也道,“罗成从年前就动作连连,说要打太原,可打到现在都三月了,也还在太行山下,我以为,再给他三个月,也未必能到的了太原城下。”

    “就是,有庐江王亲自去井陉坐镇,罗成飞不过太行。”

    李世民却没有这么宽心,李瑗这个堂兄的能力他是清楚的,根本没统过兵打过仗,让他去井陉,不过是因为他是李家人而已。

    毫无军伍经验的李瑗坐镇井陉,面对的却是用兵如神的罗成,他总有股不踏实感,连续三天没有消息,更让他难以心安。

    “殿下,连日大雨,水洪暴发,道路受阻,信息不通也是正常的。”

    太原。

    罗成的旨意终究还是颁下。

    哪怕萧瑀和温大雅兄弟等为王氏求情,可终究还是无用。罗成只同意不牵连王珪和王通两支王氏家庭,而王裕为首的其它祁县王氏,还有晋阳王氏都被皇帝全部圈点。

    诛杀在太原带头顽抗的王裕父子等三十多名王氏,然后其余数支王氏共一千余男丁女眷,全部流放去朝鲜为屯田民,除了随身衣物,他们的一切都被剥夺充公,到朝鲜为屯田民后,规定三代之内不得做官,也不得回中原,连当兵都不允许,三代为屯田佃民,三代以后方授他们自由身份,可授田分地,可点选府兵,可科举入仕,可回中原。

    这是对太原王氏最狠的打击,皇帝也有意要拿这只河东士族领袖王氏的鸡,来震一震天下的士族。

    “陛下,武士彟求见。”

    “宣。”

    “臣亲军都尉府指挥使武士彟拜见陛下!”

    罗成还是头一次见到武士彟,他在亲军都尉府中的品级不算高,也才一个六品,但罗成对他有过关注,知道当初刘武周能够归附,他立功不小。而这次兵入太原,他也有功劳。

    “朕知道你,很有些本事,有胆识有眼光,听说你早先曾走村窜户卖过豆腐?后来又做过木材生意,但最终却选择了加入我军,甚至还将家财拿出来为公用,朕很欣慰,很高兴。”

    武士彟也没想到会被皇帝召见,当下惶恐的甚至不敢抬头。

    “朕对有功之臣向来不吝赏赐,现在便特授封你为汾阳县开国子爵,授你一百户真封食邑,另赐爵田五百亩,再授你从五品散阶,换身绯袍银符。”

    武士彟真没料到,还有这样天大的好事落在他头上,激动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个小商贩起家,到如今一把年纪了,本来能升到六品实职就很满意了,可谁料到皇帝一下子就授他一个实封的开国子爵位,还给他绯衣银虎的五品阶。

    “武士彟,这是你应得了,朕今日再给你一个任务,你去一趟霍邑,带上王裕父子的人头,去见李世民,就跟他说,他姑母还有他堂兄李瑗现在都在朕手上呢,太原城呢也已经在朕手上了,他不可能赢的了朕的,不要跟李渊再负隅顽抗了,如今已经不是大业之时了,那个时候,水深火势,人心思乱,都想反抗改变,而如今,人心思定。朕的秦军所到之处,人皆归附,这是大势,不可违逆,他们父子何必多造杀孽呢?早日归附,朕还可保全他一家之富贵,可若负隅顽抗到底,那么王裕父子就是他李氏家族的下场。”

    http://www.qiyouwang.com/

    笔趣阁小说网 最新最全的免费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