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袭!”

    大胡子高声呼喝,随着他的喊声,那些原本四散的贼匪纷纷暴起。

    罗四早已经锁定了大胡子,他牢记着上次战斗的经验,擒贼先擒王。手中端着一杆禹王挝,就那么直冲而来。因为此次是在林中侦察,所以坐骑也都在远处。

    他持挝步行冲锋。

    大胡子持刀在手,却并没有急着应战,而是大步后退。

    其余的贼匪也没有慌乱,他们行动迅速,各自拿起武器迅速向营地中央集结靠拢。

    而罗四却依然还在持挝前冲,小六扛着金箍棒紧随其后。而周新和赵贵一组,杜伏威和辅三一组,一右一右的与罗四他们兄弟形成品字形阵形。

    “镇定!”

    大胡子已经冷静下来,他左观右望,发现冲向他们的仅有六人。他还有些担心这六人只是官军的前锋,但又观望几下,发现四周并未有其它人。

    六人就敢冲向他们三十二人,尤其还是在这密林之中。

    这简直就是绝无可能的事情,因此他一直觉得那六人肯定只是诱饵。

    不过此时他也不知道官军的大部队在哪,不敢随意突围。

    向来只有他们突袭别人,想不到现在却被人突袭了。

    “弓箭!”

    大胡子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罗四离贼匪还有十余步,但随着大胡子的令下,十几把弓已经拉开,搭箭上弦。

    十几支羽箭指向冲锋的罗四六人。

    贼匪们面无表情,并不急着放箭。

    大胡子目光依然警觉的环视四周,可看不出有半点动静。

    “这几个家伙怕不是傻的吧?”

    罗四也已经看到了对方抬起来的弓,虽然不是人手一张弓,可就那十几张弓,也已经让他汗如雨下。

    他没想到,他冲出来,贼匪并没有吓的四处乱逃,而是会转身列阵,张弓以待。

    想转身,已经收不住脚。

    “杀啊!~”罗四只得持挝继续前冲。

    已经无路可退,既使面对着弓箭,可罗四反而激起了狠性半志。

    就算死,那也得死在冲的路上,起码得杀一两个垫背。

    老罗家没有怂种!

    “既然要送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们,杀!”大胡子用力挥落手臂。

    羽箭纷纷飞出。

    罗四加快脚步,用力的奔跑。

    他抬挝格挡开两支箭,又向前跑了几步,可大腿一痛,一支羽箭咬入肉中。

    “冲啊!”罗四发狠继续前冲,不管不顾。

    “啊!”

    杜伏威肩头中了一箭,他闷哼一声,但也咬牙继续提刀前冲。

    赵贵一边跑一边有些后悔,可看着他们都在冲,他只能咬着牙往前冲。

    抬起手中弓,对着贼匪们射出一箭,然后马上提弓又是一箭。

    又近了几步,但辅三也中了一箭。

    “杀!”

    罗四心中悔恨万分,杀意却越浓。

    他的身上已经插了三四支箭,好在护住了要害,顾不得身上疼痛,罗四一跃而入,挥挝左砸右拍,接连砸倒两个张弓射箭的贼匪。

    小六身上也中了几箭,他紧咬着牙,一声不吭,挥棍紧随而进。

    沉重的混铜金箍棒夹着千斤之力砸下,一名贼匪刀断人亡。

    周新远远的掷出一把短叉,直中一名贼匪面门,他边跑边又拔出第二把短叉掷出,虽然这次没中,可他已经成功的让对面持弓瞄准他的贼匪不得不停下了动作,他手持着三角叉,他大吼着一跃而入。

    “砍死他们!”

    大胡子没料到这群家伙居然能如此悍勇不畏死,倒是让他们给拼命突了进来。

    他扔下手里的弓,拔刀来战。

    肉搏拼杀。

    刀光闪动。

    吼声震天。

    不过片刻功夫,战斗结束。

    三十二名贼匪,面对着六个悍勇的冲锋,居然还死了十一个。

    大胡子捂着流血的臂膀,恨恨的瞧着跪在地上的六个家伙。

    杀了他十一个兄弟,这六个家伙却一个没死。

    虽然此时他们狼狈的很,身上插着长长短短的羽箭,还有许多伤口,血透衣衫,但这些家伙却一个个还怒瞪着他。

    “他娘的,好家伙,够硬够狠够血性啊,老子出道江湖以来,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大亏。还以为你们他娘的后面有千军万马呢,就这样敢跳出来,让老子处处还得留有余力来盯着其它地方,谁料到你他娘的就是个愣种,就这么六个人也敢来送死?”

    “呸!”

    罗四被死死的摁住手臂,可他却依然抬头冲着大胡子狠狠的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爷爷们可一个没死,你们倒是死了十一个,谁送死啊?”

    “草!”

    大胡子怒了,抬脚就是一个大脚踹过去,将罗四踹翻。

    “他娘的,说,你们到底是哪个派来的?老实交待了,老子就给你们一个痛快,送你们上路!”

    罗四挣扎着坐好。

    冷笑道,“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章丘罗存孝。”

    “罗存孝是哪根吊毛?不认识,赶紧说是谁让你们来的?”

    “说出来怕是要吓死你,老子乃是齐郡新任郡丞麾下亲卫队伙长,当来是奉了张郡丞军令来剿灭你等贼匪的。”

    大胡子眉头紧皱。

    “张须陀?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的?”

    “怎么不知道?哈哈哈,我问你,那个王勇虎是不是你同党?”

    “阿虎?那是我大哥!”大胡子急问,“他现在哪?”

    “原来是你大哥啊,我说怎么一样的没用呢,告诉你吧,他已经先走一步,在阎王殿等你相聚了。”

    “说,到底怎么回事?”大胡子把刀架在罗四脖子上喝问。

    “要杀要剐随你便,老子眨一下眉毛都算你赢,头掉了不过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面对着这样油盐不进的家伙,大胡子也是有些没办法了,只好拿刀却喝问别人。

    “那个叫王勇虎的家伙,早被我们砍死了,连带着他的十七个兄弟,都死光了。”

    “不可能!”

    “骗你做什么,就在前天,他带人想来截杀我们,结果反被我五哥带着我们来了个将计就计,以逸待劳,十八骑,被我们杀了个干干净净,现在王勇虎的人头,都已经悬在齐郡历城的城门上了,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周新倒是如实相告了。

    “气杀我也!”

    大胡子挥刀要砍,罗四撞过来,“要杀就杀我,放过我兄弟!”

    “想死?老子改主意了,现在一个都不杀了,待我找回虎哥和弟兄们的尸首,到时我再将你们提到他们的灵前剖腹剜心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现在,就让你们再多活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