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外面都在传说章丘县乱了。”

    后衙书房里,县令张仪臣在写字,罗成替他磨墨镇纸。

    “那是谣传,实际上县令比谁都清楚,章丘正在迅速进入正轨。”

    “可还有人说,如今章丘城是你说了算。”

    “那就更不可能了,我不过是县令委任的捕头,我现在所做的,都是奉县令你的命令行事。”

    “还要多久时间,能恢复平静!”

    “很快。”

    “很快是多快,现在县衙里,除了我们这几人,差不多所有人都被你们给关起来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知道,也很清楚,但我们所做的是快刀斩乱麻。如今爆出来的问题,县令你也很清楚,这是一个大脓包,现在不挑后患更无穷。你来此上任也有不短时间了,但实际上这个县衙里你并不是真正说话算数的,就包括程县丞和费主簿在内,其实你们都被那些胥吏们架空了。”

    “而我现在,正是要拔乱反正,还权于县令你。”

    张仪臣收笔,纸上几个大字显现,“雷霆千钧”

    “你提的要求,本县都已经答应你了,我现在要的不再是混乱,而是安稳。再混乱下去,就容易出问题了。”

    罗成告诉张仪臣,现在章丘县城的城防已经由都尉贾润蒲的县郡兵团负责,他带来的二百余乡团民兵,已经全面接管了三衙的事务。

    “目前虽然还在查帐查亏空,但三班并未混乱,恰相反,各个原本亏空的库房,如今正在填补亏空,日渐充实。原本混乱的帐簿,也已经慢慢在理清。至于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按照目前的进度,再过三天,我们就能组织民夫,向郡城押送第一批税赋。而等处置了那些贪污的胥役后,我相信,接下来的征粮催缴工作会进行的很顺利。”

    “那就好。”张仪臣拿起那副字,“送给你了。”

    “谢县令赐墨。”

    从后衙出来时,发现有个人影在树后躲藏着偷看他,罗成假做不知,待走近后突然跳过去,一把就将那人按住。

    一阵香味入鼻。

    然后罗成有些尴尬的发现,自己居然擒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涨红了脸,但却硬忍着没叫出声来,她整个人被罗成按在地上,惊慌错乱,想叫却又不敢叫。

    罗成还在发怔,那姑娘却是已经羞急了张嘴就咬住了他的胳膊。

    痛感袭来。

    罗成回过神来,慌忙起身。

    “原来是小娘子在此,是小子鲁莽冒昧了,当时见有形踪可疑,还以为是歹人混进后衙,也没多想,却不料冲撞了小娘子,罪过罪过,失礼失礼。”

    被罗成按在身上的姑娘不是别人,居然是张仪臣的千金张润娘。

    上次她救出张小娘,也是见过她一面,是个长的很有气质的姑娘。

    张润娘狠狠的咬了一口,直到咬出血来,才终于放开了罗成,“你还不赶紧拉我起来!”

    等小娘子起身,整理了下衣襟后,两人四目相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最后张润娘哼的一声,跺了跺脚,羞红着脸跑开了。

    罗成摸了摸被咬的地方,那里都湿了,撸起袖子,只见一个整齐的牙齿印迹在那。

    “牙齿还挺工整的,就是有点狠,都咬出血来了。”

    揉了揉,罗成放下袖子匆匆离开了。

    来到前堂。

    罗成叫来了一众兄弟们。

    “县令刚才叫我进去谈了会话,他已经有些心急了,咱们得加快速度了。王教头赵教头,审讯这些贪污蛀虫的任务,从现在起就交给你们两了。”

    “二姐夫,你负责带人继续核查帐簿,追查亏空。”

    “三哥、四哥,你们俩个一个白天一个晚上,轮流带领本队负责协助贾都尉的人守门。最近比较乱,就怕有人狗急跳墙。我们得时刻打起警惕来,绝不能让后院起火!”

    罗成又让他父亲和大哥二哥负责建起铁作坊,县里有一批铁料,现在既然他自己话事掌权,便在请求了张县令后决定提前建起铁作坊。

    铁作坊一面生产军械,为乡团打造横刀长枪,一面生产些民用门产品,赚钱来填补乡团的开支,甚至为他们攒个小金库。

    拉起乡团以来,罗成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情,就是钱。

    二百三十一人的乡团,每天早上起来,都是一大笔开支。

    人均一天最少二升粮,二百多人,一天粮食就得四五石粮食,这还不包括其它的。

    吃不饱饭,少年们哪来精神和精力训练?

    没有钱粮补贴,他们更没积极性。

    甚至他还得在训练时颁下各种赏格,才能激励的这群少年天天打鸡血似的训练。老贾也说让他随意一点,反正只是乡团,可罗成不这么想。

    尤其是眼下,他都把章丘县衙给捅翻了,他必须得提防有人狗急跳墙,何况他还有王薄王勇这两个老对头呢。

    说不定人家什么时候就杀过来了。

    “大家记住一点,我们现在既是乡团,又是衙役,半天训练,半天执役。饭我管你们吃饱,还给大家弄来钱粮补贴,这些我都会想办法,你们要做的就是加紧训练,认真训练,然后好好办差。”

    “放心吧,有我们在,这章丘县城出不了差错。”老四道。

    “还有一个好消息。”罗成一边说一边看向老四。

    “从现在起,罗存孝任章丘县壮班班头!”老四听完,哈哈大笑,甚至故意挑衅性的看向老三。

    结果罗成马上又道,“从现在起,罗嗣业出任章丘县皂班班头。”

    罗成依然是总班头,并兼任快班班头。

    二百三十一人的乡团,便又分成三班。

    “好好干,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罗成看向老四道。“我拔你两队弟兄归你统辖!”

    两队六十人马到手,老四得意洋洋,虽然在乡团那边依然还是队头,可这边当了班头,他管的人也就从一队三十升到了两他六十,这让他很满意。

    “今天白天从罗嗣业开始,今晚则由罗存孝负责值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