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兵体系毕竟不是正规的卫府军,管五百人也只跟带五十人的府兵队头同级。管五十人的郡兵队头,甚至连个品级都没有。

    但老四拿了个从九品散阶却已经非常的满足了,按他的话说,他罗老四也终于是一朝鲤鱼跃龙门,从此跳出了农夫这个阶层,进入了仕途官场,成为了士族阶层了。

    理论上来说,也确实如此,比较散阶虽说只是享受一点特权阶层的待遇,可毕竟以后就是不课户,可以不交租不纳税不服瑶役,好处不是一星半点。

    “我现在是九品散阶,是不是不适合再担任司法佐这个吏职了?我是官了,再当吏不合适吧?”

    老四一脸骚包的问罗成。

    “严格的说,你现在还不是官,只是授有散阶无而官职,既无俸禄也无职掌。”

    隋朝的散阶跟唐朝开始的散阶又有不同,唐朝开始时,散阶还分文武,武散阶又有军阶的性质在内,而且唐朝官员讲究的先有阶品再有官职,唐朝的散官就是本阶本品,俸禄什么的都是根据本品来发放。

    但隋不一样,隋的散阶不分文武,同时还把开国之初的勋官融入进去了。

    因此如今隋的散阶,其实就是士庶有别,能享受一些特权待遇,但没有官职的散阶,并不比白丁牛逼多少。

    当然,有了散阶还是不错的,起码算是半个官了,首先就是能够免课免税,其次就是在刑法上,散官和职事官的待遇是一样的,若是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孙犯流罪以下的,可以减一等。再一个,就是有散阶,可以有充任吏胥的资格,比如说州县录事、市令、仓督、里正、佐史等职是有资格担任的。

    还有一点,隋朝法律上禁止白丁重婚,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个白丁,你没资格三妻四妾,连纳妾的资格都没有。除非你四五十岁了,还无儿无女才有机会纳个妾。

    但如果你有散阶,你就可以纳妾。

    甚至一点,有散阶的,还可以按阶品,提升你所拥有的田地额度。虽然不会直接授田给你,但你要是有钱可以自己买。正常一个白丁,最多只能拥有一百亩地,但有了散阶后,不同的品阶拥有的田地数量大增,就能成为一个地主了。

    还能免征役税赋。

    罗成等人除了授官授阶之外,还得了不少钱帛赏赐。

    毕竟平乱这么大的功绩呢,身为先锋的罗成自然是得赏最多,他得了二十名奴婢的赏赐,外加两匹马,另有一百贯钱加三百匹绢。

    这个赏赐很多,是张须陀特意为他请来的。

    而老四等人也各有赏赐,之前罗成给他们也发过赏,但那些赏赐是用缴获发的,算是郡兵营自己内部发赏,而这次属于朝廷颁赏。

    赵贵、老四等这些队头们,基本上人人得赏钱百贯,下面的郡兵乡勇们则就比较少,除非有首级功的能一人拿到几千钱,其余的多是几百钱的赏。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额外的赏赐了,大家都非常高兴。

    而从郡里到县里,都没有克扣他们的这笔赏钱,该多少,就发了多少下来。

    百贯之赏,已经是一笔大钱了,就算是老四他们这些队头,之前也得过几次赏了,但依然兴奋不已。半年前,大家还一个个都是穷光蛋,而现在,个个都小有身家了。

    老四更是叫嚣着,“这次的赏钱我一文也不上交了,我要买地。一百贯,全都买地,老子马上要亲迎结婚了,婚后就要分家另过了,总得置办点田地家当。”

    罗成这回没反对,“成家立业这是大事,你婚后分开另过也是应当,这样吧,我出钱给你在咱家旁边新盖一座院子,就当是送你的结婚之礼了。”

    一座大点的院子,就算是乡下的,总也得有几万钱,罗成这个贺礼,让老四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老四,你结婚,小五给你盖座院子,我这个做三哥的就送你院里屋里的全套家具吧!”老三也很豪爽。

    小六道,“四哥,你跟嫂子成亲,我送你一头牛,不,两头。”

    老四有些感动的道,“还是自家兄弟好。”

    说来罗成现在手里也确实攒了笔钱,之前赏了他四百贯,这次又得赏一百贯加三百匹绢,然后上次还赏了他二十奴隶,这次又赏二十。

    虽然上次分的四百亩地被收回了,但现在罗成有了正式的九品职事官,这官人永业田和职分田四百亩,却是依然要给的。

    偿还之前买田欠的几百贯,罗成手里还有不少富余。

    姐夫赵贵他们得了赏钱,也都说要先买地,然后盖新房子,买牛买马,大家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追求了。

    赚了钱,当然是先买地,土地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尤其是这些以前就是普通百姓的人来说,是最可靠最值钱的,做生意会有亏的时候,干买卖可能赔钱,但田地是不会生腿走掉的,年年有收益。

    哪怕收益看起来不高,但稳定啊。

    这年头,田地对赵贵他们这些人来说,就好比后世人眼里的房产一样,有钱人啥也不用想,先买套房子吧。

    “你说咱们这次破了这么大的盗屠牛团伙案,能不能凭功也授个官啊。”老四还有点得寸进尺,刚有了散阶,又想要官职了。

    “破个案就想要授官,你以为官职这么廉价吗?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授个官,罗存孝,鉴于你向来表现良好,我现在正式授你为章丘郡兵营第一旅旅帅,即日起你负责统领钩镰枪队和长枪队两队一百人马。”

    “切,这个旅帅跟队头也没啥区别,又不会是正式官职。”老四并不太领情。

    “不要?”

    “要要要,我要。”老四不敢装了,其实他向来就是官迷,哪怕不是正式官职,可旅帅也是管一百弟兄啊,比队正还是强的多的。

    “授罗嗣业郡兵营第一团校尉之职。”

    老四一听不干了,“凭什么我才是旅帅,老三就是校尉啊?他凭什么还在我上面,难道他比我功劳大吗?”

    “因为他比你稳重,什么时候你也能学的更稳重些,我就也授你为校尉,现在嘛,你暂时先委屈当个旅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