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更送上,祝大家跨年夜快乐,也请今晚带着女朋友跨年的兄弟们一定要悠着点,身体是本钱啊!

    要说陌刀当然比朴刀厉害,但陌刀的造价也确实不是朴刀能比的。以前他们做为郡兵,就算有钱,还没地方弄陌刀去。

    马槊和陌刀都是兵之利器,朝廷甚至规定了不得随葬。

    现在他们是军府,倒是有资格有渠道了,不过这花费确实也不便宜。

    “三哥,陌刀兵少了也没什么用,要组陌刀兵,起码得有一百起吧?”罗成道。

    “那就先弄一百陌刀手。”

    罗成笑着跟嗣业算账,要组一百陌刀兵花费可不便宜,人手得一把陌刀,而陌刀的花费那不是长矛横刀能比的。一把军器监生产的陌刀,每把得十贯起,这还是最普通的,若想要高级点,就得加钱,比如稍好点的,那得十五贯起。

    再者陌刀手可不是仅有一把陌刀就行。

    陌刀兵在军中是什么角色?那是重装步兵,既然是重装步兵,因此他们便需要重步兵甲,一般的两当、明光甲都还不够,陌刀兵的甲起码得是四十斤以上的全身铁甲,有时甚至还得是双层甲,内层皮甲,外层铁甲,或者一层厚鱼鳞铁甲再外套一件铁索子甲,全身批甲,包的跟个铁桶似的。

    这样的全身重甲,再配上丈八陌刀,才能如坚墙一样立于阵前,可以无惧敌骑兵的冲锋,然后还能以犀利陌刀反击。

    所以说一个陌刀兵,陌刀装备还不是最贵的。一把好点的陌刀十五贯,可他们的重甲,却非常昂贵,据说一件步兵重甲,打造得花费二百多天,全套甲总共有铁甲片一千八百余片。仅仅是人工成本,一套重步兵甲就要三十余贯,如果加上材料费,那么一套甲没有五十贯是下不来的。

    也就是说,就算能够拿到成本价,那都得五十贯一套,而他们又不是什么精锐卫府,因此想买到甲,说不定还得加钱。

    这么算,十五贯陌刀,五十五贯重步兵甲,一个陌刀兵的基本装备就去了七十贯。

    “一百陌刀手才七千贯,值得的。”嗣业抢先说道。

    七千贯啊!

    “三哥,咱们军府八百人,这次虽然缴获不少,但也要完成全员列装。咱们是二百骑、六百步,你一百步兵就要花七千贯,这钱不够啊。”

    骑兵的装备可不比步兵便宜,光是一匹战马,现在起码要二十贯不止。

    而不论是两当甲还是明光甲,随便一套都是十几二十贯起的。更别说弓弩这些装备,也都不便宜。

    “最多只能先建一队陌刀手。”

    “才五十人?只怕没什么作用啊?”嗣业道。

    “搭配大盾兵。”

    相比于陌刀手,罗成更想先完成二百轻骑的装备,虽然他现在也有二百骑兵,但是许多骑兵的马,其实是普通的马,或者就是骡子,说他们是骑兵,倒不如说是机动步兵。

    而一个真正的骑兵,你不是能骑马就算,而是得能在马上作战,奔袭、冲锋、追击,这都是轻骑必需的基本功。这就要求不错的骑术、良好训练的战马,以及骑射的本事。

    骑兵们得有战马,得有马上的角弓,得有骑矛,还有得有甲。

    一个骑兵零零总总的装备加起来,那肯定要比步兵贵的多。而二百个轻骑,花销更不会少。

    另外,步兵这块,罗成迫切需要一支远程的弓弩部队。

    多次剿匪作战,他总结了不少经验,其中远程压制非常重要。远远的弓弩射击,就算是新兵也能射的不错,但若是近身的格斗拼杀,就极考验士气和胆量了。许多人会慌乱,阵形也容易混乱,指挥上更加艰难。

    现在只是打一些乌合之众的贼匪,倒不算大问题,但若将来面对大股敌人,或者精锐敌人,比如说敌骑冲锋,大股步兵进攻,没有足够的弓弩就会很吃亏。

    那些精锐的卫府兵,弓弩装备率基本达到了百分之一百二,人人都标配一把弓,甚至有的弩手配弓还带弩,让隋军在面对周边的敌人时,每次作战都能占到远程压制的上风。

    “那再考虑考虑吧!”罗嗣业也无奈了。

    带着太多的俘虏和缴获,队伍行进很慢。

    不过好在不是什么敌境行军,也不是边地行军,走的是官道大路,一路上倒是非常轻松,每次在城外扎营,可以入城采购所需的粮食肉蔬,大家倒没吃什么苦。

    尤其是这么庞大的队伍,每过一城,便能吸引当地商贩百姓前来做生意,罗成很乐得跟这些当地人做买卖。

    他买些新鲜的肉疏之类的,也会顺便卖掉一些自己的战利品,只要价格合适,他是不介意减轻些负担的。

    甚至一路上还在卖战俘。

    稍老弱一些的,罗成一路都在甩卖。还有不少的牲畜,也是这么一路卖过来。

    每过一城,罗成甚至会轮流给府兵们放假,一次轮假一队,大家腰里揣着钱,也会进城下个馆子,甚至去青楼开个荤什么的,这些罗成也不管。他会派出军官带队去城里巡查,只要不是搞什么强买强卖、吃霸王餐这样的事情,倒也不管他们。

    相反,若有人敢欺负他的兵,他却是要管一管的。

    好在这一路上,倒没有哪里的地头蛇敢这么大胆。

    相反,罗成这一路过来,买卖做的风声水起,甚至有不少商人早闻风而动,早早在他们行经的路上等候,带来大量的钱货过来交易。

    王子明听了罗成的话,便亲自给士信挑了两个年轻漂亮又很温柔的女人给他送去。两女人都是已做人妇的年轻少-妇人,温柔而又丰腴,士信脸红的收下了。

    然后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才出帐来。

    罗成都已经在吃午饭,羊肉汤配煮面片,吃的正过瘾呢,士信嘿嘿笑着过来。

    他拿起自己吃饭的大盆打了满满一盆,蹲在地上狼吞虎咽,一会就吃完一盆。

    “我说小六啊,这妇人虽好,可也得节制,莫要贪欢,否则容易伤身体,你现在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呢。”

    “哥,我知道。”小六吭了一声,然后低下头继续埋头猛吃面条。

    罗成看他这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跟哥说说,这昨晚到底几次?”

    小六停下筷子,抬头想了想,“昨晚上的加刚才起来那次,一共七次。”

    罗成惊为天人,只得砸巴着嘴道,“兄弟,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