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承都带着一百轻骑,远远的吊在罗成大队后面。

    风雪中,罗成躺在爬犁里烤火时,宇文承都却带着手下骑在马上顶风冒雪。过河后,本以为罗成也就是做做样子,不会真敢一路向东。

    可谁知道,罗成一路上不但没停,反而速度不减,一路风驰电掣东进。

    他们只得咬牙跟着。

    东进二十里,罗成的队伍停下来休息,宇文承都心想总算停下来了,可没停小半时辰,又继续起程。

    他们就这样一路跟随,最后直接跟到了玄菟城下。

    等宇文承都的手下认出前面风雪里隐现的那座城池,便是距辽河已经六十里的玄菟城时,却发现罗成居然进城了。

    “玄菟城怎么了?”年少的宇文承都有些懵。

    “回少将军,好像,好像玄菟城归降了,你看城上都已经插上了我隋军战旗。”

    “可是他们为什么降,这罗成一到,他们就降了,难道他们不守一守吗?”宇文承都不解,玄菟虽是座小城,可最近的盖牟城不过相距四十里啊,难道守个几天都不行?

    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宇文承都也只能将之归为罗成运气好,是玄菟城守军无能软弱。

    “回去禀报我义父,就说玄菟城弃城而降,罗成已经率军入玄菟城。”

    “少将军,咱们还继续留在这吗?”

    宇文承都黑着脸,点了点头,虽然罗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可他就不相信所有高句丽人都跟那玄菟城主一样都是怂货,他就是要留在这里,亲眼看看罗成是怎么死的。

    “可是,少将军,罗成如今夺了玄菟城,这玄菟虽是座小城,可也毕竟是座城,不是个临时营寨,罗成又有两万兵马,他若铁了心要当乌龟,缩在这城里不出的话,就算高句丽人派兵来围,只怕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也难以攻下,况且,罗成也不是孤立无援,这里距辽河不过六十里,罗艺的第一军和宋老生的第二军可都不远,随时都能赶来,就算他们不过河,可也能威慑到高句丽人,让他们不敢全力攻城。”

    这位校尉也不是没打过仗的人,他很清楚一座城池的作用。

    罗成一万两千战兵,八千辅兵,带着大量辎重军械,可谓兵多粮足,现在得了这么一座城,后面罗艺宋老生两万多大军不过相距几十里,可以说罗成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不管承不承认,都得说这回宇文将军失算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

    罗成只要不傻,那么就守着玄菟城不出,他就赢了。只需守个两三月,那时百万征东大军一到,罗成便无忧了。

    宇文承都瞧了瞧那风雪中玄菟城上的旗帜。

    “不,我们就留在这里盯着罗成。”

    不远处,罗艺和李景派来的一队人马,也都瞠目结舌,无法置信罗成居然这么轻松的就拿下了玄菟城。

    “早知道玄菟城这么好破,咱们随便来一两团人,也能拿下此城了,真是便宜罗成了。”

    “这罗成还真是运气好。”

    “派人回去报信吧。”

    玄菟城中罗成正在接见吴三宝等内应汉家儿郎时,通定城中,宇文化及却等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消息。

    “我不信,这不可能!”

    宇文化及拒绝相信这个消息,大发雷霆。

    宇文智及也呆呆的发怔,还真是担心什么就发生什么,谁能料到罗成居然真敢过河,还一路向东,更料不到他居然敢打玄菟城,而玄菟城又这般无用,一击即破。

    这下他么的麻烦了。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高句丽人这般无用。”宇文智及骂道。“哥,现在怎么办?”

    宇文化及除了破口大骂,也是毫无办法。

    “咱们断了罗成的粮草军械供应,让他孤军守城,我就不信,高句丽人就这样坐视他夺占玄菟城!”

    “那我找李建成去,让他跟李渊说,断罗成的军械。”

    襄平新城。

    李景听说罗成居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攻破了玄菟城,哈哈大笑。

    “我果然没有看错罗成,果然是艺高人胆大。”

    吕玉也道,“这罗成还真是运气好,每次总感觉都运气好的不得了。”

    正常情况下,就算玄菟城小兵少,可只要高句丽人坚守,这天寒地冻大雪纷飞的,攻城可不易。

    而盖牟等城相距不过几十里,援军很快就能赶来。

    罗成就算拼命硬攻,都未必能拿下。一个不好,万一被赶来的援军围于坚城之下,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可罗成偏偏成功了,一天就拿下玄菟城,盖牟、新城等的高句丽人估计都还没得到消息呢。

    “我得给罗成写封信,现在拿下玄菟城,就不要再冒险了,只要守好玄菟城,待东征到来,就是大功一件。”

    “罗成难道还会再继续进攻?”吕玉不解问。

    “谁说的准呢,反正罗成这小子,我有几分捉摸不定。”

    辽河西岸,第一军大营。

    罗艺接到罗成入玄菟城的消息,哈哈大笑。

    “不过伤亡十余人,就夺占玄莬城,俘玄菟城主,夺粮草十余万石,真是了得,真为我罗家涨脸。”

    ········

    玄菟城。

    罗成设宴款待吴三宝等汉家儿郎。

    宴席上,罗成亲自为吴三宝倒酒,并授吴三宝为玄菟县代县令。

    他还把随着吴三宝一起的诸汉家儿郎,让他从中挑选一千人为玄菟县郡兵,协守玄菟城,给他们发放兵器军械。

    “将军,城中高句丽人如何处置?”吴三宝问,得罗成如此赏赐,他也是满面红光,活了大半辈子,今天最高兴。

    玄菟城虽城小兵少,可这是个农业大城,拥有几万人口,无数肥田沃地。论人口,玄菟城远比盖牟等兵多的山城还多。

    玄菟的几万人口中,多数都是种地牧马的百姓,其中种地的多是汉人。高句丽部族的人口,其实比重不高,另有一些如靺鞨、契丹等族的人。

    “愿归降者,不扰。若抗拒天威者,杀!”

    吴三宝请缨,“职下不才,愿意率县郡兵为前锋,扫荡玄菟城外各庄园村庄。”

    “很好,本将也正有此意,就请吴县令的郡兵为向导,为我先锋军将士带路。”

    虽然外面雪花飘飘,可刚夺了玄菟城的罗成却没打算就此收手。趁着现在高句丽人还没反应过来,罗成要把玄逸城外周边的庄园村庄人口牲畜,全都赶到城里来。

    带不走的,便全都烧了。

    他要做的,就是让高句丽人听说玄菟城陷率兵来围的时候,把外围坚壁清野,不给来围的高句丽人留一个人口一头牲畜一粒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