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瞎了。

    瞎了一只左眼。

    当他被送回新城时,李渊看到他那只空空的左眼窝哭的老泪纵横,伤心万分。这个二儿子,得了眼疾到处求医问药治了好几年,好不容易在荥阳的大海寺得到那住持大和尚的秘方,费尽千辛万苦才刚医好。

    这来辽东,一下子又出了事,这下更惨,直接整个左眼球都没了。

    李世民从父亲手里接过纱布自己把伤眼又包了起来,表现的很淡定,反而伸手过来安抚父亲,“爹,没事,不过是瞎了只眼而已,没了左眼,儿子还有右眼呢。儿子这次也不亏,虽没擒得杨万春,可杨万春三千人马,最后基本上被儿子歼灭擒俘,只逃的杨万春十余骑而已,跟着他逃出城的万余高句丽百姓,也基本上被儿子赶回来了。”

    “不亏。”

    他当时一心要追杨万春,没料那到个家伙,就一只独臂了,居然还藏了把弩,眼看着他就要拍马赶上一槊捅死这个家伙,谁知道他反身一弩射来,他万万没想到,结果措手不及,一弩射中了左眼。

    万幸的是杨万春因为是独臂,所有他这把弩是特制的单手弩,威力不算大,弩矢也较短小,所以左眼虽中弩,但命无忧。

    李世民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怎么来的勇气,直接就在马上把那支弩箭拔下,弩钉带着眼珠也拔了出来,他直接就把那带血的左睛给吃了吞下肚去。

    本来他还想继续追,一定要擒下杨万春,结果吞下左睛后,左眼便血流的厉害,更是痛的脑袋欲裂,再无法追击,要不是他亲兵们护卫及时,别说追,说不定还要被杨万春来个回马枪,把他脑袋也砍了去。

    “把二郎身边的亲兵,全推出去,砍了!”

    李渊愤怒咆哮。

    李世民和李秀宁都为那些亲兵们求情,求了好半天,李渊才改为下令将那些亲兵每人杖打一百军棍。

    “二郎,爹一定会为你找最好的大夫给你医好眼睛。”

    李世民惨笑,左眼珠都让他吞到肚里去了,再好的大夫又能怎样。

    罗艺听闻这个消息后,特意赶来瞧了瞧,安慰了李渊父子。

    等他回去后,忍不住对身边人道,“我之前观李世民的面相,富贵非凡,非池中之物,可这种富贵非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再看他之前说话谈吐,这小子太聪明了。这不是好事,这种面相和才智的人,往往都短命夭寿,这次只是瞎了只眼,还算运气好的了。”

    “不过这瞎了左眼后,这面相可就完全破坏了,命格大变,虽然依然还是富贵之命,可却没之前那么富贵,而且还带着凶气,只怕以后还不止这道坎了。”

    “想不到大将还会看面相呢。”

    “哈哈哈,那是,不过我也不是太精通吧,只是刚好李世民的那面相命格我是知晓一点的而已。”

    辽河边,六合城。

    杨广正在翻看李渊和罗艺两人送来的捷报。

    “三日而破新城,斩杀一万五千余级顽抗之兵········”

    “我军战死一百二十七卒,伤三百五十二人,民夫伤五百余人,俘虏伤一千余。”

    看着这捷报,杨广沉默了半天。

    “陛下,可是前线军情,难道又是哪里遇到麻烦了?”

    “不,是捷报。”

    “捷报?那为何陛下好像不怎么开心?”萧后把一碗刚炖好的燕窝汤端到皇帝面前。

    杨广长叹一声。

    “李渊之前向朕立下军令状,借了罗艺去打新城,朕拔给他两军七万人马,又给了他一个月时间,让他限期打下新城。可是现在一封捷报传来,李渊罗艺只用了三天就破了新城。三天啊,而且破新城只伤亡几百人马,却斩杀一万五千余守军。”

    “这里面或许有水份。”萧后提醒。

    杨广岂会不知道将军们的捷报里肯定会多少有些水份的,可再怎么添油加醋,这新城总归是三天就打下来了的。再怎么增添水份,那隋军也只伤亡了几百人,这是没法添减的。

    他忽然发现自己以前似乎忽略了李渊居然还有军事方面的才能了,而且现在看来这个才能还很大。

    “这个婆婆面,还真是隐藏的极深啊。”

    萧后一下子猜出丈夫的心思,“依臣妾看,虽然打新城是由李渊挂帅,但实际上肯定还是罗艺的功劳,毕竟罗艺是员百战悍战,能战之名,早就有之。要不然,李渊也不会特意让陛下把罗艺拔给他去做副将打新城了。”

    “话虽如此,可李渊依然大出朕的意料啊。”

    又过了两天,又有消息送到,说李渊之子李世民追击新城城主杨万春,虽大败杨万春,但左眼中箭已瞎。

    “李渊那第二子才十五岁吧?”

    “是的,之前李渊还想让李二郎尚陛下的掌上明珠出云公主。”

    杨广淡淡的道,“瞎了也好,这下朕就不用想着找什么理由拒绝他了,朕的掌上明珠,总不能嫁给一个瞎子。之前李大郎外面名头传的很响,还真以为有多了得,可朕任他做通定县丞,结果一下子就看出来,不过也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而已,比宇文化及兄弟也好不到哪去。”

    “这个李二郎十五岁就能统兵破敌,还真是出人意料,若是不瞎,朕还得担忧,现在好了。”

    当天,皇帝下旨,以新城、玄莬、苍岩、南苏等城新设玄莬郡,以李渊为玄菟郡太守。

    御营左一军大将由卫文升接任,命其统兵往攻盖牟城。

    而罗艺率右六军转攻扶余城。

    皇帝转身就把李渊的大将之职夺去了,他手下的七万兵马也都全拿走了,李渊的殿内少监一职也免去了,现在只是玄菟郡太守,这刚刚立下一个大功,不升反降了。

    圣旨传到新城,李渊默默接旨。

    “恭喜唐国公啊,晋升正二品左光禄大夫之阶了。”

    李渊呵呵的跟着笑了几声,心里却在骂娘,左光禄大夫,正二品,听着好像很厉害,可只要是官场上的人,谁不知道大业朝的散阶,真的仅仅只是名头好听而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