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更送上!

    九月中。

    来护儿等不及等二批水师渡海而来,在与于仲文等商议过后,来护儿以水师战船把大行城中的五万余隋军分批撤退到了江口海上的岛中。

    大行城弃守。

    主动弃守大行城之后,来护儿便又带着三万余兵马重返平壤。

    这三万人马不再是他带来的那支水师战兵,而是由于仲文、薛世雄、宋老生、侯莫陈乂、来护儿、周法尚六名大将,各选部下精兵五千组成。

    船队浩荡。

    刚要启程,一条快艇到来。

    却是自辽西临海顿出发而来的天使,这名使者带来了皇帝的最新诏令。

    皇帝已经在九月初十下诏班师。

    “宇文老匹夫居然逃回去了?”

    “除了宇文将军,崔弘升、赵才、张瑾、荆元恒四位大将也都回去了,九军撤回辽东的约有四万败兵。”

    听说回去了四万,大家心里总算好过了一点点,加上大行城撤出来的五万,还有罗成那里的两万,那么九军也还算保留了十万人马。

    “陛下已经下旨免去了宇文述等五位大将的官职爵位,将他们全都下狱待罪了。还有,辛世雄将军战死了。”

    大家沉默着。

    “皇帝派我前来传诏,让大行城诸位将军撤军班师回朝。”

    来护儿的水师也接到了班师的诏令。

    “臣奉诏。”

    于仲文接下诏令,转身对天使道,“我等已经接到陛下诏令,但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做完了才能走。左五军的大将罗成,还率领了两万兄弟在平壤附近,我们必须得去接他回来。”

    “罗大将还活着?”

    “肯定还活着。”

    天使高兴的道,“那我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奏报陛下。”

    “可惜之前陛下已经传旨东莱,把已经起航的水师第二支兵马召回了,要不然,倒更稳妥些。”天使道。

    “就算没有援兵,老夫也得去接罗成,这是老夫和几万在大行城劫后余生将士们欠罗成的。”于仲文毅然道。

    舰队继续南下。

    等到九月下旬初,他们终于来到了贝江口。

    这时才遇上了一直在江口附近等候的水师辅兵游艇。

    当来护儿得知他走之后的剧变后,惊的说不出话来。

    “快开船,回去见罗大将。”

    岛上。

    随着来护儿等带着三万战兵到来,岛上一片欢声笑语。

    随行而来的天使亲自向罗成与左五军将士们宣读了班师诏令。

    罗成心情沉重的接过了诏书,总算是结束了。

    “想不到罗大军居然立下如此不世之功,天啊,真是想像不到,八军溃败之时,你们却能回马一枪,杀到平壤,仅凭半军两万人马,就硬攻下平壤,还生擒了高元,太了不得了。”

    “何止,罗大将还在贝江口又灭了高句丽乙支家康五万人马呢。”

    “是啊,简直难以相信,我现在就给陛下写捷报。”

    于仲文拍着罗成的手臂,感叹的道,“我们八军近三十万人,还不如你左五军一军之功,若是我们能稳住,待你攻破平壤,我们回师平壤,则东征赢了。”

    来护儿更是羞愧的道,“此次东征失败,最大罪人是我来护儿,若我不贪功冒进,也不会让九军缺粮无援。”

    “罪过罪过。”

    罗成摇了摇头,“战争便是如此,局势瞬息万变,谁也无法保证一切如预料计划。事已至此,也不去说那些回头话了。既然陛下班师诏令已下,那我们还是准备撤退吧。”

    来护儿看着岛上无数的人马钱粮物资,苦笑,“之前我把舰队派回东莱运兵,结果兵马刚过庙岛群岛,陛下的班师诏令就到,他们已经返回了。我这里就几百条船,只能运三万人。现在我们还得分批返回,等运回第一批人马,然后才能来接第二趟。”

    “无妨,由来帅安排就好。”

    “放心,我这就去信东莱水师大营,让那边把所有的船只都派来接人。”

    为了表示对左五军弟兄们的敬意,来护儿特别表示,先送左五军的兄弟们回中原。

    罗成推让了几次,结果于仲文等也说让罗成他们这些大功臣先回,于是最后便这样决定了。

    在白翎岛上与于仲文、来护儿等相处了几天,也谈了不少关于东征战事的事,他们还做了战争复盘,最后得出结果,段文振的东征战略,确实也有机会成功,但是到成功率极低。关键还是太冒险,动用了太多兵马和民夫,而且环环相扣,执行太难,稍有一步不对,就全盘皆输,就如现在一样。

    而且由于这次东征动用的兵马民夫太多,还导致了如今中原许多地方的不稳,当然,中原现在的动乱,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今年刚好黄河大决堤,水淹了四十余郡,导致了今年的大饥荒,于是大量民变开始。

    可说到底,要不是这两年朝廷和地方全力备战东征,征召了太多百姓做役,也不会导致黄河失修,出现今年的大决堤。

    而又因为今年东征,大量的百姓青壮去了辽东运送钱粮,于是当灾难发生时,救灾不及。而府兵大量被征召,使得地方守备空虚,又导致灾难发生之后,贼匪蜂起,变民不断。

    一切根源,还是源于这场太过庞大与冒险的东征。

    早晨天气晴好,海上微风徐徐,这是一个出航的好日子。

    罗成带着左五军剩下的一万二千余弟兄,满载着他们劫来的钱帛金银登船,因为抢掠的东西太多,只能先带走最贵重的,还有大量的钱帛物资牲畜俘虏等都还装不下,只能先放在岛上,等后续船队到了再运回去。

    “扬帆!”

    “启舤!”

    罗成站在甲板上,看着白翎岛越变越小,最终成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茫茫海上。

    船队沿海海岸线而行,罗成能看到不远的高句丽海岸。

    “不甘心啊。”

    来护儿拍着拉杆道,那边于仲文、薛世雄、周法尚、宋老生、侯莫陈乂一干大将,看着那绵绵海岸线,看着那岸上的青山绿水平原山陵,无不都是怀带着不甘心和心痛。

    “早晚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罗成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