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汉语中,城市这个词字面意思是城墙和市场,这也是一座古代城市的特点。

    大隋每一座城市,都有城墙和市场。

    不过在偏远的关外之地。

    安东道的辽东辽西拥有城墙和市场的城市却只有十几座,其余的要么就是只有城而没有市的城堡,要么就是连城墙都没有,只有木头围起的栅栏的屯庄或村寨。

    在辽东,城市与乡村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一面高墙并没有把城与乡隔离出来,高墙不过是保护,保护里面的官府衙门、官仓以及城里的市场店铺以及各种手工作坊等等。

    城外便是田地。

    在中原地区,城市往往是一地经济的中心,吸引着周边乡村的财富,通过市场交易、税收等方式集中财富。

    但在关外,城市最注重的还是其本来作用,那就是防御。

    关外的十几座城市,都建立在大河边上,沿着白狼水而建的柳城、泸河镇、辽西城,还有沿河依海的望海顿镇,以及建在辽河边的怀远镇、通定镇。

    在辽东,则有辽河畔大辽水边上的辽东城,小辽上边上的新城,海河边上的安市,依海而建的卑沙等。

    而山区里的那些高句丽山城,此时都成为了驻辽隋军的鹰扬军府或军镇、戍堡,或屯庄。

    春天,北国的冰雪融化,河水暴涨,让河流变成运河的同时,却也开始威胁着河两岸的屯庄和田地。

    雨季马上要到来。

    无数青壮正在奋力的筑城建村,他们采用最简单的夯土方式筑墙,把处理过的土放进两块木板中间,夯实成墙。然后他们砍伐树木,用木头和树皮、茅草盖房顶。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没有闲人。

    罗成还在各个城里设立了市场,在一些大河渡口附近还设立了渡口草市。

    但罗成也规定,严禁翻墙。

    “翻越县城之墙,杖九十。翻越郡城之墙,处一年劳役。翻越军镇堡垒之墙,处死!”

    他还在辽东六郡,每郡各设三县,规定,百姓不得随意出县境,出入县境必须先到官府办理过所,持证明方得出入县境,而且得有正当理由。

    他允许辽东百姓携带刀剑,鼓励大家练习骑射,甚至只要成为乡勇,就有资格持有一套铠甲,但须在官府登记,也必须在官府购买,不得私造。

    罗成不但在每座城池都设有驻守城门的士兵,而且在各条道路、河流渡口,都设了关卡,派了岗哨,并派人巡防。

    府兵、郡兵、乡勇交错联防,形成一道严密的网。

    在夜晚,罗成实行宵禁制度,天黑以后,各城各堡各屯紧闭大门,禁止在屋外走动,禁止喧哗,更不得出入城堡。

    而在辽东,最让人惊奇的不是这一座座原来高句丽人城池堡垒的大变身。

    最让人惊叹的是在辽东,你看不到一个闲着的人,更找不到一个乞丐流民。

    罗成禁止有乞丐,对付乞丐的办法也很简单,不是驱赶,而是让他们去屯田。就算是残疾不能劳动者,也都被收进了专门的营地,有节度使府为他们提供最低的温饱保障,但同时也会发给他们一些最简单的手工活,让他们力所能及的劳动换取。

    而如果是好手好脚却不肯干活而乞丐,一次发现,是送去屯田。若是还逃跑再乞丐,再次发现就直接送去最苦最累的矿山劳动。

    此外,罗成将所有的市场都纳入节度使管理,并且一改大隋无商税的惯例。

    出入市场有入市之税,交易有交易税,并且规定大额交易必须立契,由官府盖印备案,并收取相应的契税。

    基本上,坐商得征往卖之税,三十税一,这也就是市税。

    而行商,得收通过之税,依然为三十税一。

    此外交易还有输估之税,并需立契,为带有契税性质的交易税,为二十税一。

    不过罗成也规定,凡在关外十一郡之地,散碎货物不满百钱者不计税,另外行商的关税,十一郡境内,只准征收一次。

    此外。

    罗成还规定在关外十一郡,粮食禁止出关,并且本地所产粮食只能由官府收购,禁止私人贩卖,并且所有粮店,统一由官府经营,价格也由官府定制。

    私人要在关外经营粮食生意,只能从关外自己运粮过来,罗成规定对外来的粮食免征关税市税交易税。

    另外,罗成还规定百姓购粮,实行按身份限量数量购买,每月购买超过限量的粮食,实行阶梯粮价,超的越多,价格越高。

    并且罗成还在辽东禁止放高利贷,他还禁止辽东土地私下交易买卖。

    他还在辽东禁止百姓私自酿酒酒水饮用和售卖,禁止屠杀牛、马、骆驼、骡、驴等这些能够帮助生产的牲口。

    从大业十年的春天,到大业十一年的夏天。

    罗成在辽东发起了大屯垦运动。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没有向渊氏朝鲜发起战争,而是全力的在垦荒屯田。他不但的从中原招募流民过来,然后让他们建立屯庄,让他们垦屯耕种。

    另一方面,罗成也在农闲之时,兴修水利,建造城堡,训练府兵、郡兵和乡勇,打造军械,牧养战马,修造船只。

    渊氏依然控制着四郡之地,而杨万春也依然控制着平壤一带的乐浪郡。

    渊太祚试图想要出兵征讨杨万春,但罗成出言警告。

    而杨万春在感受到渊氏的压力之后,最终也只得向大隋请降,罗成派兵将齐王杨暕送到了平壤,在原来被夷平的旧址上,建立了一座新的平壤城,虽然远不如从前那座千年平壤大,但城头上飘扬的却是隋军的旗帜。

    平壤城北,有一座长安宫,是齐王的王宫,王宫北门,驻扎着两千齐王的帐内亲军。

    到大业十一年的夏天。

    关外已经收获了三次,辽东的府兵依然是五万一,但郡兵已经达到了六万,而乡勇数量更是还有十万之众。

    整个关外六郡,拥有人口一百二十万之众,这是相当惊人的。虽然六郡人口加起来还没河北清河郡一郡的人口多。

    但在罗成任节度使之前,整个辽东六郡,加上军民,都不超过二十万人,甚至在更早的大业五年,辽西郡才七百户人口,柳城郡也才两千多户人口。

    不过这一百二十万之众,不是按朝廷的户籍法计算的,而是把所有的人口都算进去了,没有什么良贱之分,不管是汉人还是高句丽人又或是什么契丹人,只要是在六郡境内长住的,便算是忠武节镇守下的安东道百姓人口。

    十一年的夏天,是个丰年。

    忠武军的军屯收获了六十万石粮食,足够忠武军一年之食用。而百姓屯田收获的粮食也丰收,府兵家眷可以自留五成,而迁移流民则能自留三成,其余的粮食都进入了节度使在各城的粮仓之中。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正当安东道军民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秋季丰收之时,一骑快马奔驰而至。

    骑士送来一个惊天的消息。

    “皇帝在雁门被东突厥始毕可汗率几十万骑兵谋劫,被困雁门。”

    “雁门郡有城四十一,已经被突厥骑兵攻破三十九城,陛下急诏天下各地兵马勤王,请罗帅赶紧发兵勤王救驾!”

    这道诏令是皇帝在撤往雁门城中,还未被围时发出来的,皇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