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广告的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605章 汉家公主(第七更!)
    罗成已经毫不隐藏自己的行迹。

    他让人堂堂正正的挂出了自己的帅旗,打出了安东忠武军的旗号。

    大军疾驰而进,毫不停留。

    他已经不再理会沿途路上遇到的小部落了,士兵们在马背上吃肉松马米粥,累了就在马背上打个盹。

    每行军两个时辰,才休息一次。

    过了乞伏泊这个盐湖后,罗成改向西行,沿着金河而行,一路全是茫茫的草原。

    这里距离汗庭已经很近了。

    开始有留守汗庭的突厥贵族带着骑兵前来拦截,但他们又如何是杀气腾腾的忠武军的对手。

    每次罗成都是毫不犹豫,直接就干。

    先派轻骑冲杀,重骑掩藏在轻骑后面。

    等轻骑骑射过后,两军靠近之时,重骑突然杀出,把突厥轻骑撞的七零八落,然后轻骑再围上去群殴宰杀。

    上千人的轻骑,被罗成几下就解决了。

    这战斗力,把随征的契丹汗大贺咄罗和奚汗可度者都惊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一路上他们早已经千百次的震憾于忠武军行军的速度和耐力。

    可如此强行军这么久后,还能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就太惊人了。

    罗成击败一支突厥军后,也不再追击。

    击败拦路者,继续向前。

    现在已经可以不再理会他们去汗庭报信,或者去雁门给始毕报信了。

    无所谓了。

    罗成已经杀到了汗庭边上。

    这里距离汗庭不到百里。

    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

    漠南汗庭。

    终于有消息传来。

    之前虽也有一点零星的消息传回,但都是一些传说,根本不是详实的情报。只是如风一般的传过来一个消息,说有一支幽灵般的骑兵出现在草原上,他们所过之所,牛羊死绝。

    牧民们都称呼他们为长生天之鞭,说是长生天对他们不满,来鞭打他们的。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支军队由谁统领,有多少人马,从哪来,到哪去。

    而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

    这支长生天之鞭,是忠武军,是中原隋国安东道节度使罗成统领的。

    足有几万人马,全是骑兵。

    长城外,阴山南。

    到处是关于他们的传说,如风一样的传来。

    “是罗成,是忠武军。”

    “罗成率领着忠武军杀过来了,还有许多契丹骑兵和库莫奚人,甚至有不少突厥的子民也投靠了他们,为他们带路向导。”

    越来越多的消息传来。

    关于罗成的情报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楚。

    安东道节度使罗成,率领一万两千忠武军骑兵,另八千契丹和库莫奚骑兵,另外在他的这支死亡大军中,还有上万突厥人随同他们。

    他们每个战士都有三匹马。

    他们生吃牛肉,喝马血。

    他们是杀向汗庭来的。

    汗庭,一座以白土筑城的城堡。

    始毕可汗的三弟阿史那咄苾身佩银狼头刀,大步向金帐走去。

    虽然汗庭有一座白色的大城,以白土筑成。

    城中也有许多房屋,但是平时突厥贵族们更喜欢居住在帐篷里面,就连始毕以往也是喜欢在城中的金狼大帐里。

    城中的房屋,只是贵族们身份的象征。

    其余的则多是用做与中原商人们交易之用,又或者充为仓库。

    汗庭里喜欢居住在城中汗宫里的,也就只有那位来自中原隋朝的义成公主而已。

    “可敦,罗成率两万骑兵杀到漠南来了,请可敦下令,马上召集诸部勇士做战。”

    咄苾就是历史上后来的颉利可汗,他是启民的第三子,此时被封为莫贺咄设,牙庭设在河套之北。

    这次他奉命负责协助可敦留守漠南汗庭。

    义成公主还很年轻,虽身居塞北,可身上依然是一身隋朝宫装,在这胡风强盛的漠南汗庭里,她就是一朵独特的牡丹花。

    开皇十九年时,和亲启民可汗的安义公主嫁过来没多久就水土不服而病逝,皇帝又将她送来和亲。

    义成公主是宗室之女,以公主之名和亲突厥。

    先嫁启民,为启民可敦,不过八年,启民病逝,长子始毕继位,她便又继为始毕可汗的可敦。

    义成公主做为一个中原皇室,来到这完全不同的漠南,嫁给一个老头为妻生活八年不说,结果老汗死了,还要再嫁给他儿子新汗。

    这种收继婚制的风俗让她痛苦。

    可再痛苦也得过下去,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大隋与突厥的和亲联姻纽带。

    在汗庭,她从没有过开心的日子。

    甚至,嫁两任可汗生活了十四年,已经三十出头的她,都不曾有过一儿半女。

    义成公主坐在汗宫里,正翻看着一本诗集。

    头也没抬的道,“咄苾,这里是汗宫,大汗不在,你来得先派人通传。”

    咄苾笑呵呵的道,“可敦,你说我是要叫你姨娘呢,还是叫你嫂子?说不定,这次咄吉在中原回不来了呢,那按照咱们突厥的传统,我将继位为新可汗,到时你也将成为我的可敦呢。”

    “你说,咱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做点什么?”

    义成公主在汗庭生活了十四年,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咄苾也是十分了解的,这人勇武,桀骜,而且野心勃勃。

    她冷冷的道,“咄苾,你就不怕跟我做了什么,可咄吉却没死,回来后,把你心肝肺都剖了出来煎了下酒吃?”

    咄苾却不以为然。

    “就算咄吉回来了,也没什么。”

    话虽如此,可咄苾还是收敛了一些。

    “请可敦下令,让我召诸部拦截罗成。”

    “你打的过罗成吗?我可听说罗成年纪轻轻,可是几乎凭一已之力就灭掉了高句丽国。要我说,还是赶紧召各部入城防守,然后去信大汗,让他赶紧率兵回来。”

    “哼,嫂子也太高看那罗成了?他居然敢只带两万人孤军深入?这是瞧不起我突厥吗?大汗率三十万骑南下,可这漠南,随便都还能再数万骑来。”

    “你可别大意,到时若是汗庭破了,再成了罗成俘虏,可就笑不出来了。”

    “嫂子你莫不是身在突厥心在隋?这个时候还在想着救杨广那昏君?告诉你,杨广这次肯定得成我突厥俘虏,至于这罗成,我也要亲自去会会他,说不定还能把他捉来,将他阉了送给嫂子当个贴身人使唤,省的你也寂寞。中原人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三十出头,又无儿无女,想必也是十分寂寞难耐吧?”

    义成公主嘲讽的道,“咄苾你不要光逞嘴皮子,你光有贼心又没那个贼胆,真有本事,现在大汗不在,你倒是把我给霸王硬上弓了,说不定我还真的就从了你呢?”

    咄苾哼了一声。

    他还真有些不敢,这个女人看似柔软,却不好歁,有些手段的。

    “还是请可敦把令箭给我!”

    义成公主笑笑。

    “既然你这么急着去送死,那就随你吧。”说完,她拿出一支金狼令箭交给咄苾。

    等他得意离去后,义成公主又召来一人,将一封信写好递给他,“赶紧派人送去雁门给大汗,告诉他,再不回来,罗成就要把汗庭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