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胡关城上。

    罗成背负着双手,看着突厥人那边的厮声杀传来,经久不息。

    “难道老三从突厥人背后杀过来了?”存孝掏了掏耳朵,“咱们要不要杀出去瞧一瞧?”

    罗成却只是摇了摇头。

    身为一个久经战场的大帅,罗成已经看出了些端倪,虽不敢说此确定,但也有了八九分的把握。

    “始毕可汗果然够狠。”

    “这跟始毕又有什么关系,我看他十足是个蠢货。”老四手指一弹,把一块耳屎弹飞下城。

    罗成道,“你难道还不明白?始毕可汗这是在杀人,他先前驱赶七八千人攻城,是借我们刀杀人。而现在,那边突厥大营的混乱,说明肯定有人不愿意再来送死,于是始毕便干脆刀也不借了,直接自己动手了。”

    “自己动手,杀人?你啥意思,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始毕这个蠢货,居然在杀自己人?”老四一脸不信,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不想着破关攻城,却反在关城前杀自己人?

    “有什么稀奇的,你得明白,草原上跟我们中原王朝不同。就算始毕是可汗,可哪怕是阿史那王族,那也是分封制,且他们的分封制其实还是析产制。”

    什么叫析产制?

    多数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都是这样的家产分割继承方式,一个牧民家庭,当长子成年之后,他的父亲就会给他分出一部份的牛羊马匹,把这些财产分给他,然后让他单独另过,自成一帐。

    草原上一帐,便往往就是一户人家,自立一帐,那就是自立门户。

    儿子成年,便分家另过。

    分出去的,就跟这个家庭再无关系,起码是没有了财产关系。

    与这种析产制并行的,则还有一个收继婚制。

    草原上的牧民娶妻后也往往还会纳妾,因此父亲死后,长子就能继承父亲最后一点家产,甚至是父亲的后妻妾侍奴隶等,也是他的。

    正是这种传统的析产制分家方式,使得那些部族的首领们也是一直如此分家。

    甚至突厥这样强大的汗国,当可汗的儿子们成年后,他便开始给这些儿子们分家,直接划分一块地盘给他,然后再分给他多少帐部落人口牲畜,让他去放牧,成为这一块地区的贵族头领。

    可汗之子一般都是分封为设或特勤。

    等到可汗临死,或死后,再根据他的遗愿选立新君,一般情况下也是嫡长子继承,可若可汗的儿子太年轻,有时也会让年长的可汗兄弟来继承。

    这种析产分封制,使得可汗诸子都很有实力,而不完全的嫡长继承制,又使得可汗的兄弟、子侄们都有继承权,于是最终往往就会发生汗位争夺战,最后全凭各人实力说话。

    就因为这种制度,使得突厥虽大虽强,可内部极不稳定,尤其是阿史那家族,个个都是王族子弟,甚至因为经常是兄终弟及,所以几大支系的王室子弟理论上都是有汗位继承权的。

    再加上各个有地盘有人马,于是当然也经常会有对汗位继承不服的发起战争。

    另一方面,则是突厥对其它依附于突厥的诸部,比如铁勒等,也并不是有太强的控制力,完全靠自己的实力震慑,毕竟诸部有自己的地盘,有自己的部落人口,有自己的部族兵马。

    所以说,突厥汗国,其实就是由突厥王室阿史那家族分封的各个封侯加上突厥其它部落,再加上其它归附的部落组成的一个大联盟。

    哪怕是可汗,他也只是号令诸部。

    而远不是如隋朝这样的中央集权,隋朝的府兵那是中央控制的,连地方的郡兵,那也是中央控制下的地方官府控制的。

    但突厥,却只是一个大联盟而已。

    也正是因此,突厥一面是阿史那家族的子弟内讧不断,一面又是如铁勒、契丹等臣属诸部叛服不常。

    老四挠头,依然无法理解始毕这种行为。

    “大战在即,这窝里斗算什么本事?”

    “虽然残酷,可站在始毕的角度,却很有必要。”

    “那咱们就看着?”

    “嗯,看着就好,守着这杀胡关,不让他过去。”

    “那万一突厥人从其它路跑了?”

    “我早就已经派往各路传信,让他们想办法封堵突厥的归路。”

    “封的住吗?”

    罗成笑笑。

    想把所有突厥人都留下是不可能的,但起码得让始毕可汗脱下几层皮来。如果始毕折损的力量多,他就再无法在漠南立足,对罗成来说,目的也就达成。

    “始毕是真狠啊,一般人估计还真下不去这手。”

    “我有一个问题啊,始毕如果他真按你说的这样直接对威胁他的首领或部落下手,那他就不怕消息传回去后,这些部落在草原上的人造反?”

    “两害相权取其轻。”

    契苾歌愣被杀。

    契苾部两万人,在营中被薛延陀和其余几部铁勒人围攻,死伤过半,最后剩下者终于向始毕跪降。

    然后始毕把契苾部投降者,打散后分给突厥军将各部,算是把契苾部的兵马给吞了。

    乙失钵的薛延陀打了半天,自己也折损了几千人,结果一点好处也没得到。

    这一天,接下来一直很安静。

    又过了一夜。

    又是一场大霜。

    清晨。

    无数突厥军踩着霜冻的坚硬的土地向着关城发起进攻。

    进攻很猛烈,持续了几乎一整天。

    直到日暮黄昏时才鸣金撤退。

    一天激战,关城上损失约千人,但突厥人起码损失七八千。

    又是一夜安静。

    天亮的时候,斥候来报。

    突厥人已经撤退了。

    他们在天还未亮的时候悄悄撤退,撤的干干净净。

    “往哪边撤?”

    “好像是往东南的云内城去了。”

    “云内。”

    罗成皱起眉头,云内,嗣业现在就驻守在云内的恒安镇和牛皮关,但嗣业仅有一万三千人马,还得分守两关。

    存孝赶来,“始毕他娘的就跑了?没道理啊,摆这么大仗势,结果除了赶了万余人来关下送死,然后就是跑了?”

    检查了突厥人营地的赵贵告诉罗成,突厥营地那边,还留下了约万余具尸体。

    “这么算下来,始毕在这里杀掉了近三万人?知道是什么部族的吗?”

    “好像都是铁勒人,他们外貌跟突厥人相差很大,鼻高眼深肤白,看他们的衣服和服饰等特征,死的这些人,好像是同罗部、契苾部和薛延陀、仆骨等几部的人,几乎都是铁勒人,没发现什么突厥人尸体。”

    三万。

    罗成都暗暗心惊。

    始毕还真是狠。

    三十万骑南下。

    雁门撤返时,已经折了十二万,然后他居然还嫌死的少,在杀虎关下自己动手又弄死三万,凑了个十五万整数,刚好把带南下的三十万骑弄没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