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驾,护驾!”

    宇文化及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上嘶哑的喊道,一队骁果纷纷拔剑挡在他的面前。

    此时宇文化及有点后悔身上这套兖服,一点也不防刀箭。甚至穿着这套兖服,他身上连剑都没一把。

    “司马德堪呢、元礼呢,裴虔通呢,他们在哪,为何放逆贼进来?”

    他从侍卫手上抢过来一把剑,又夺来一面盾牌。

    一手举盾,一手提剑。

    “快召侍卫来救驾,给朕杀了他们!”

    麦孟才顶盔贯甲穿在最前面。

    “放箭,杀死弑君者!”

    身后的一众勋贵子弟还有众多半路加入的骁果,纷纷对着台阶高处的弑君者放箭。

    呼啸的弩箭纷如雨落。

    顿时数个被宇文化及钦封的御前侍卫中箭惨叫着倒下。

    “请陛下退入殿中。”翊卫将军杨士览急忙挥盾挡住几支箭,对着身后的皇帝喊道。

    本来宇文化及想跑,见状也只得退回了殿中。

    “把门关起来,守好窗户。”杨士览指挥着侍卫们喊道。

    麦孟才等冲上台阶。

    有几人被躲在殿中窗后的侍卫放箭射倒,可此时众人情绪激昂,热血沸腾着。

    殿门紧闭着,一时无法撞开。

    钱杰一边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一面怒道,“放火,烧死弑君者!”

    于是有人开始点火。

    殿中的宇文化及见外面真的在放火,吓的面色惨白。

    “我不想被烧死,杀出去,拼了!”

    麦孟才等四处寻找能烧的东西,然后点燃架到门前窗下。

    看着大殿一处处火起,他面情坚毅。

    大殿烧没了,还可以再盖,但绝不能让弑君者跑了。

    时间紧迫,他们这些忠臣志士并不多,司马德堪等人随时可能会杀回来,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果然,正当宇文化及准备打开殿门拼命时。

    殿前冲进来一支人马。

    为首者却正是宇文化及的长子,刚被他封为代王的宇文承都。

    “休伤陛下!”

    宇文承都手持一杆凤翅金镗猛冲过来。

    “拦住他!”

    一队人马上前拦截。

    “死!”

    宇文承都一记横扫千军,顿时将冲在最前面的数人扫倒,那巨大的力气,让被扫中者不是断腿就是伤骨。

    一个转身,收回金镗。

    宇文承都又是一记直刺,再将一人刺死镗下。

    这时他身后的人马也冲了上来,两支人马在宫中混战起来。

    宇文化及见到义子终于赶到,长松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让人继续紧闭着殿门,却只打开了点窗子,他从窗中往外看去,只见殿前广场上,一片混战。

    一时间也看不出谁处于上风。

    不时有人倒下。

    “火!”

    有人高呼。

    原来麦孟才等人依然还在放火。

    宫殿已经四处火起,浓烟滚滚。

    至于更无处,只听到喊杀声震天,却看不到具体的情形。宇文化及在心里安慰自己,有司马德堪和元礼他们在,江都城墙又高大坚固,绝不会有事。

    一定能够击败那李渊老贼。

    “我们从后面走!”

    宇文化及没有让侍卫打开门去帮助承都,实是外面太混乱了,他身边也没几个人。

    为了方便一些,宇文化及干脆把十二珠天平冠和兖龙袍都给脱了,直接披了一件侍卫的明光甲,戴上了铁盔,然后一手盾一手剑,由侍卫们护在中间,从后窗逃走。

    “弑君者从后窗翻墙逃走了,不要让他跑了!”

    一名勋贵子弟高喊。

    于是麦孟才对着钱杰大喊,“你赶紧去追,我来拦着宇文承都!”

    钱杰便率数十人追击而去。

    宇文承都心中焦急,手中金镗更是势大力沉,大开大合,接连又杀数人。

    “贼子,吃我一刀!”

    麦孟才手握八尺大刀冲来,这把大刀是他父亲遗留的战刀,今天,他要以这把为国建功的战刀来杀弑君者。

    “不自量力,找死!”

    宇文承都舞动金镗,不屑的道。

    麦孟才的刀很重,招招凌厉,但比起他父亲终究还是太嫩了些。

    宇文承都则早就少年成名,武艺出众,膂力过人。

    两人交锋,不过十余回合。

    宇文承都已经占据主动,一记凌历的刺击。

    麦孟才已经回刀不及,看着如灵蛇般刺来的金镗,他没有再闪避。

    嘴角还露出了笑容。

    这个笑容让宇文承都不解。

    下一刻。

    凤翅镗的镗尖已经刺入了麦孟才的腹中,可麦孟才的刀却依然去势不减。

    刀落。

    宇文承都的左臂血肉模糊一片,幸好关键之时,他堪堪让过了要害,否则那一刀就是要将他的脑袋砍落了。

    抬起脚猛踢过去,麦孟才被踢翻。

    金镗滑出。

    麦孟才腹部伤口血如泉涌,连肠子都流出来了。

    “杀贼!”

    “杀弑君者!”

    麦孟才临死之际,却还犹自高呼。

    另一边,钱杰也率着一队人马,终于追上了宇文士及。

    一番激战,宇文士及身边的侍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宇文士及狼狈而逃,却不知不觉的逃到了杨广被绞杀的西院流珠堂前。

    “快开门!护驾!”

    宇文化及惊恐的喊叫。

    里面。

    萧后带着宫人们在杨广的灵前守丧。

    一名小宦官跌撞着进来。

    “宇文化及来了。”

    “来做什么?他已经杀了秦王篡位,还要把我等也杀了吗?”萧后怒道。

    “不是,是有忠义之士趁李相他们讨逆攻城之时,突入了宫中,正在追杀宇文化及,现在宇文化及逃到这来了。”

    “想不到宇文逆贼也有今天,这报应来的还真是时候。”

    门外看守萧后他们的骁果虽然上前护驾,可却很快又被钱杰等人杀死。

    门打开。

    宇文化及惊喜的要往里闯,却看到萧后手拿着一把匕首,后面跟着一群提着凳子椅子的宦官宫人。

    “宇文化及!”

    萧后一声大喊。

    宇文化及愣在当场。

    钱杰一剑砍倒最后一个骁果,也带着人围了上来。

    宇文化及成了孤家寡人。

    看着围上来的众人,宇文化及无比的颓废。

    “我也好歹当了一天的皇帝,你们给我个天子的死法。”他道。

    一名勋戚子弟一矛刺来,正中宇文化及的腿弯。

    宇文化及惨叫一声,一条腿跪地。

    又有一名勋戚子弟上前一刀,让宇文化及两条腿都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