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城的南门大开。

    吊桥放下。

    城外,五千忠武牙军却依然矗立不动。

    白虎旗下,罗成更是眯着眼睛笑望着城池。既然彭城连战鼓警钟都没敲响,那对方开城也不可能是来交战的。

    况且,陈棱也不可能杀出来,就算真杀出来,罗成也并不怕。

    果然。

    从洞开的城门中最先走出来的,却并不是江淮步槊手,也不是弓弩手。

    城门里走出来一个汉子来。

    却是赤着上身,身背着荆条。

    “殿下,莫不是负荆请罪?”李玄霸问。

    “还挺有意思。”罗成笑呵呵道,很明显这个陈棱确实挺了得的,不仅会打仗,还是个很会观风向之人。

    陈棱若真的要负荆请罪,那之前为何一直不肯接受罗成的招降,更何况,他还刚刚在江都城外大败了杜伏威。

    “斩首江南军三千余人,俘虏两万余,杜伏威积攒的那点家底,差点就全扔在那里。转眼,倒跟我来玩负荆请罪这套,这家伙。”罗成摇着头。

    李玄霸便道,“殿下,要不一会我提着我的擂鼓瓮金锤,上去给他两锤,锤死这个王八蛋。”

    “算了,没有这必要。陈棱也不过是想多握些筹码,好跟我多讨些好处罢了,人之常情。”不过他这样做确实也是有作用的,若他早早归附,那罗成自然也不可能如何重视他。

    如今他既露了本事,现在又这般低姿态,罗成当然得掂量掂量。不过对罗成来说,这陈棱这般做,其实有些聪明过头。

    眼下,罗成当然要大加赏赐安抚他,可这心里却已经种下一根刺了。

    这种太喜欢耍小聪明的家伙,对他而言,还不如李靖屈突通呢。

    但现在嘛,该配合演出的罗成,还是会捧个场的。

    “驾!”

    罗成踢马上前,李玄霸便提着双锤紧紧跟随着。

    他的那一对锤跟罗成的叶锤不同,是瓜锤,只不过这锤打的很有技术,是把内部中空的锤,且外表还是铜合金的金色,不过虽是中空,可这把锤外层还是很硬的。

    一对锤,每把份量不轻,且看着远比一般吹大的多,但又没有以前齐国远的木头假锤那样大的夸张。

    陈棱过了吊桥,见罗成一身金甲的上前来,也很识趣的便在两军之前,直接跪拜于罗成面前。

    “陈棱拜见秦王!”

    罗成跳下马,伸手扶起他。

    以前同殿为臣,那也是有些接触的,但接触不深。

    “辛苦陈将军了,快快请起。”

    相比起忠武牙兵的淡定,反倒是此时彭城中的淮军更加紧张激动。到了如今,谁也不愿意再这样下去,李密先前势强,可上次跟窦建德摆开阵势要决战,弄半天,谁也没占到便宜,相反,如今罗成后发先至。

    不但夺了半个河北,还强势登陆山东。

    罗成一句话,甚至就让李密乖乖的放弃了运河东四郡之地,撤回了河西。

    要知道,之前窦建德来占四郡,李密可是倾巢而出的。

    高下立判。

    眼见着那位天下最强势的秦王殿下,扶起了他们的军主节帅,一众淮军齐齐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这感觉,就好像此前脖子上一直被套了根绳索。

    现在这绳索终于解下来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

    彭城上爆发出了震天般的喧闹欢呼之声。

    淮军将士为这解脱而欢呼,为不用再提心吊胆畏惧辽兵而欢呼。

    “某让麾下出城。”

    陈棱挥手。

    于是一个接一个的将校走出来,他们全都赤手空拳,解去铠甲,卸下兵器,排队出城来拜见罗成。

    站在罗成面前,他们自报姓名官职。

    罗成一一点头。

    再然后,更多的淮军出城来,他们将武器铠甲全都扔在了城门外,赤手空拳的站到一边交出了彭城。

    “这些军士们,有江淮之地招募的骁果,也有徐泗等地的府兵及郡兵。”陈棱介绍。

    王铁汉率领一团兵马先入彭城接防,检查过后,才请罗成移驾城中,至于淮军,则在城外安置,罗成让人从彭城府库中取出酒肉米面赏赐他们。

    陈棱带着彭城的守军,还有他从江都刚带来的人马,共三万余人在罗成面前解甲归附。

    罗成也表现的很豪爽大气,让军中文书给这些人登记,所有队副以上军官,都按现在辽东朝廷新设的武官二十九阶给他们授以相应的武散官。

    陈棱这位主将,被授武散官最高的从一品骠骑大将军。

    而他以下,所有军官按原来军中职事,授以相对应的品阶。比如原本是个队副,那罗成就授他个从九品下陪戎副尉,队正就授从九品上的陪戎校尉。

    这样一来,就算以后他们会与其它军整编,或者是自己离开这军中,那也还是保有官身。

    文武散官新设立的本意,就是官品本阶,现在辽东朝廷授官,授给所有职事之前,都要先定一个官阶,也就是散官,并且是文武分离。

    文官授文散官阶,武将授武散官阶。

    这个散官,就是本品,有官先有阶。

    好比一个乡长,乡长就是职事,是官职,而授他这个乡长前,要先授他对应的一个科长,这个科长则是官阶,是本品。

    职官和散官基本上是相对应的,比如乡长授科长,但也可以是高职低阶或低官高职。这好比乡长可能是科级,也可能是副科级,甚至可能是正处级,具体就看资历等等。

    现在三万余淮军,放下了武器之后,也还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今后前途如何。

    而现在罗成给他们定下官阶,大家就放心了。

    哪怕这支兵马没了,军职没了,可官阶还在啊,今后有这官身,还可以担任其它官职。

    至于队副以下的那些无官无职的淮军,罗成则授他们勋官。

    勋官相当于是一种荣誉,勋官十二转,最高为上柱国,视从二品,能享受从二品的待遇,只是无职无权而已。

    当然,勋官还有是不少特权的,并不仅仅是荣誉性质,比如说拥有勋官后,其子弟在进官学等方面,有优先权,勋官高,子弟还能保送国子监,甚至入宫当侍卫等。

    再比如,普通百姓不能纳妾,有勋则可以。普通百姓只有一百亩的占田额,但有勋的可视勋品不同,拥有更高的占田额度。

    此外,连宅园第的大小啊,房屋门庭的规格啊,都能享受比普通百姓高一些的待遇,在乡里,有勋那也是可以见官不拜的。

    基本上火长级别的,都授了勋。

    然后再普通一点的兵,罗成没授勋,但也赏了他们一些钱帛。

    最重要的一点是,罗成还宣布,愿意留在军中的,择优点选录用,若愿返乡的呢,也不强求,发给盘缠干粮,令其返回乡中。